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政治的弔詭,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病患刻意多報或少報的用意

數字政治的弔詭,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病患刻意多報或少報的用意
Photo Credit: NCVO Londo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數字」為中心,看看日治台灣怎樣用統計與推估面對這些「看不見」的漢生病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邏輯是醫院醫學的訴求。醫療史家Barbara Bates以結核病為例,以「交換條件」(quid pro quo)模型解釋在醫療機構在疾病治理的主導角色。雖然教會早有結核病的收容單位,以慈善為主軸落實醫療救貧。但隨著結核病知識的增進,有志醫師鼓吹專責醫院,以便集中病患,吸引後進,將療養院轉型成具備治療功能的醫療研究機構。作為皮膚花柳科的專門醫師,青木的關心與其說是殖民威脅,不如說是為自己建立研究據點。

雖然如此,這不意味青木的「恐嚇」必然奏效。〈癩院設置の必要を論ず〉發表後官方沒有回應,社會沒有迴響,而青木在離台前也未再對此公開發言。不過,他沒有忘記他的願景。返回日本27年後,他以長崎皮膚科病院長身份發表〈癩の豫防撲滅法に関する改善意見〉長文,再度提起漢生病研究機構的必要。

此時青木已非生澀的殖民地醫師,而是老練的漢生病專家。因此這篇文章雖然以病患數開場,但重點已經不在患者多寡,而是早期診斷與發現病例的困難。他以印度的漢生病宣傳治療中心為例,呼籲政府成立可以協助判定早期案例,追蹤治癒病患的漢生病研究機構。在結論裡青木疾呼日本是東洋學術權威,究明漢生病是責無旁貸的使命。雖然這次青木加上維繫帝國名譽,洗卻「癩國」恥辱的口號,但解答漢生病的關鍵還是跟〈癩院設置の必要を論ず〉一樣,都在醫院中。

Photo Credit: Edward Reeves Public Domain

Photo Credit: Edward Reeves Public Domain

相較青木的理性論調,將病患數估得最少的是遠在中心母國,口氣最激烈的光田健輔。事實上,雖然1907年日本宣布「癩予防ニ関スル件」,將居無定所的患者收入院,而後陸續也開設公立療養院,但時值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民生凋敝,因此這些設施收容病患不多。對此,作為漢生病研究代表性人物的光田不能接受。

他公開批評,呼籲政府投入經費提升療養院品質,不能全權仰賴教會的療養院。他更與耶穌之友會創立日本痲瘋救治會(Japan Mission to Leper,日本MTL),與官方的隔離政策相唱和。

光田的批評對象還擴及殖民地。在1926年的〈臺灣癩預防法制定に關する意見書〉說帖裡,他以朝鮮為例,指出教會對漢生病的經營遠超過總督府。光田甚至指出政府若不出手干預,長此以往殖民地恐會民心轉向,對救濟國產生好感。

上山滿之進接任台灣總督時光田還透過私人關係送上〈救癩の急務〉說帖,嚴詞指稱「在日本通過亞洲侵略戰爭首先取得的殖民地台灣上,歐美列強早已從事得民心的漢生病治療。而從衛生政策考量,此時期殖民地安定的必要性也更加重要」,他甚至指出讓教會設立療養院就像眼睛上化膿一樣礙目。

有趣的是,在犀利言詞下光田對病患數沒有太多著墨。他沒有假設台灣瘴癘橫行,也沒有認定殖民地衛生必然很糟,而是直接用日本漢生病的盛行率每千人0.5,用總人口400萬推出臺灣有2000名病患。相對於青木用超高病患數要求當局重視漢生病,光田在意的是殖民帝國的治理。

事實上,如內務省衛生局長村田正太指出的,朝鮮總督府的漢生病政策一直以「防堵外國教會勢力」為考慮。因此,官方的小鹿島慈惠醫院起用軍醫的蟻川亨擔任院長,繼任院長花井善吉則擴建院區。相較於此,台灣的漢生病固然有戴仁壽的關心,但衝突狀況遠較朝鮮為輕。於是,光田的論述與其說是單純用數字施壓,不如說是配合台灣與朝鮮的競爭,用合理病患數誘使當局儘早介入。

作為母國的意見領袖,光田的發言有其分量。因此,上山總督宣示將療養院放進施政計畫,而光田推估的病患數也在修正後在《臺灣日日新報》上披露。根據任職台北州社會事業處的中村不羈兒描述,他1925年赴東京參加社會事業講習會,利用休假拜訪光田主宰的全生病院,受到熱烈接待。

光田不但展示全生病院的設備與規劃,告訴他台灣與沖繩相像,估計是漢生病的高流行區域。於是中村援用光田的推估方式,但使用發生率較高的沖繩當參照,得到「4000人」的病患數,開始被其他人士引用,包括極力爭取興建教會療養機構「樂山園」的戴仁壽。

在年輕有野心的青木醫師與國際權威的光田之間,還有哪些專家與官僚,為了什麼目的,用怎樣的操弄方式,用數字想像殖民邊緣的漢生病患呢?且在此賣個關子,選後再見分曉。

數字政治的弔詭,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下):隔離的算計與計算

本文經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原標題:看破數字—從漢生病看殖民的邊緣治理(上)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