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教學成功關鍵:先讓家長能放心,更要讓孩子發展天賦

數位教學成功關鍵:先讓家長能放心,更要讓孩子發展天賦
Photo Credit: marco antonio torres CC BY SA 2.0

上回提到大陸重量級網路公司阿里巴巴投資TutorGroup集團 (TutorABC是其旗艦服務),擴大其在互聯網上應用的布局,這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這兩年在華人網路教育界的一個投資風潮,還包括了百度教育、淘寶同學、YY教育、傳課網等,都有大型網路公司以及科技公司的身影。

最近又聽聞騰訊與新東方將合資一家線上教育的公司,專門針對年紀較輕的學子,要提供整個創新的行動學習教育服務。騰訊近年除了線上遊戲以及QQ平台長期擁有廣大且黏性高的使用者外,微信WeChat更是在短短數年的時間,累積了3億以上的行動用戶,成為新一代的通訊社交平台。而新東方做為大陸最大的民營培訓機構,近一千家的學習中心累積培訓超過1600萬學生,涉足數位教育也有10年的時間。這兩大集團互補聯手,會否大幅改變數位教育的風貌,值得期待。

上述新型態的投資發展中,最大宗的領域是針對K-12(4歲到15歲)的學習市場,主要的原因是目前大陸廣大,以及消費能力最強的80後新生代,不僅自己是網路的原生族,在他們逐漸結婚生子後,對於下一代的教育培養觀念,以及科技應用意願,也比前一代的父母更為開放。

中國人一向重視教育投資,一個「6養1」的一胎化中國家庭裡,平均1/3的支出會用在教育領域。同時,許多國家在中小學基礎教育的改革中,對於資訊化教學的創新教育,也是政府加強投資的領域。因此許多人看好K-12這塊市場在未來10年會大幅成長。

Photo Credit:  K.W. Barrett  CC BY 2.0

Photo Credit: K.W. Barrett CC BY 2.0

因為K-12市場的特性,牽涉到教育政策、學校環境、老師及家長觀念、教材內容數位化、以及兒童/學生學習發展理論等因素,過去在數位教育的普及應用上,走的速度比較慢,未來,我認為要決定一個數位教學服務能否成功(特別是在華人地區),有四個關鍵因素,都需要有很好的設計考量:

一、家長是否能放心/信任

K-12教育是一個典型購買者與使用者經常不同的領域,通常小孩喜歡的家長不一定放心,家長欣賞的小孩不一定喜歡。一般家長幫小孩選擇教育或學習方面的產品服務,第一考量當然還是「效果」,再來就是有沒有「副作用」。前者多來自口碑,老師、專家或是親友的推薦很重要,有品牌、較能信任的內容及服務也很關鍵(補習班的名師是一種典型)。

而在數位或網路型態的產品服務上,家長特別會擔憂小孩能不能專注、會不會過度使用、傷害眼力、以及會不會受到虛擬空間上其他事務干擾的各種風險。這時候一個良好的學習管理以及屏蔽系統就很重要,例如這兩年以平板電腦為載體的電子書包系統,通常都會提供專屬的學習環境,適當隔離非學習相關的功能及內容來源,讓學生更能專注,家長也比較放心。

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家長溝通,或是親師溝通的機制。透過電子聯絡簿、簡訊、甚至手機App,已經有許多數位學習服務將學生的個人學習狀況(例如考試成績、上課表現等),即時且有系統地發送給家長或指定的老師。比較進階的還有網路社群、線上諮詢、家長成長訓練,以及利用App進行雙向溝通的各種服務,讓有疑問或認真的家長進一步參與學生的學習過程。這些創新服務不只能讓家長放心,更經常能提升孩子們整體學習的動機與效果。

二、是否與學校課程或教學緊密扣合

K12的主流學習目標與內容,還是比較標準化,遵照國家訂定的課程綱要來進行,絕大部分也與應試的制度緊密相連,例如大陸的「小升初」對多數學生來說是人生第一個重要的考試關卡,許多家長早早就盯著學生在學校內外的各種活動,總希望能幫學生打好基礎,從容應付考試。

