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政治的弔詭,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病患刻意多報或少報的用意

數字政治的弔詭,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病患刻意多報或少報的用意
Photo Credit: NCVO Londo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數字」為中心,看看日治台灣怎樣用統計與推估面對這些「看不見」的漢生病人。

文:郭文華(國立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

一、政治的數字,數字的政治

如果本文準時出刊,那應該是2016總統大選前夕。我不是名嘴也不算命,看不清屆時誰輸誰贏。但清楚的是,在這個關鍵時刻選情的數字分析將會是討論重點,徹夜不休。

確實。不只是政治,數字是現代生活的基底,天天使用,無處不在,但很少人留意它們如何產生,意義為何。以2014年3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爭議來說。當時學生進入立法院,號召大眾於3月30日站出來,讓政府「看見人民的力量」,而這場遊行的人數成為爭論焦點。維持秩序的警政署發布當天僅有11萬6千餘人,但主辦單位卻認為現場超過50萬人,是政府低估影響力。許多媒體也在現場,但對總人數沒有定論,網路也有以各種公式,或比較過去幾場號稱「百萬」的遊行活動,推估參加的合理人數。

本文不討論那場遊行的確實人數,而在意公眾如何以數字來「現身」。相較過去用投票反映民意,現在的民意不但即時,而且與數字習習相關。這些民意不限於遊行,也不見得是簽名連署,而也可以是按「讚」人數或粉絲數。雖然它們形式不同,但重點都是集體的數字呈現。

「現身政治」的另一面是數字操弄。在政治論述裡數字既是人氣,也是可以操作的對象。記得太陽花運動中中正一分局局長方仰寧下令驅離引起眾怒,不但警局遭到包圍,方局長也因此辭職。與此同時,網路出現一個「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臉書專頁,3小時內就有3萬人按讚,之後更迅速累積到24萬人。對此,粉絲團在受訪時表示「短時間爆量,只能說這與多數民眾看法相同,是大家的努力」。短短一天後,網友便踢爆這個專頁的粉絲數有問題。

有三分之一的按讚者是所謂的「僵屍帳號」,不活動也不貼文,註冊國與臺灣也沒有關連,似乎只是為支持這個專頁而來。一些網友檢查粉絲的增加趨勢,發現按讚數無時不刻都以穩定速度成長,不合網民生活作息。對此質疑臉書管理者回擊「買讚說」沒有根據,網友也隨即設立「因為支持警察,所以我反對方仰寧」的專頁,有3500位粉絲湧入。

到底方局長受不受支持?就數字而論,「因為支持警察,所以我反對方仰寧」專頁最後累積到近3萬人,貼文停在2014年的5月份,以支持警察組織工會的遊行報導作收。而「無限期支持方仰寧、支持警察」專頁雖然幾天內衝出20餘萬人,6月馬英九總統赴中央警察大學致詞時還據此稱「社會還有公平正義」。

但不到3天該粉絲團便宣布「完成階段性的任務,決定讓這個粉絲專頁名稱走入歷史」,以及「很感謝這段時間給予我們幫助的網友、媒體,因為有你們,我們才能走到現在,也很感謝馬總統對於我們的肯定與支持」。改名後該專頁支持度急速趨緩,內容也時有時無,聚焦一般警務與宣導。

以上顯示政治與數字的微妙關係。不管是遊覽車動員或者是網路買讚或者是滾動式民調,這兩者相互關連:政治需要數字建立群眾效應,數字則需要政治論述來深化重要性。於是我們有「萬人造勢大會」的動員號召,也有「千人響應,一人到場」的尷尬。

但回歸政治的本質,到底這些數字只是「數字」,只是論政的背景,還是它們反映一個個的個人,有自己的想法與考慮?我不是政治學者,但要用日治時期漢生病患的例子,指出在主流社會的「現身政治」下,對邊緣人物的想像與操弄。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 Flickr CC BY SA 2.0

二、數清楚漢生病人

毋庸置疑,在1895年到1945年台灣被日本統治。但是,統治者如何經略台灣,讓台灣成為現代化的殖民地,學界有不同看法,其中「數清楚」是關鍵。迥異於一般人認為殖民治理講求精確與正確,社會學者姚人多以土地調查與人口普查為例,指出追求數字不止是滿足好奇,也要付出代價。事實上這些調查的手續十分繁雜,不管是執行者或是受調查者都需要適應,而調查本身也產生預期外的政策影響。

衛生統計更細緻展現這個治理特性。台灣總督府從1897年開始全島調查,兩年後出版第一本統計書。其中衛生部分涵蓋衛生機關、患者疾病類別、傳染病、性病、海港檢疫、水道等項目。但平平都是統計病患,資料的嚴密度並不相同。

接收時造成日軍困擾的瘧疾與腳氣病在領台後立即列為統計項目,之後從未缺席。同樣的,鴉片作為台灣最嚴重的治理惡害之一也得到關注,在《第一統計書》裡有「取鴉片膏與有鴉片特許者」統計,並從1905年「臨時台灣戶口調查」起全面統計吸食者。

相較這些傳染病,漢生病患卻一直都沒數清楚。雖然1905年的臨時戶口調查中便有漢生病統計,與花柳病、甲狀腺腫併稱為「地方性傳染病」,不過病患數從未獨立呈現,而且一直到《第十九統計書》(1915年調查)才列出「官立醫院門診漢生病治療患者數」與「公醫治療漢生病患者數」,每年大約是數十人。

從統計上看,漢生病與其說是威脅,還不如說是當局控制傳染病的業績。此外,警務局分別在1910年、1918年、1926年與1930年針對漢生病舉行四次全島調查。總患者數都在幾百人,集中在都會區的台北、台南,還有後來居上的高雄,只有最後一次時總人數才突破一千人。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