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別人在澳洲賺第一桶金時,她的出走只為用音樂讓世界認識台灣

當別人在澳洲賺第一桶金時,她的出走只為用音樂讓世界認識台灣

文:曾維薇

「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份」成了這一代人朗朗上口的名言;趁著年輕,勇敢跨出舒適圈、走出台灣看世界,似乎成了顯學。然而打工度假、出國旅行,能不能有多一點除了「自我實現」以外的意義?

「一個人旅行,的確是我想要跨越舒適圈的起點。」曾在2013年入圍「澳洲世界最棒工作——內陸探險家」的女孩BaoBao陳玟臻,大學畢業後就開始闖蕩世界,她一個人去蒙古、一個人去北京求職、最後一個人到了澳洲打工度假,走進音樂的世界。現在,與來自澳洲的電影導演、音樂製作 Tim Cole攜手,希望用音樂和影像,重現五千年前台灣人勇敢的航海故事,讓世界從不一樣的角度重新認識這婆娑之洋上的美麗島嶼——台灣。

用音樂,讓世界聽見台灣

2012年,BaoBao帶著對藝術、文創的興趣踏上澳洲大陸,因緣際會下在達爾文音樂祭遇見Tim,成為她在澳洲參與音樂專案的第一站,更一起為澳洲最後一批遊牧民族錄音,也錄下一個全世界只剩下三個人會說的語言。

hackpad.com_qIBJHsKZh01_p.169766_1453370397104_undefined

BaoBao在前往澳洲內陸錄音的路上

2014年底, 她在AWME澳洲世界音樂博覽會看了一場十分精彩的表演。當時台上的歌手賣力演唱,台下觀眾的情緒也非常投入,她看了節目海報的介紹,發現表演人來自一個從未聽過的小島Reunion Island(留尼旺島),接著,她好奇地在Google地圖上搜尋留尼旺島到底在哪裡。這個動作的當下,有個念頭在她腦中一閃而過:

「如果今天在台上的是台灣人,台下觀眾是不是也會和我做一樣的事情,也會因此知道台灣在哪裡,知道台灣的音樂,接著會去跟其他的朋友說:『嘿!我看到一個表演非常棒!是台灣來的!』」

她想,既然自己的專長是音樂、說故事,這幾年在國外工作中,又認識了這麼多音樂家,那為什麼不好好利用自己的專長,用音樂介紹台灣呢?

文化,不是過去的事;現在進行式,也是文化的一部份

因為一部電影製作的機緣,她見到了來自南太平洋島國萬那度的長老,長老見面的第一句話就問她,你從哪裡來?她說,台灣!長老大吃一驚地說,我知道台灣!聽說我們的祖先就是從台灣來的!

本來一頭霧水的她,一頭栽入南島文化的探索當中,發現許多學說推論,台灣是『南島文化』的發源地,從五千年前的航海旅程開始,台灣人散佈了無遠弗屆的文化影響,現今,南島文化橫跨印度洋和太平洋,從馬達加斯加到復活節島、紐西蘭,人口超過兩億五千萬,是大家熟悉的坡里尼西亞人、馬來人,以及毛利人。

BaoBao認為,台灣祖先們勇敢征服大洋的萬象,為世界帶來改變的故事,應該被世界聽見。

現在台灣普遍關注與日韓歐美國家的關係,很少人會注意地圖另外一隅、這些環太平洋上的小島,從小到大,歷史課本裡也永遠只寫到「台灣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地」,我們對於南島和台灣之間的想像也停在那個句號。可是台灣與這些島國卻擁有最真實、最直接的關係;正如BaoBao所說:「直到他們真真實實地站在我面前,我才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些不是歷史,而是現在正發生的進行式。台灣人常常迷惘於自身的國際定位、不知從何而來、往何處而去;但在大聲呼喊「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口號之前、在把台灣推向世界之前,台灣人先認識自己的歷史文化、真正瞭解自己的家鄉,是不是比什麼都重要呢?

hackpad.com_qIBJHsKZh01_p.169766_1453370484352_undefined

如果台灣可以與太平洋、印度洋上這些島國用音樂和彼此對話,是否就能連結起彼此間的文化、土地和記憶?《小島・大歌》的想法因此誕生。「我某些層面上也是自私的,自私地希望讓台灣被世界看見!」BaoBao想要藉由這個計畫讓台灣的音樂家站上國際舞台,不僅讓大家直接感受台灣文化的力量,未來也可以開啟台灣和這些國家更多的互動。

放手一搏!得到的,永遠比想像中多

站上世界舞台,BaoBao不斷反思出走的意義。「曾經,我要踏出的舒適圈是『獨立』『一個人旅行』『探索自己』,現在,我要踏出的舒適圈,是『合作』『回歸家鄉』,還有去釐清什麼是對這個世界有意義的事,對台灣有意義的事情,然後不顧一切地去做!」她坦言,從一個人自由自在,到為了實現夢想而需要每天寫e-mail、去各地演講、向政府要補助、更要在網路上做群眾募資,她常常覺得自己快被榨乾了,但是,她也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位置,可以讓自己四年來在音樂領域上的人脈、經驗和能力,真正地被發揮。

「跨越舒適圈,是跳脫既定框架,超越自我侷限;人的一生,本就該不斷地被重新定義。」

對她來說,當在國外的觀察和體驗飽和之後,就會從「探索自我」拓展到「實際行動」的層次,這時應該要停下腳步好好思考,到底可以為自己以外的人做哪些事情,並且能夠有效運用身邊的資源,實踐對國家、對世界有益的行動。

起初只為探索自我而出走,然而這四年對她來說,好像是重念了一次大學。在「世界大學」裡,她不只找到了自我價值,更要拉著家鄉陪著她一起做夢。

對募資計劃了解更多:小島大歌,世界不知道的台灣事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