我個人雖然比較崇尚多元化、適性化的學習,但是也認知到華人教育的現實需求,在中小學的學習產品中,除非是偏娛樂或才藝方面的類別,一般若能扣合或加強學校的課程內容,會比較受到家長及教育工作者的青睞。這裡所說的扣合,不是專指補習或考試,而是泛指與體制內的基礎教育教學環境掛勾。

舉例來說,可汗學院(Khan Academy)提供的自主學習平台,在全球已經幫助數百萬的學生補強或延伸他們的學習。有別於早期強調個別學生的學習及練習,現在平台上提供了許多讓學校老師組織學習行為的功能,包括了上課前的預習,上課後的複習,班級群體的交流,以及學習紀錄的分析與回饋等,可以有效實現「翻轉課堂」的創新教學模式。台灣的「均一教育平台」,也致力於將可汗學院的形式,與台灣地區的教學課綱與教學內容做更完整的對應,這樣能更確保中小學生使用此等數位學習服務的價值。

三、能否兼顧自主學習與引導教學

有別於成人自主學習的能力比較高,在K12的學習裡,老師扮演的角色十分關鍵,很難,或是不應該被完全取代。過去有許多純虛擬的學習服務想要顛覆傳統的老師教學,不管是拍成影片,利用動畫,或是加上許多人機互動,通常學習的效果及使用者(購買者)接受的程度還是有限。

近年來由於行動網路及平板大螢幕裝置的日漸普及,有越來越多虛實整合(O2O)的教學服務及模式產生(參考文章:搞數位學習該跟電商廠商學的三件事)。有的是傳統的補教培訓機構在網路上,提供延伸的數位學習服務;也有純網路化的學習服務,結合實體場域的老師或助教來輔導學習。

從TutorABC近年的成功發展來看(參考文章:姚明也來學英文,數位語言學習風起雲湧,你跟得上嗎?),網路上即時、一對一的教學服務模式,實現起來的效果也越來越好。當一個學生有隨身的行動學習工具(平板/手機),無遠弗屆的學習內容,以及能跨越地域限制,隨時連線指導的教師服務,這樣的數位學習境界才真的讓人滿意。

Photo Credit:  marco antonio torre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arco antonio torres CC BY SA 2.0

四、可否真正創造學習成效

最後,在學習成效的體現上,我認為不只是考試的結果變好,更重要的是學習動機的提升,以及學習管理能力/習慣的養成。一個有價值的數位化教育或學習產品絕不是單純複製或轉變傳統的形式,而是必須賦予數位化特有的內涵及設計,幾個方面值得大家繼續努力:

1. 貫徹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與學。「因材施教」、「個人化學習」的理想喊了許多年,如今終於有機會實現。個人化學習紀錄及學習模式的掌握,讓學習者與教導者能更深入且貼切地了解各種學習的阻礙,加以克服(參考文章:大數據(Big Data)改變未來教育樣貌的三種可能)。進一步還有讓每個人發展不同的「學習地圖」,發掘興趣以及培養更強的領域知識。

2. 網路化與行動化的應用還方興未艾,如何運用社群及同儕的力量來幫助學習、如何增加偏鄉地區或弱勢族群的學習輔導、如何創造一個隨時隨地可以學習或上課的虛擬課堂,以及如何讓每一個學生明白這些數位工具的利與弊,訓練他們有效使用正面資源,避開負面資源的學習管理責任,從小就要注重。

3. 豐富多元的數位教學內容已經垂手可得,但仍然有許多發展空間,電子書跟微課程都是在熱烈演進的例子(參考文章:電子書占比不到1%,台灣明年該重視行動、社群和輕量化)。當然不是所有的學習行動或內容都該數位化,但是對於K12的學生來說,做成數位的內容一定要能增加學習的動機,提供深入探究的線索,以及適當地學習引導,這樣的內涵價值才會有競爭力。

我們處在科技快速發展,網路資訊爆炸的時代,對於科技應用帶來的便利十分習慣,但也會擔心過度的使用科技所帶來的副作用,在教育的領域尤其是如此。新一代的學子成長在數位工具及訊息充斥的環境,他們需要的現代化教育體系,不僅包含了科技工具的適當運用,更重要的是教學與學習模式的創新。我們不要誤以為孩子對於學習總是缺乏主動性,若能提供他們適當的工具與引導,每一個孩子都有機會發展屬於自己的天賦,發光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