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電影還能有什麼突破?從《人造意識》看21世紀的劇本走向

人工智慧電影還能有什麼突破?從《人造意識》看21世紀的劇本走向
Photo Credit: Universal Pictur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工智慧」以西方及日本兩條路線走向,產生了許多的科幻文本。而到了二十一世紀這個全球化時代,新的文本又發展出了怎樣的風格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本片在討論人工智慧,這是科幻文本的一大主題。許多科幻文本都處理過人工智慧這個議題。我對科幻文本沒有專業研究,但以我接觸過的文本,大約分成兩種類型。一種以西方科幻小說電影為主,另一種則是日本演化出來的人工智慧文本。

這兩種類型的差異在於,所有文本都無可避免地處理人工智慧與創造者之間的關係,但東西方重視的問題意識不同。

西方文本從艾西莫夫(Isaac Asimov)的《我,機器人》(I, Robot)以來,就在探討「人類有沒有辦法扮演造物者的角色,創造生命?」艾希莫夫所建立的機器人三原則,討論一個關於自主意識的問題。如果機器人無法產生自主意識,它是否仍是人類的所造物?或它能否演化出生命?機械能否殺人,就成為自我意識的一種象徵。這個概念延伸出了很多文本。例如被改編成電影的《機械公敵》(I, Robot)。連浦澤直樹改編自《原子小金剛》的《PLUTO冥王》,也用了這個概念。

人類有沒有辦法扮演上帝,是一個哲學概念。許多科幻作者都是基督教徒,以基督教的神學出發,從形上學到倫理學,進行了許多辨證。《Ex Machina》的開場,也昭示了這個問題。

衍生的問題是,如果人工智慧有了自我,成為生命,是否會構成人類的威脅?這是許多科幻文本的熱門劇情。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中的海爾9000,成就了影史最強的反派之一。詹姆斯‧柯麥隆(James Cameron)《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系列的天網,更成了最有名的象徵。機械凌駕在人類之上,人類成為奴隸。倪匡1979年的小說《玩具》,與1991年的續集《圈套》,徹底討論這個概念。機器人的威脅,是歐美日科幻文本都很愛探討的問題,文本可說數之不盡。

人工智慧文本的第二種問題意識,是以日本動漫為主的路線。針對的不是人工智能如何誕生、演化,而是著重在「人工智能如何與人類共處」。這以手塚治虫的《原子小金剛》,與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為代表。小金剛是天馬博士為死去孩子創造的替代品,卻因為不會長大,而被捨棄,成為人類的馬戲團玩具,以及戰爭工具。

《原子小金剛》充斥著人類的醜惡與死亡,小金剛以機器人的思維,活在理性的掙扎中。它每次為了人類擊殺另一個有血有肉,充滿人性的機器人強敵,就要背負著殺戮同類的悲劇性。而《攻殼機動隊》中,生化人在體制內受到的歧視與壓力,也成為一種倫理學的哲學討論。當另一個可以被創造的人工智慧,不管是機器人、或者是意識轉移到物質的生命,與人類的關係又會如何發展?手塚治虫《火鳥》的復活篇,創造了人工智慧最經典的角色洛比達,更是這個問題意識的巔峰之作。

當然,處理所造物與造物者的關係,不僅是日本文本才有,歐美也不乏作品。例如,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異形2》(Aliens)與《異形4》(Alien: Resurrection)的人造人,也有觸碰這個議題。只是比例與風格上,屬於日本文本較喜愛的主題。

既然人工智慧以這兩條路線為走向,產生了許多的科幻文本,到了二十一世紀這個全球化時代,新的文本又發展出怎樣的風格呢?

我覺得人造意識《Ex Machina》就是在人工智慧議題上的一個嘗試,它與2013年的《雲端情人》(Her)有呼應之處。

Photo Credit: Universal Pictures

這兩部電影,都是在網際網路興起後出現的文本。在網路串聯全世界之後,過去八十到九十年代間預測的:如果全世界電腦連結在一起產生新生命後,會出現的狀況,已被修改成:如果透過一個網路上擁有的集體資訊,會誕生的的物種是什麼狀態。

差別在於,過去把電腦視為一個機體,世界性的連結只是一個步驟。但網路發展至今,產生了許多的現象與可能,這個可能性被放入了人工智能討論的重點。過去只是一個步驟,在這個時代成了一個關鍵。網路的連結不只是資料的存放,它同時也成為一種個性來源的可能。而這個可能,在二十年前只是模糊概念,現在則成為一個基礎。

《雲端情人》內的莎曼珊,透過網路與全世界的人溝通,與其他的人工智慧聯合起來,進化成更高等的生命。並透過一種佛教哲學觀的展示,用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觀念,點出了人類最終進化的目的。可惜只是點到為止。而《Ex Machina》則是以Google為象徵,用這樣的引擎當成人工智慧培育的母體,產生了一種超越艾西莫夫機器人三原則的全新物種,並透過非常精采的情節轉折,與無懈可擊的對白,講了一個具有懸疑性的現代寓言。

《Ex Machina》的出發點在第一種類型。故事開場就是造物者創造了人工智慧。他想要創造人工生命,並找來測試員,想要測試人工智能是否真正演化出生命,還是只是單純的程式模擬的機械化反應而已?

劇情到最後急轉直下,成了一部驚悚片。可惜的是,導演沒有把議題延伸到第二個問題意識上。觀眾可能會期待男主角與機器人之間的感情互動,但結局還真的出人意表。帶有想像空間的懸念,卻沒有處理這個問題。我不覺得這是本片的缺失,因為導演必須捨棄第二個問題意識,才能造就懸疑感。但也很可惜的,本片原本可以像《雲端情人》那樣,提出一個前所未有並且有趣的設定,卻只用來做了個娛樂性的鋪陳,難免令人失望。

Photo Credit: Universal Pictures

我很希望能看到代表這個世代,認真去處理網路與尖端科技的想像,以及這方面的哲學討論。但大多還是會落在這兩點。當然,過去的文本除了這兩個問題意識,也提出過一些精采的設定,但都是延伸的概念,本文也無法細談。單就人工智慧的電影來說,做出突破的是不太多。

《雲端情人》提出佛教唯識論的設定,已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可惜沒有近一步深論。而《Ex Machina》真正精采的地方,反而是造物者對於如何創造人工智慧的哲學討論。可惜因為角色設定問題,哲學方面的討論也無法深化。劇本做得近乎完美,每個環節都鋪陳得非常高明,對白更是經典。特別是片中對於波拉克的討論,可說是非常厲害。只有在無序之中,才能創造生命。如果經過思考才編寫程式,就做不出真正的人工智慧。

劇本與配樂都極為傑出,足以列為影史經典。另外,女主角非常可愛。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