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致「已知熟食」、「已知聽歌」的柯市長:一個文化恐怖分子的公開信

此致「已知熟食」、「已知聽歌」的柯市長:一個文化恐怖分子的公開信
Photo Credit: 台北市政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如何既然您專程跑去東京考察,既然畢業在即的文化局長提到了手工藝作坊,甚且您還公然提到了城市美學、古蹟保存…等等,那麼我也只好大言不慚的寫幾句老實的心裡話給您,讓您有機會知道自己在文化恐怖分子眼中有多麼恐怖了。

柯市長:

在此請恕我為自己在2014把票投給了馮光遠,還有一直以來我在私人臉書上冷嘲熱諷你的紀錄實在太多,特別是針對你那已知「熟食」的文化教養以及已會「聽歌」的文化視野的批判更是不勝枚舉,當然,我對於您那足以加入門薩俱樂部但卻未必能促進我們生活品質的 IQ157 也冷言冷語過幾句的行徑先說一聲抱歉。

這前述的種種不屑,尚不足以促使我想要寫一封公開信給您。但是昨夜的電視新聞以及今日的平面媒體,出現的兩則微不足道的新聞(局長談文創、市長談城市美學),卻讓我昨晚差點吐出飯後茶、今晨差點噴出早餐的咖啡來,心情激動幾不能平復,那感覺只能以OOXX來描述,因此只好不顧自己身為酸民及文化恐怖分子的身分寫下這封公開信給您。

話說您的智力與在下相較雖高下判若雲泥,但俗話說得好:「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特別是,當愚者對一件事情專注思考了千百遍以上時則「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正是「愚者千慮必有一得」讓在下斗膽寫下這封公開信給您,因為您剛就任時就惹出一堆風波的「一失」、「文化、藝術領域」恰恰是,在下稍稍敢稱「一得」的領域。

當然也可能是您認為文化、藝術不過小道「是以君子不為也。」。無論如何既然您專程跑去東京考察,既然畢業在即的文化局長提到了手工藝作坊,甚且您還公然提到了城市美學、古蹟保存⋯⋯等等,那麼我也只好大言不慚地寫幾句老實的心裡話給您,讓您有機會知道自己在文化恐怖分子眼中有多麼恐怖了。

文化恐怖份子


好了,前一段花了我好些時間的客套話總算講完了,現在讓咱們言歸正傳吧。

首先在下認為,全台北市的住民都有資格感嘆台北和東京在城市美學上的差距,都有資格感嘆歷史古蹟保存不如東京和日本,但偏偏就是你沒有資格。請您千萬別忘記了,「文化恐怖分子」這個比擬ISIS對文化、歷史破壞的專有名詞,就是市長您發明來形容:批評熱心捍衛台北城市記憶的文化人士的用詞。換言之在你眼中捍衛歷史、城市記憶的活動是一種文化恐怖行徑,而一趟日本行你竟然還有臉感嘆:「台灣在城市美學上輸日本太多,且在歷史古蹟保存上也不如日本。」

您大概是貴人多忘事南港瓶蓋工廠、福德平宅…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城市歷史捍衛活動,在你眼中可是「恐怖活動」呀。遠得不說(2016年以前發生的新聞),就單單提發生228事件焚燒抗議事件的彰化銀行台北分行即將拆除改建一事,對於這個台灣重要的民主抗爭活動及歷史事件的空間記憶行將消逝,您不但沒有要求台北文化局即刻將其認定為市立古蹟進行保護,甚至連一句話也沒有,就憑這種對待城市重要記憶的輕忽態度,您就沒有資格感嘆城市美學的差距。

Photo Credit: 南港瓶蓋工廠

Photo Credit: 南港瓶蓋工廠

要知道一個城市的美感,很大的一部份還在於記憶和歷史的累積不曾消逝、遺忘,而您的行徑和態度恰恰是背其道而行,想請教邏輯分析能力很強的高IQ市長,不知您是否有發現自己的發言及行徑,存在著嚴重的邏輯矛盾?

讓我們先將拆除城市記憶的部分擱一邊,來談談你口中那個專門給「窮極無聊」之人用的手工藝品吧,過往生活中只有葉克膜和病人的您,恐怕不知道所謂文化;所謂精緻的文化都是你口中那窮極無聊之人所創造出來的,偏偏正是這些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劇作家甚至能工巧匠的創造,讓人類的精神得以豐富並受人讚嘆。

儘管葉克膜可以延續生命儘管醫生可以救死扶傷,但偏偏提到生命的救贖與完整沒人會推崇醫療器材和醫生,而是你口中那些窮極無聊的創作。用一句再庸俗不過的廣告詞來說就是:「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悲哀的是您的文化、藝術素養遠不及這個文案的創作者。

