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先驅明斯基逝世

人工智能先驅明斯基逝世
Photo Credit: Dan McCoy / Rainbow / Science Faction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圖靈獎得主、對人工智能領域發展舉足輕重的明斯基周日離開人世,他對「機器能夠擁有智能」的信念,影響了整個領域的發展。

對人工智能領域發展舉足輕重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明斯基(Marvin Minsky),在剛過去的周日(1月24日)因腦出血於波士頓逝世,享年88歲。

明斯基1950年於哈佛大學畢業,主修數學,4年後在普林斯頓大學獲頒數學博士學位。博士畢業後他在哈佛擔任研究員,直到1958年加入麻省理工學院的林肯實驗室。一年後明斯基與在普林斯頓認識、當時在麻省理工擔任教授的麥卡錫(John McCarthy)共同創辦了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能計劃(其後易名為人工智能實驗室)。

1955年,麥卡錫聯同明斯基、羅切斯特(Nathaniel Rochester)以及「資訊理論之父」夏農(Claude Elwood Shannon)共同建議在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舉辦為期兩個月的研討會,討論人工智能,在這份建議書中「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詞首次面世。達特茅斯會議在1956年舉行,被視為標誌着人工智能這門新學科的誕生。

早於大學時期,明斯基受到Warren S. McCulloch與Walter Pitts發表於1943年一篇描述腦細胞抽象模型的論文啟發,1951年跟Dean Edmonds建造了稱為SNARC的神經網絡學集機器。在博士畢業後他就轉向人工智能領域,1981年接受《紐約客》訪問時,他表示「關於智能的問題實在太過深刻,我記不起此外還有甚麼值得做了」。

1969年明斯基跟Seymour Papert寫下《Perceptrons: An Introduction to Computational Geometry》一書,主題為一種稱為「感知器」(perceptron)的人工神經網絡。書中以數學證明了單層的感知器無法學習XOR函數,其後學界誤以為結果同樣適用於多層感知器網絡上(雖然兩名作者知道事實並非如此)。這個誤會被認為令學界在70年代放棄了神經網絡及連結主義,轉向其他模型,造成一次「人工智能寒冬」。要到十多年後,學界才重新對神經網絡產生興趣。

Photo Credit: Hank Morgan / Rainbow / Science Faction / Corbis /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Hank Morgan / Rainbow / Science Faction / Corbis / 達志影像

70年代初期,明斯基跟Papert發展出“Society of Mind”理論,認為智能這個現像,乃由多個簡單並缺乏智能的部份互動產生。他在1986年寫成《The Society of Mind》,書中集合多篇短文章,介紹多個解釋此理論的想法及概念。很多人認為這本在概念層面處理心靈及智能問題的書籍,更像是屬於哲學而非人工智能或認知科學。

然而他對近數十年人工智能的發展不無批評,認為對比50、60年代「每個星期都有新發現」,現時的人工智能研究只是「改良舊有又不太成功的系統」。他甚至建議人工智能的研究者「回到60、70年代」,認為這才能重回正軌。在2006年出版的《The Emotion Machine》中,明斯基就批評了多個關於心靈如何運作的主流理論。

除了人工智能外,明斯基在其他方面亦有貢獻。例如他早於1955年就製造了首個共軛焦掃描顯微鏡(confocal scanning microscope),並於兩年後申請專利,現時在生命科學以至材料科學等領域均有廣泛應用。1963年他發明了首個頭戴式顯示器,遠遠超前了時代,直到近年虛擬實境技術興起,我們才能夠在市場上見到較多類似產品。此外,他似乎在1952年發明了「終極無用機器」

由於他對電腦科學及人工智能等方面的貢獻,明斯基一生獲得多項殊榮,當中包括電腦科學中聲望最高的獎項圖靈獎。終其一生,明斯基希望能夠製造不僅會計算的機器,他對「機器能夠擁有智能」此信念的堅持,影響以至塑造了人工智能領域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