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台灣總統大選前——香港人所嚮往的,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想像?

寫在台灣總統大選前——香港人所嚮往的,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想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別以為經過太陽花一役後台灣青年會覺醒,肯定民主價值,隨便問幾個年青人,都覺得台灣人「太自由了」⋯⋯

文:Brian Leung

1984年是港台命運交錯的一年。

當年蔣經國一句「台灣的政治,遲早是台灣人的」,三年後解嚴終結白色恐怖時代,走向開放之路。反觀我城,同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香港成為了被遺棄的孩子,與自決失之交臂,從芳華正茂淪陷到「後民主回歸」的荒謬時代。

有幸在大選前夕到訪台灣,當然四處逛逛,順道與好友一聚。台北看起來很像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但減去國際特色。店舖的招牌少有中英夾雜,即使是外資連鎖快餐店也少見英文,商標都改為中文設計。沒有香港機械式的「有咩可以幫到你」,至少讓人感覺到其真心。

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

台灣的學生為提升競爭力,唸過四年本科生後,十居八九都讀兩年研究生,待出到社會已屆廿六七之齡。百分百的大學入學率,變相拉長起跑線。談到畢業後的薪金,他們都常以22K自嘲(即新台幣22000元,港幣約5500元)。別以為台灣物價水平低,畢業生的人工分分鐘比香港人更低賤。結果寧願出外一闖,也不願留國給壓榨。

夢想不在他方,希望就在家鄉

面對人才外流,蔡英文呼籲大家回國,文宣都針對年青一代,但都少談激情,多走清新文青路線,更結合歌唱、舞蹈等左膠行為。競選總部中設有紀念品店,邀請了當地藝術家設計紀念品,貨品旁都不忘介紹藝術家的背景和創作意念。翻到明信片背後,我被「夢想不在他方,希望就在家鄉」一句所吸引,心感是温和本土的其中一個可能,決定把它帶回香港。結帳時收銀員的一句「近來很多香港學生來訪」,令我心戚戚然。原來應得的東西不在我們腳下,只能到對岸摸索。

台灣人太自由了

別以為經過太陽花一役後台灣青年會覺醒,肯定民主價值,隨便問幾個年青人,都覺得台灣人「太自由了」,還覺得藍綠爭拗很煩厭,時代力量?綠黨?對不起我不太了解。香港不能選總統?也不壞,香港很國際很先進喔。原來我們所嚮往的,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想像,人家都不太珍惜。身於和平時期,大慨人們都忘記前人的犧牲。

身於價值崩壞、不見希望的城市,我們紛紛遠赴竇島找曙光。有人一去不返,有人鍛羽而歸。今日台灣、明日香港?先學學人家,放下左右本土大愛朋黨路線手段之爭吧!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