當年輕世代訴求「解決黨產」,國民黨大老們卻忙著競逐主席大位

當年輕世代訴求「解決黨產」,國民黨大老們卻忙著競逐主席大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惜的是,縱使黨內年輕世代有心想改革,但這些幾乎與時代脫節的前輩們卻依然故我...

文:金威澄(是浪子,走遍千山萬水填補內心的一畝荒蕪;是作家,觀察社會百態寫出自己的旁觀者清。)

國民黨敗選後,黨內的年輕世代組成「草協聯盟」,將矛頭指向國民黨龐大的黨產,指出「黨產已成國民黨最大的負債」,開出了改革的第一槍。

草協聯盟成員包括準立委許毓仁、文傳會議題中心主任徐巧芯、中常委曾文培、中常委侯佳齡、青年團總團長蕭敬嚴、青年團執行長李正皓等人。他們推出了「革新游擊計畫」,其中包含六大理念,分別為黨內民主、青年參政、改革黨務、解決黨產問題、主體論述,以及青年行動。

國民黨年輕世代組「草協」:一次性解決黨產問題

可悲的是,當這些改革青年們將重要的改革議題一項項的拋出來時,黨內高層正上演著茶壺內的風暴。

許多有意參選黨主席的前輩們,莫不拼了命的勾心鬥角;一群平均年齡將近七十歲的政治老手,都覬覦著黨主席這個大位。這些政治老手,口口聲聲強調自己完全是為了黨,而非自身的盤算與利益名望,但在一般人眼理看來,簡直是可笑至極。

想要重新擦亮國民黨這塊百年老招牌,最根本的歷程就在於培養年輕的新血,進行世代交替,自己理當退居幕後,從旁給予新的世代一些經驗與指引。

可惜的是,縱使黨內年輕世代有心想改革,但這些幾乎與時代脫節的前輩們卻依然故我,緊緊抓著敗選後最高階的黨職不放,許多黨內的既得利益者亦不願改變,仍然想苟延殘喘地延續著這個宛如殭屍的龐然大黨。

黨內複雜的利益結構,也是造成改革難以推行的原因,環環相扣的利益與天文數目般的黨產,形成了牽一髮動全身的結構。

「草協聯盟」成立之初早就把黨產定位為「國民黨的最大負債」,他們主張不用等民進黨來追討,自己就先主動清查所有黨產,但是,草協聯盟這番話在黨內高層與既得利益者耳裡,是經離叛道的。許多人說,今日的國民黨是利益的組合,這個評論對照黨內龐大的黨產與複雜的利益糾葛,實在是一個很好的註解。

「草協聯盟」於20日透過中常委提案,在中常會提出了七大訴求,包括了放寬黨主席參選資格;降低參選保證金;降低選舉作業經費;設立黨務改革委員會並指明委員會青年代表需占三分之一以上;盡速召開臨全會於會中辦理路線大辯論;邀請親民黨與新黨共同針對兩岸政策、創黨精神等論述進行辯論;黨主席選舉至少舉辦一場政見發表會及一場辯論會,等七個訴求。

《1月20日中常會提案結論聲明》說明一下我們的提案行動,今天我們在中常會總共提了三個案,而三個提案中總共涵蓋:(1)放寬黨主席參選資格(2)降低選舉作業經費(3)設立黨務改革委員會並指明委員會青年代表需占三分之一以上(4)盡速召開臨全會…

草協聯盟貼上了 2016年1月20日

遺憾的是,除了將原訂黨主席選舉作業費200萬元降至160萬元。其他訴求,全部以「只能在全代會決定,而全代會召開時間由下屆黨主席決定」的話術中將草協聯盟一系列相關訴求全部搓掉。

草協聯盟也於結果出爐後,發表聲明痛批國民黨的改革誠意並沒有因為敗選而增加,非常悲哀的說,國民黨2016的慘敗教訓竟然只值選舉作業費40萬元。

草協聯盟成立才成立沒幾天,在改革的漫漫長路上即遭受挫敗,黨內高層的態度也是令人失望。

百年老店在慘敗後,雖然基層青年有心想要改變,但是掌權的高層卻不願意求變,仍然想守著既有的一切,將敗選歸咎於諸如大環境不佳等外部因素;對於內部陳腐的利益結構與老舊思維則採取能拖延就拖延原則,宛如一隻鴕鳥不願面對殘酷的現實,而將頭縮進土堆裡。

面對新世代的崛起與公民文化日漸成熟,國民黨內的青年渴望求變,希望能夠在徹底改頭換面之際,找出屬於國民黨的蔡英文。

不過,以黨內掌權者敷衍的態度來看,這條重新贏回民心的路途仍然遙遙無期,即使國民黨內的改革派已經大張旗鼓的磨刀試試,但如果高層仍然不願意面對現實和深切的反省檢討,那就算有再多的蔡英文也救不了國民黨;而草協聯盟,也有可能如曇花一現般,在守舊的氛圍中逐漸泡沫化。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