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立場、相同的處境:兩岸FB大戰背後的年輕人

不同的立場、相同的處境:兩岸FB大戰背後的年輕人
Photo Credit: tenz1225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在facebook上的口水仗打得不可開交,但其實兩岸三地青年面臨著許多相似的問題:工資低、買不起房、沒有向上流動的空間……在台灣,這部分青年被稱爲「青貧族」;在大陸,媒體稱他們爲「蟻族」,在香港,他們是「廢青」。名稱不同,其實大家都差不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按:百度貼吧李毅吧(帝吧)組織了一場亂中有序的facebook遠征,聲稱「要給台獨分子上一堂中國課」,參戰的網友中大多數是大學生或具有大學學歷的青年人。儘管在facebook上的口水仗打得不可開交,但其實兩岸三地青年面臨著許多相似的問題:工資低、買不起房、沒有向上流動的空間。在台灣,這部分青年被稱爲「青貧族」;在大陸,媒體稱他們爲「蟻族」,在香港,他們是「廢青」。名稱不同,其實大家都差不多。

選戰期間,在台灣媒體上經常出現一個詞叫「首投族」。

指的是剛好年滿二十周歲,開始擁有投票權的公民。根據BBC中文網報導,這次「總統」大選中,第一次投票的129萬「首投族」約占總投票人口的6.8%,成爲關鍵的百分之六。這些年輕人,可以說是民進黨在本次大選爭奪的重點。根據台灣媒體21日的消息,台灣智庫在選舉後的民調發現,20歲至29歲年輕人有74.5%有去投票,投給蔡英文和陳建仁占54.2%,僅6.4%投給朱王配,宋瑩配則獲10.4%;30歲至39歲,票投蔡英文也達55.5%,投給朱立倫僅有5.0%。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台灣媒體上經常出現的另外一個詞叫做「青貧族」。

根據台灣行政院主計處的2012年的統計資料,在台灣未滿30歲、30至34歲、35至39歲三個組群的平均年所得,都低於15年前的水準。但消費者物價指數漲幅已是15年前的16%以上。對於整個青年就業人口都有落入在職貧窮的風險。「青貧族」由此而來。

筆者無法揣測,這次台灣選戰期間,那些把「總統」票投給蔡英文的「首投族」,是不是眞的會對台灣的未來充滿希望,是不是堅信台灣就會變天,對個人發展也更有信心了。筆者有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台灣友人說,她的好朋友台灣大學畢業,在台灣一家廣告公司工作,每天淩晨2點下班,月薪大概台幣2萬8左右(港幣約6500元,人民幣約5400元)。

即使是在金融行業工作的應屆畢業生,月薪也不過3萬3台幣(人民幣約6400元)。據台灣內政部實價登錄顯示,若在台北市租一間10坪大小(1坪約等於3.3平方米)的單人套房,就要花掉初入職場的人一半的薪水,約1萬3左右台幣。租房似乎比香港人輕鬆一點,但同樣不敢輕言買房。台灣友人說:「現在台北市的房價薪資比是全世界最高,比香港還高,年輕人都不敢提買房的事情。」這種境遇,聽起來是不是有點熟悉,尤其對於在北上廣打拼的年輕人?

香港的媒體經常批評現在的年輕人裏面,廢青比較多。怎麽樣才算是廢青呢?筆者借鑒香港潮流博客 Ulifestyle 的定義,如果一個人符合超過以下五項,可以稱爲廢青:首當其衝是「窮」,把窮掛在嘴邊,喜歡窮遊、窮食;想起第二天要上學或者上班就想死,天天盼著星期五;只想去旅行,找便宜的青年旅社、搶便宜機票是廢青強項;手機不離手,WhatsApp(此處可用微信或LINE替換)秒回;對著父母的千叮萬囑和苦口婆心,一句「知道啦」就頂回去;淘寶多過逛街;喜歡追電視劇,日、韓、台、或者歐美地區的劇集,通通不會錯過;整天覺得睡眠不足;房間很亂,還自以爲傲,覺得亂中有序;放假就算沒事幹也淩晨三點才睡。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看完這十點,不知道大家中了多少箭?不忍看。其實就算全中了,也說不上「廢」,筆者相信大多數的年輕人都是兢兢業業,甚至拼命工作掙錢,可就是無法往上流動,更談不上實現自我價值,就被貼上了「青貧族」、「蟻族」、「屌絲」、「廢青」這些負面的標簽。好事者如筆者,不禁會想,這幾天在網上針尖對麥芒爭得熱火朝天的兩岸年輕人,有沒有想過,彼此原來如此相似?

