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反對聲音趕走了,問題就解決了嗎?

把反對聲音趕走了,問題就解決了嗎?
Photo Credit:Andrew King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艾倫(國內大學國際關係相關學系學生,目前在臉書上經營評論國際時事的粉絲專頁,希望以自己的方式關心台灣)

有人說,我們是個憤怒的世代,但是我覺得這不完全正確,因為我們之中,有人憤怒、有人無感。確切來說,我們應該是個「被撕裂的世代」。

從服貿到核電,理性彷彿只是一個口號,甚至是個嘲笑的目標,總有人樂於承認自己是暴民,然後把暴民這個詞彙臨駕在所有的討論上面,彷彿只要這兩個字一出來,就可以立刻終結所有討論。別誤會,我很喜歡暴民這個詞彙,它象徵著勇於挑戰社會體系、社會價值的一群人,為這個陳舊的社會注入的活水。然而,這個詞彙不應該是一切的準則,他應該是一個俱有挑戰的社會價值,而不是泯滅其他聲音的唯一依據。

從服貿以來,我看過很多朋友因為這些價值的不同而刪除好友,甚至因為不同意見而分手的情侶都有。我想,這是台灣民主政治教育的失敗;真正的民主政治,應該是大家有個公開平台可以互相討論,讓正反方意見交融,最後形成一個共識,交給政府,讓他把這個計劃付諸行動。然而我們在台灣看到的是,哪邊人多、哪邊大聲,哪邊就取得發言權。那如何讓自己人多勢眾?很簡單,承襲台灣一直以來的老傳統:分化派系。

國民黨指稱所有反服貿、反核行動都是民進黨在幕後操作,甚至說報導學運的外媒都是民進黨的人,讓人覺得荒腔走板而可笑;然而,站在另一邊,自詡為正義之聲的社運人士又何嘗不是如此?縱觀某些討論版,只有出現不同的聲音,就會被標上「黨工」的標籤,大家喧鬧著要他下去領500、洗洗睡,還有689、9.2%這些稱號,甚至認為所有贊成核四、贊成服貿的人都是沒有理由的、盲目的,然後整個版面上就剩下那方的聲音自己小劇場、搞反串,營造出一個大家都同主張的虛假氛圍,然後大家舉杯同慶,慶幸總算趕走了「無理取鬧」」的黨工,真是全民大勝利。

但是,把反對聲音趕走了,問題就解決了嗎?這跟鴕鳥把頭埋進沙子裡躲避危險有什麼差別?

Photo Credit:Andrew KingCC BY SA 2.0

Photo Credit:Andrew KingCC BY SA 2.0

於是,漸漸的,反對的聲音自己形成一塊,聽自己想聽的反對意見;贊成的自己圍成一群,進行自己想要的無干擾討論,然後台灣就被切割成兩塊,互相攻訐謾罵,認為對方不理性,然後真正的公共政策卻毫無進展。

自由並不是無限上綱,也沒有所謂政治性言論比其他言論更高階的說法,在這個社會中,每個人的言論都是平等的,沒有任何言論比其它言論更為高貴而不容質疑。因此,我願意傾聽你的想法,如果是不同的意見,我願意好好跟你討論,用最平心靜氣的語調,不能說服你也沒關係,單純聽聽你的想法,甚至喝杯咖啡、交個朋友,讓這個島上,有多一個人知道,他的聲音不會在多數的洪流中被淹沒。

政治鬥爭和利益交換讓這個島被撕裂的面目全非,我們或許憤怒,但是不應該被撕裂,因為任何的撕裂取得的成功,都不是完整的成功,而僅僅是更為片面的一方見解。我們應該做的,是選擇縫補我們之間的對立,讓對話取代謾罵,讓傾聽代替故步自封,在最理想的狀況下,我們在正反兩方各退一步,取得一個平衡點,共同建設這個我們腳踏實地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