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核四,現有核電廠的安全也不能輕忽

除了核四,現有核電廠的安全也不能輕忽
Photo Credit:Ellery CC BY SA 3.0 via 維基百科

翻譯:呂佩庭

編按:此文為Michael Cole在2011年所寫文章,有經過一些編輯修正。

正當核四的爭議越演越烈,同時我們也不應忽略其他三座正在服役的核電廠,這些核電廠的管理,也同樣須經過仔細地審核,特別是我們要以2011年的福島核污水外洩的例子作為借鏡,因為這樣的結果可能部分導因於多年的腐敗管理與疏忽。

我在2010年6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第一次揭露了萬里核二廠的管理問題,美國的一家潛水公司聲稱核電廠的員工根本就是把抑壓池(suppression pool)當作垃圾池。

位於美國南達科他州的Midco深海潛水公司(Midco Diving and Marine Services),其總裁羅伯特‧葛林斯潘(Robert Greenspan)向我說明,當核電廠發生緊急事件時,也就是當反應爐心的產出大於移出量時,抑壓池就會擔起關鍵的冷卻角色,但核二廠的抑壓池卻積滿淤泥與其他雜亂且具放射性的異物,例如電纜捲軸、氧氣瓶以及面罩,根據相關的防範異物入侵規定,任何進入抑壓池的異物都必須移除,因為這些異物可能干擾池中的水流甚至導致堵塞。

受閩台貿易有限公司委託,Midco分別於2008年為一號反應爐、2009年為二號反應爐進行潛水維修工程。然而當潛水員在處理一號反應爐的抑壓池時,發現有太多的異物,以至於在契約訂定的十天內根本無法將異物完全清除,後續的契約糾紛也使得Midco無法繼續完成清理作業。

在日本核災事件後,我再次連絡葛林斯潘詢問後續的消息,將發現的結果整理,並於2011年4月5日發表了一篇文章,可惜當時未受到中文媒體的注意,因此,大部分的台灣民眾仍不知道這篇報導中揭露的許多重要資訊。

葛林斯潘提供了許多當時狀況的細節,很多他能透露的就足以讓人頭皮發麻。

「當我們在清理抑壓池時,有人竟然還在往池裡倒垃圾,我們打算先清除這個區塊,然後再去處理那邊,之後發現那邊有更多的垃圾。」葛林斯潘說。「他們也把抑壓池當吐痰池,或把口中嚼完的檳榔渣往裡吐。」

在Midco之前有另一家美國潛水公司,康乃狄克州的水底工程公司(Underwater Construction Corp, UCC),在2007年5月,二號反應爐進行第18次換料大修的期間,也執行了同樣的清理工程。我在2010年以及2011年嘗試聯絡UCC,都未收到任何回應,但我手中拿到了一份這家公司當年清理維修的總結報告。

報告中顯示,在2007年的清理維護工程之前,二號反應爐泡在水中的通洩環溝(vent annulus,位於鋼製反應爐或主要控制結構,和外圍水泥建築之間)從未做過任何清理或檢驗的工作。但二號反應爐在1983年3月15日便已開始運作。在2007年的清理與檢驗過程,通洩環溝及吸水孔濾網(suction strainers)中所有的異物都已清除完畢。

從池中清出的異物大多是細小的泥沙,並混著大量從系統管線脫落的腐鏽物以及鍛接的熔渣,同時也發現一些纖維材料。報告指出,大多的異物分布於深度150毫米至450毫米間,最後從通洩環溝清出的異物量共有50袋,每袋約9公斤,大部分的異物為膠布、電線、鍛條、鍛接熔渣和塑膠緊縮帶,一盒裝著工具的工具箱、一塊光柵板、一些鷹架管和鷹架板。

清理工作結束後,反應爐抑壓室內側的輻射吸收劑量在測試後有明顯下降。從清潔前每小時10毫西弗(millisievert, mSv)到超過80毫西弗(相當於人們進行800次肺部X光檢查的總輻射劑量),下降至每小時0.15毫西弗到2毫西弗。這些數據明顯指出被清除的異物含有高放射性。

雖然大部份的異物都已清除,但14到19號的控制板(總共34個)卻未清理。原因是這些控制板的輻射量過高,高達每小時 50毫西弗,甚至超過80毫西弗。

一位台電核能發電處的王重章先生也證實,UCC當初之所以無法完成清理工作,就是因為在那些區域的通洩環溝輻射量過高。

報告中也指出,許多區域的通洩環溝層與牆面因為輻射量過高,因此只能進行部分的除鏽清理工作。

葛林斯潘看過UCC的清理維護工作後表示,台電根本無法完成清理工作,結果很讓人失望。

他說:「這些池子從未真正清理乾淨,裡面有很多(不應存在)的泥沙、(不應如此高的)高輻射量以及大量(不應存在)的廢棄物。」

「但我可以理解為何UCC無法完成他們的工作,都是因為輻射量太高了。從事放射性工作的人員,包括潛水員,每年只被允許接觸一定的輻射量,一但這些人員到達了他們的限制,就表示不能繼續在核電廠工作了。」

「所以我不怪這些UCC的潛水員,因為核二廠實在太髒,他們不得不決定結束清理工作,否則之後就無法接別的工作。他們不希望因為台電自己無法做好清理維護工程而之後無法繼續工作,因為他們都還有家要養。」

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些放射性垃圾的總量為何如此高?

葛林斯潘說:「之所以會清出數百磅的廢物和無數的沉積濾材,而且這些東西都有極高的放射性,就是因為台電不願照著規定走。」

「多數的核電廠就像是外科中心一樣,非常整齊、乾淨且規範嚴明,台電的核電廠比較像是一間破舊自動機械零件工廠的後院,如果核二廠發生了與福島核災相同的危機,我相信事情一定發生得更快,後果一定更慘。」

台灣的前兩座核電廠用的是沸水式反應爐(boiling water reactor, BWR),跟福島核一廠使用的反應爐一樣,屏東核三廠則採用較為穩定安全的壓水式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 PWR)。

一號及二號核電廠所用的圍阻體設計,各是馬克一型與馬克三型,福島核電廠的六個反應爐中有五個就是使用馬克一型。

當我問及在UCC及Midco之後,尚未完成的清理工作,是否有接續處理完成,王重章表示抑壓池已由一家名為福爾摩沙的台灣公司接手。

他也在3月30日說到(編按:應為2011年),核二廠一號、二號反應爐的通洩環溝與抑壓池已清理完畢,並無淤泥殘留。

核一廠也在1999年及2000年聘雇美國S.G. Pinney公司,請潛水員各別清理了一號及二號反應爐的抑壓池。核一廠的一號反應爐於1978年12月6日就已啟用,二號反應爐則是在隔年7月16日啟用。2005年時,台電將一號爐與二號爐的抑壓池水全數排出,並完成了所有清理維護工程,王重章也附帶說明池內的結構仍然保持得相當好。在2011年底,2012年初時,台電又再次做了相同的清理維護工程。

但他表示,工作人員不斷出入進行維護工作的同時,也繼續會有泥沙進入抑壓池,後續他也補充,對於核二廠往後幾年的規劃,將會是調整成定期施行清理工程,這也是UCC以及葛林斯潘的完整報告中所提供的建議之一。

專家表示,清理工程應該要每一至兩年進行一次。

王重章說,在2011年年中,他們會採用一套水底清潔的遙控裝置,來保持通洩環溝與抑壓池的乾淨,而至於清理的間隔年數,最終則要視情況而定。

Photo Credit:Ellery CC BY SA 3.0 via 維基百科

Photo Credit:Ellery CC BY SA 3.0 via 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