新媒體,新生代:政黨必爭之地

當然,對於台灣的「青貧族」來說,窮歸窮,好歹制度提供了政治參與的機會和權利,那也沒有理由輕易放棄。反正,不投,房價都高高地在那裏,投了,說不定還會下來一點。一般年輕人未必會想到這一層,反而民進黨採取和風細雨的方法,鼓勵年輕人去投票,倒是非常有效。民進黨的選舉文宣(廣告宣傳的文件廣告)非常符合年輕一代的審美情趣,蔡英文專業、精英的中産形象,更是得到無數年輕人嚮往和認同;反觀國民黨一邊,文宣和口號都乏善可陳,似乎停留在上個世紀。

在這個連我們都有了學習粉絲團和系列動漫短片《群衆路線動眞格了?》、《老百姓的事兒好辦了嗎?》和《當官的眞怕了?》的「朝陽工作室」的政治傳播2.0時代,不能夠用民衆視角和網絡語言呈現嚴肅題材的政黨,不是一個合格的政黨。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的陳素香老師給筆者分享了一個故事,今年,台灣的全國關廠工人聯機、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等團體成立了「2016工鬥(工人鬥「總統」)聯線」,要在本次大選用勞工力量鬥「總統」,要求藍綠總統參選人對勞工年金、長照、醫護消防過勞、勞權不足等五大困境提出具體主張。1月4日,工鬥與蔡英文會面,有一位學生志願者負責全程的錄影直播。會後,這位年輕的志願者跟素香老師說,「我都被蔡英文給說服了誒。」

在這些奪人眼球的媒體戰背後,被忽略的往往是候選的政策主張。辨別藍綠除了在獨統問題以外,他們在其他社會議題上的立場和政策有不一樣嗎?倒回去十二年前,原來台灣大選的候選人都要提交具體的勞工政策主張,並且和工會簽訂政策承諾書。就算有批評說選舉是政黨遊戲,起碼當時大家都還很認眞地在玩遊戲。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反觀如今,執政八年的國民黨一直被批評和大資本在一起玩耍,社情社稷沒有發展,國民黨的荷包倒是不斷膨脹。根據台灣內政部公布2015年度政黨財務決算報告,國民黨資産總計268億多元台幣,在2015年收入15.48億元台幣,不僅是國內朝野政黨之冠,甚至比「全球的政黨都還要有錢」(編按:經濟學人於2001年稱國民黨為東亞最富政黨)。相比之下,民進黨去年度收入僅4.4億、台聯黨0.73億、親民黨0.39億元。但是,其他政黨就獨善其身嗎?我們可以從即將全面執政的民主黨在一些基層政策上的表現窺見一二。

政府「臨時工」:說好的鐵飯碗呢?

熱衷公務員考試的並不是只有我們中國的年輕人(近年中國考公職的人數也在逐年下降)。根據台灣媒體報導,去年台灣郵政招公務員,超過4萬人報名考試,要搶2086個名額,其中有26名博士生報名,創歷年新高,更有5名博士報考月薪3萬元(人民幣5800多元)的「郵務士」職位,也是歷年之最。

除了撕破頭才能當上的正式工,台灣政府裏面也有很多勞動權利不在《勞基法》保障之內的「臨時工」。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老師曾經寫道:「(台灣)各級公務機關近三萬名非典型勞工都可能有類似的命運,⋯⋯政府不僅在經濟政策上討好財團,在勞動政策上也不斷作出錯誤示範,間接鼓勵企業用低薪22K晉用人員,更大量聘用約聘僱人員取代正常人力,成爲許多企業仿效的對象。」而這些拿22K月薪的大都是些什麽人呢?沒錯青年人又躺槍了。

據《台灣非典型勞動的問題:趨勢與對策》一文,台灣青年就業者(15-24歲)較壯年勞工(25-54歲)更易從事非典型工作,青年部分工時工作者從2006年的5.68%一路攀升到2009年17.28%,遠高於壯年人口群的1.87%和2.22%;屬於臨時性和人力派遣勞工,青年勞工在其間的比例從2008年的14.68%上升至2009年17.20%,仍比壯年工作者的3.86%和3.9%高出甚多。素香老師以派遣工政策爲例子,分析認爲民進黨在勞工政策上跟國民黨不會有太大差別。

陳素香老師說:「我們之前一直有提在政府裏面的『非典聘雇』。民進黨的回應方式並不是廢除非典聘雇,它的方向似乎是要把目前的非典聘雇法制化,以前國民黨都是不處理,以前非典聘雇存在很多勞工權利受損的問題。這部分,國民黨也知道,但是他們就視而不見。勞工團體的主張都會比較是希望政府的聘雇回歸勞基法,而民進黨的傾向是立法規範所謂的派遣工,實質是把現存這種現象通過法制化的過程就地合法了,這是我們勞工團體比較不同意的方向。我們認爲,雇傭就雇傭,不應該用派遣工,所有的聘用都應該是一個雇傭的關係。立法規範派遣,在某種程度來說,就是容許派遣了,派遣工成爲是一個合法的狀態。對於目前已經處於派遣狀態的人來說,當然會有部分的保障。以前什麽保護都沒有,立法以後可能可以規範到某些勞動關係和勞工利益。整體來說,這種狀態對勞工政策未來發展方向是不利的。」