可惜您太早去東京了,若是晚二、三個月,您就有機會親自體驗那窮極無聊的文化能量,是如何在賞櫻季節爆發出來了。提到賞櫻風尚不得不提到一個明治維新的「剩閒人」遠藤謹助,身為長州藩戮力扶植的五位少年英才之一,遠藤謹助沒有如同行的伊藤博文井上馨井上勝山尾庸三等人一般出將入相、封官進爵,但就是這個「剩閒人」打造了賞櫻大道為日本的春季留下了最美的賞櫻文化,至於這個窮極無聊的事情為日本創造出多少經濟產值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讓我們從賞櫻風尚這件事回到文化、藝術的經濟產值以及您的窮極無聊感想上,如果您真的感覺到城市美學的差距,那麼您可能更應該努力去思考這個差異會在文化創意產業的經濟產值上造成多大的鴻溝。而這個鴻溝大到您的愛將局長只看見「動手做」三個字,至於其他的部分連車尾燈都看不見。只能選出這種視野的文化首長,讓人不禁為台北好不容易以同額競選勝出,作為舉辦設計之都的城市捏一把冷汗。

「賞櫻大道」教我們的第一件事情是:「文化建構是一個至少跨世紀的持續努力」。但是想來您以及您的團隊在拆除城市記憶空間時,大概沒有想過一個世紀之前和之後吧。「賞櫻大道」教我們的第二件事情是:「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並且也比「行政效率」更重要,沒有跳脫框架的想像力,文化、藝術只是橡皮圖章和繁瑣公文流程下所製造出的表相產物。但是很遺憾的我們從未聽過您和您的團隊打算為台北打造什麼樣的共同夢想和記憶,也因此當您感嘆城市美學差距時,麻煩請先搞清楚您是否想像過如何打造台北的城市之美?

「賞櫻大道」教我們的第三件事情是:「環境的美感和風物有關」,而城市的審美體驗是用雙腳散步才能體會出來的,也因此麻煩您,當欲提及城市美學和文化創意時,記得多和城市歷史的導覽員先到處走走看看。「賞櫻大道」教我們的第四件事是:「文化是資產」;「創意」是「生產工具」而「產業」只是通過工具運用資產來生產商品而已,但是沒有了「資產」,後二者一點意義也沒有。

如果沒有賞櫻的文化、記憶和環境;相應的創意不會存在更遑論最後端的產業和商品了,但是市長您和您的團隊每天都在花錢、花時間、花人力來摧毀台北的文化和自然資產,然後順便指稱捍衛者是恐怖分子,那麼我該說您跟前兩任市長一樣都是台北文化資產的敗家子嗎?

回到文章一開始,我提及我認為市長您的文明及文化素養是「已知熟食」、「已會聽歌」,對於這個評語您千萬別生氣,相對於網路名人——難攻大士對於國民黨執政下頻頻自燃的古蹟,而評價國民黨的文明程度是「已知用火」已經是很好的評價了。從「已知熟食」、「已會聽歌」,我想和市長您多聊聊美學和審美,無論是美學(Aesthetic)還是審美(esthetic)從字根上都跟感覺、知覺能力有關,我想曾經身為名醫的您肯定比我更清楚這個字根在生理醫學上的衍生辭有多少。

但正是因為美學和審美和身體感覺有關,因此您的美感品味能力才會持續回盪在「已知熟食」、「已會聽歌」這個層級,一個吃飯三分鐘的人不可能細細分辨味覺上的差異,一個聽音樂只是有聲音的人不可能學會享受旋律和其中的感情,也正是這樣的您無法理解那些您眼中窮極無聊的審美情趣。

你可能也不曾下過一局圍棋、不曾靜靜喝過一杯茶,審美和美學需要的不是發達的大腦皮質進行邏輯運算,而是讓大腦的邊緣系統有機會臨受來自身體各感官接收到的訊息,然後才有智性反芻的空間和時間,但是這一切在您的生活中付之闕如,所以唯有當差異大到無法忽視時,您根本不會發現「美學」這個議題(用電擊植物人來比喻您的東京之行大概也不會差太多)。

可惜的是,這個「審美」麻痺無法用智商彌補過去,無法用高速的理解能力去學習,還記得「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這句話嗎?而我想您根本不屑浪費這些時間。

說了這許多,只是想告訴市長一件事:東京和台北的城市美學差異,最關鍵的部分還來自於台北市長的「審美」麻痺、「文化」冷感以及「想像力」的付之闕如。所以下一次麻煩您先想一下這個問題的原點。至於文化、藝術行政、法規乃至於發展策略⋯⋯等等,等你能夠發現不同的米有不同的味道之後,再說吧。

當您尚且欠缺審美能力;毫無重視文化、記憶的態度時,談政策、規劃和想像不過是笑話而已罷了。

回覆讀者:

此致百餘位文章回應者:文化恐怖份子的統一答覆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