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上):「聯邦主義」與「民族國家」之爭

加泰隆尼亞,失語三百年(上):「聯邦主義」與「民族國家」之爭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試圖從歷史脈絡及語言政策來理解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本質,探討加泰隆尼亞人長達三百年的自我認同是如何發展而來的。

此時屬於波旁家族的法國路易十四權勢如日中天,欲透過佔領具有廣大海外殖民地的西班牙稱霸歐洲,1688年發動大同盟戰爭(War of the Grand Alliance),攻擊仍屬哈布斯堡王朝陣營的西班牙,1697年巴塞隆納遭到法軍圍攻,加泰隆尼亞地區戰火連年。最後法國未能透過發動戰爭達成戰略目標,而是靠著政治手腕迫使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老國王卡洛斯二世(Carlos II)將王位繼承權給予法國路易十四的孫子菲利浦五世(Felipe V)

波旁王朝雖然成功奪取西班牙的王位繼承權,但哈布斯堡王朝也不是吃素的,於是兩大王朝於1701-1714年爆發了「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連年遭受法國侵擾的加泰人當然不願支持法國波旁王室的血脈,於是在繼承戰爭中選擇支持奧地利哈布斯堡,無奈這次押錯寶,換來了幾百年的鎮壓。

歷時了十幾年的王位繼承戰爭,1714年9月11日這天,巴塞隆納在經歷了14個月的圍城後終於被攻破,加泰隆尼亞被西班牙國王菲利浦五世「回收」,1716年菲利浦五世為鎮壓加泰隆尼亞地區,施行中央集權、強幹弱枝,頒布了《新政赦令》(Decreto de Nueva Planta),解散加泰隆尼亞重要政治機構、消滅地方士紳以及貴族階級、禁加泰隆尼亞語、並以卡斯提亞語(現代西班牙語前身)為官方語言、剝奪所有行政、財政、經濟自治權。

自中世紀起的亞拉岡聯合王國自此徹底滅亡,聯邦主義的理想遭到消滅,加泰隆尼亞地區被降格為西班牙的一個省,此後的300年被迫在以卡斯提亞文化為主的國家政策下,奉行「一個西班牙民族」的國族主義。9月11日遂成為了今日「加泰隆尼亞國慶日」(Diada Nacional de Catalunya),2014年9月11更是「亡國300年」的重要紀念日。

作者製表

作者製表

加泰隆尼亞「本土化」復興的起落

19世紀初西班牙捲入「拿破崙戰爭」,實質上被佔領、成為法國用來對抗英國的緩衝國,在這個過程中西班牙各地發動了「獨立戰爭」(Guerra de la Independencia Española),加泰隆尼亞稱其為「法國戰爭」(Guerra del Francès),如同日治台灣早期抗日的狀況,各族群以游擊的方式共同對抗外來殖民者,間接凝聚了「西班牙」意識,加泰隆尼亞地區也因此降低了對原有西班牙中央的敵意 [1]。

有趣的是,在精神層面上,拿破崙帶來的自由思想及國族主義反而促使了加泰隆尼亞地區的文藝復興,而法國的入侵也使得後來復國的西班牙政權對加泰隆尼亞地區控制力遭到削弱,開啟了加泰隆尼亞百年本土化運動。

當時的巴塞隆納搭上歐洲工業革命的末班車,成為西班牙境內最先進的都市,本土資產階級因此受到歐洲浪漫主義思潮影響,成為1830年代加泰隆亞文藝復興運動的主要推動者,這個運動迅速由巴塞隆納擴及整個加泰隆尼亞區域,成為今日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最重要的背景因素。

從工業革命以來,加泰隆尼亞對本土文化的認同與其現代化的過程重疊,差不多在工業化、中產階級出現的同個時期產生,與香港發展的情況有些異曲同工之妙,「先進性」與「本土化」在大多數時期都能畫上等號,例如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的建築就是最好的例子,就算是21世紀的我們也看得出來他的風格領先同時期西班牙其他地區的建築,而這還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好景不常,從香港的例子我們也不難體會,商業再如何發達、文化如何昌盛,仍抵不過政治與軍事掌握在中央手裡,要保留自我只能仰賴中央善意,這種情況可遇不可求。1923-1930年里維拉將軍(General Primo de Rivera)獨裁時期、1936-1939年西班牙內戰時期、1939-1975年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法西斯獨裁時期,加泰隆尼亞文藝復興皆受到嚴重打壓,說是軋然而止也不為過。

尤其佛朗哥政權企圖透過「再西班牙化」(reespañolización)來阻止加泰隆尼亞邁向獨立,避免鼓勵其他地區跟進或讓伊比利聯邦主義再次復活,危及大一統西班牙的存在,於是菲利浦五世《新政赦令》的幽靈於20世紀再次復活,加泰隆尼亞地區被迫「全面卡斯提亞化」,所有本土文化一律禁絕,配合國家白色恐怖的嚴刑峻罰,現在白髮蒼蒼的老一輩想到都還會泛淚。

中世紀的亞拉岡聯合王國大概做夢都沒想過,卡斯提亞最終還是反噬了加泰隆尼亞。

所幸1940年代以後,佛朗哥政權為了在冷戰中交好資本主義陣營、「守護民主自由」,只好在文藝方面逐漸鬆綁限制,企圖營造民主國家的表象以爭取英美盟國支持;自此,被中斷了半世紀的加泰隆尼亞文化復興運動才又開始萌芽。不過大多數的加泰文出版品還是違禁品,只能以地下形式發行,集會結社自由仍受到極大限制,這種高壓統治一直到1975年佛郎哥去世後才出現轉機。

1976年西班牙舉行內戰後第一次議會民主選舉、1978年頒布新憲法,1979年在新憲法的基礎上通過《加泰隆尼亞自治章程》,地位僅次於憲法,前述那個中世紀亞拉岡聯合王國的現代政府雛型重生為名稱一模一樣的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Generalitat de Catalunya),擁有語言、治安、傳播、財政等高度自治權,遠高於巴斯克自治區以外的其他西班牙行政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