返鄉青年:倒是想當農民,可是田快沒有了

宜蘭位於台灣東部,不僅政治色譜上是綠色,也是一個擁有很多綠色農田的地方。因爲台灣加入WTO以後必須要進口美國農産品,台灣的農地這十年來大概有一半以上處於休耕狀態,依靠休耕補助維持。這使得整個農作的技術和社會組織都遭到破壞。所幸台灣的農村運動也非常蓬勃,這十年來很多人,包括有志於環保運動的年輕人,希望返回農村,立定志向要回去當農民。

但是在返鄉的時候,碰到了很多問題。台灣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陳信行老師在採訪中向筆者介紹,在國民黨戒嚴時代,台灣對農地的規定還比較嚴謹,農地耕作一定要做農業使用,不可以做其他事情,只有身份證是農民的才可以去購買登記。但是從80年代開始,在農地自由化的主張之下,農地漸漸可以買賣。

越來越多的人用蓋農舍的名義到農村蓋別墅,這種狀況最嚴重的的就是宜蘭,因爲宜蘭離台北市很近,又是在台灣的東部,環境優美。很多台北人,甚至是中國人,都想要去宜蘭買農舍。問題在於農地用來蓋大別墅之後,幾乎不可能重新用於耕種,因爲上面都鋪了水泥之類的建材。盡管如此,過去六年間宜蘭已經蓋了六千多棟的豪華農舍,其中四千多棟蓋好之後很快就轉手賣人。

Photo Credit: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CC BY 2.0

宜蘭縣政府在2015年聘請了楊文全,一位活躍於農村運動的人士作爲農業處處長。但是大選之前,2015年的最後一個月,他被縣長林聰賢(民進黨員)撤職了。陳信行老師分析,楊被撤職的原因很可能是在這一年任期內試圖阻止炒賣農地政策,整治農地買賣的過程中,擋到很多建築商的財路。而台灣的選舉政治最糟糕的地方就是建商壟斷政策的制定。

幾乎每一個地方的政客大概也同時擁有建設公司。所以在農地政策上地方政府能不能堅持守法,可以看得出其態度。至少從宜蘭縣長撤職事件中,可以看出來民進黨的態度是打算向土地資本妥協。陳信行老師補充道,通常民進黨以前,例如2000年陳水扁上台的時候,當其選情不太穩,需要靠選民時,會採用一些比較進步的主張。可是一旦穩固下來,馬上就往右轉。而這一次大選,民進黨可謂都還沒有投票就已經往右轉了。

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老師就認爲,在勞工政策議題上,關鍵要看藍綠兩陣營的國家-資本關係與國家-工人階級關係。在國家-資本關係方面,蔡英文與朱立倫選前都曾經與工商團體大老板對談並且引起場外工運人士抗議,但工商團體給朱立倫更高的評價,顯示國民黨與資本的關係遠爲密切,因此蔡英文將會面對相對敵意的資産階級。

與朱立倫或前次陳水扁相比,在國家-工人階級關係方面,蔡英文總得票數更多、也有較多的勞工與農民選票,未來勞工政策走向勢必將會考驗民進黨最近獲得的工農階級支持,使蔡英文政府陷入兩難,勞工政策短期很難有突破。至於楊文全下台屬於地方政府決策,就跟黃安、周子瑜事件一樣屬於個別事件,雖然有意思但難以推論全局。

資本家沒有國族認同,我們急什麽?

最近,朋友圈中流傳一幅圖,根據筆者搜索,這幅圖自2014年開始就在網上論壇流傳:不少網友在下面忙不叠遲地喊「馬雲爸爸威武」,嚇得筆者趕緊去淘寶的大陸版、台灣版(包括網頁端和手機端)上看了一下,大失所望,「省」字是都沒有的。又豁然開朗,淘寶怎麽會跟錢過不去呢?大家興奮個什麽勁兒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回過頭來,看看對岸年輕選民這個群體的內部,除了在統獨問題上群情洶湧,又有沒有反思過造成當下社會處境的根本原因是什麽呢?在這一點上的思考,顯然是欠缺的。根據陳素香老師分析,以勞工運動爲例,目前如果是勞工抗爭的個案比較不會去碰觸到國族的問題。

一般只會說反財團啊,反資方或者討論政府應該如何處理這個個案,相對不會用國族這樣的認同區分。但是如果勞工運動整體要上升到一個政治層次的時候,國族認同仍然是一個很干擾的因素。有些年輕人覺得「工鬥」連線去鬥民進黨,就是反民進黨,支持國民黨,聯盟就會受到很大的壓力,陷入一種非此即彼的辯論,認爲「你們這樣不是阻礙民進黨取得政權嗎?」「你們這樣不就會幫了國民黨嗎?」

但作爲一個勞工組織對兩大政黨,本來就應該堅持批判。可惜當下的社會動員,完全被這種國族認同或者政黨認同完全模糊掉勞工團體眞正想突顯的東西,當台灣勞工運動一旦上升到政治性的關係時,國族或者統獨的認同就會掩蓋過階級的認同。而要解困,希望就在於每個不同領域工作的人,都應該有一個左翼的視野,然後用他/她的專長去推動一個社會的公平發展。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破土 Ground Breaki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