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統就能帶來性別平等嗎?審視蔡英文政見的「五大性別問題」

女總統就能帶來性別平等嗎?審視蔡英文政見的「五大性別問題」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是談到蔡英文的性別政見,大家往往會想到蔡英文曾在2015同志大遊行前夕,表態支持婚姻平權,除此之外,大眾看蔡英文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性別政見。

2016年台灣土地上出現的第一位女性國家元首,蔡英文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女元首不同,她既不是任何政治世家的女兒、妻子或遺孀,可以說是全亞洲女性權益、性別平權進步的象徵。若是談到蔡英文的性別政見,大家往往會想到蔡英文曾在2015同志大遊行前夕,表態支持婚姻平權,除此之外,大眾看蔡英文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性別政見。

但我特別要指出的,蔡英文在其主張的《五大社會安定計畫》-《治安維護計畫》中所提出的「婦幼人身安全」,這本身就是一個性別政見!雖然立意良好,但實在有性別敏感度不足的地方需要檢討,在此列出當中的「五大性別問題」,分別為缺乏性平觀點、排擠邊緣、去性化、模稜兩可、忽視同志與跨性別,做一些分析與檢視。

不只是「治安維護問題」

針對婦幼的暴力不只是「治安維護問題」,同時更是「性別不平等問題」,正是因為在異性戀家父長制下,婦女與幼兒相對於成年男人資源匱乏,又存在所謂文化建構的「權力關係不對等」,才會導致婦幼特別容易遭受暴力對待。若是單純把這理解為治安維護問題,便忽視結構性的性別問題在哪裡,無法處理暴力的根源。

性/性別暴力往往被理解成施暴者的「衝動」與「行為偏差」,忽視掉後面真正的原因-「性/別宰制」。像是「科隆新年性侵事件」就常被理解成只是「難民問題」,而不是「女權侵害問題」,矛頭指向難民與穆斯林群體,而不是指向這整個「異性戀家父長制」。也是因為如此,導致暴力一定要被與菸癮、酒癮、毒癮、精神疾病等「污名」( stigma )作連結,甚至是「曾經受暴」也會被當作理由(這就是所謂的「吸血鬼迷思」)。然而婚內、家中、教會中、高階級的暴力發生時,就有可能不被視作暴力(早期「婚內強暴」被視作「妻子的義務」),甚至發生「譴責被害人」 (blame the victim) 的問題。

Photo Credit :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AP/達志影像

無法照顧「良婦」之外

若以治安維護、國家治理等家父長制邏輯去思考婦幼人身安全,很可能會導致「被認為是偏差者」的婦幼,如:非法移民(含人口販運受害者)、街友、未成年/單身懷孕、性工作者、同志與跨性別之婦幼慘遭制度的邊緣化與忽視,淪為更弱勢的群體。許多街頭從娼、非法移民、跨性別之婦女,遭到騷擾或侵犯時,去求助警政系統,結果卻遭到不友善的對待時有所聞,甚至是再一次的騷擾與侵犯,而不像是所為社會眼中的「良婦」一樣得到保障或救濟(我的意思不是「良婦」就過得很爽,而是指資源分配的不公與不均)。

看不見「性」之暴力

「婦幼人身安全」是什麼?難道婦幼「財物被搶」跟「被強暴」是一樣的嗎?「性」被放在哪裡呢?如果只是要談普遍對特定群體弱勢者的暴力,為何不談「窮人人身安全」、「原住民人身安全」呢?「性」不正是婦幼人身安全重要且有異於其他弱勢群體的的一面嗎?廣泛說起來,搶女人包包、小孩午餐錢,也有可能是「性」,因為婦幼本身就被社會視作/定義為「性物」(sexual beings),因此對婦幼進行搶奪、羞辱、毆打、虐待、囚禁、奴役、人口販運、殺害、烹煮食用都有可能帶有「性」的意味。若不處理「性」,限制/禁絕肆意加諸於婦幼身上的「性」,要保障婦幼人身安全,簡直是天方夜譚!

Photo Credit: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

Photo Credit: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

未釐清背後的意識形態與內涵

而現存的「婦幼保護」就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識形態與內涵,一種是護家盟、信望盟之流等保守勢力所主張的「男性支配」,將婦幼視作男人的財產,並以性/性別暴力做為控制手段,再以「保護」的名義名正言順的監控、管束與規訓婦幼,甚至趁機打壓同志與跨性別。

另一種則是婦女團體所主張的「矯正歧視措施」 (affirmative action) ,基於婦幼弱勢與面臨暴力威脅的處境,所給予的積極保障措施。在台灣的社會中總是被莫名高度地混淆在一起,若是不嚴正地釐清,將會給一些歧視份子趁虛而入的空間,例如:以「兒少權益」反對同志伴侶收養孩子;以「婦女安全」反對跨性別依自己的性別認同正常如廁,並藉機監控、管束與規訓婦幼,擴大的是國家與男人的權力(power),而非保障婦幼的權利(right)等等。

忽略同志與跨性別人身安全

同志與跨性別跟婦幼一樣在異性戀父權社會中面臨資源匱乏、受性/性別暴力威脅的困境,特別是同時是同志與跨性別又同時是婦幼的多重弱勢者,如跨性別婦女、同志兒少、雙性人嬰兒等會面臨所謂「交織性」(intersectionality)之歧視問題,例如跨性別婦女比順性別婦女更容易遭到性騷擾與強暴、同志兒少更容易面臨家暴與兒虐、雙性人嬰兒更容易遭到殺害與遺棄等,照理而言應該納入政府所需考量的範圍之內,但很顯然現存的警政、醫療、教育、司法、社福等部門並沒有(甚至以治安維護的名義惡意騷擾同志與跨性別族群),在蔡英文的規劃政策裡,仍缺少這一部份的關注。

Photo Credit: 蔡英文臉書

Photo Credit: 蔡英文臉書

我想向總統當選人與社會大眾傳達的是,講到婦幼人身安全,若是不提及性別平權、不釐清背後的意識形態與內涵,等於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不治標)。同志與跨性別群體,要求的不只是結婚或性而已,性/性別暴力的防治與救濟一直是同志運動的重要工作與目標,

我們應該朝向:提升警政、醫療、教育、司法、社福等部門之性別意識、跳脫傳統保護婦幼的父權迷思,並考量同樣處在性/別弱勢、受到性/性別暴力威脅的受暴男性與同志、跨性別群體。且不再使用「上對下的保護模式」,盡可能以「充權」( empower )的精神協助當事人「了解選擇」、「獲得資源」,而非將處理問題的權力全盤交付給他人。唯有如此,才能不再讓受暴同志與跨性別者,淪落於保守/解放、治安/平權、婦運/同運多重忽視的夾縫當中了!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