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關心台灣的澳洲人:為什麼蔡英文的勝選會讓我聯想到2007年的陸克文?

一位關心台灣的澳洲人:為什麼蔡英文的勝選會讓我聯想到2007年的陸克文?
圖片來源:「點亮台灣」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蔡英文的獲勝演講說可以看出,她也知道台灣人對她的高度期望,只是就澳洲的例子看來,如果蔡英文做不到,很有可能國民黨又會重新執政。

文:姜茉安(Marie-alice Mclean-dreyfus)
校編:Oddis Tsai

1月16號台灣出現第一位女總統蔡英文,她的勝利寫下了台灣歷史紀錄。蔡英文的勝利並非偶然,選前她已清楚解釋未來當選後的未來政策,說服大多數的台灣人她能夠帶領台灣走出困境。在總統選舉,蔡英文得票率佔56.1%(朱立倫31%),她帶領的民進黨在立法員選舉也贏得68議席,成為立法院的多數黨。

顯然,台灣人相信(或是至少希望)她能夠好好治理台灣,而蔡英文也在她的獲勝演說表示「我一定說到做到」,但是要當一個說到做到的總統並不容易。在這篇文章,我想提出一些建議供未來的執政黨參考,尤其是未來需要避免的陷阱。

身為一個澳洲人,看到蔡英文的勝利就不由得想到2007年澳洲工黨總理的勝利。2007年工黨領袖陸克文(Kevin Rudd-那位會說中文的總理)上台,他是當時工黨11年以來第一位總理。自由黨領袖霍華德(John Howard)從1996年治理到2007年,他當年的失敗經驗十分慘痛:自由黨的得票率只有47.3%,在野黨工黨則是52.7%,而霍華德甚至在自己的選區都沒選上(編按:澳洲屬於內閣制,也就是說霍華德連國會都進不了)。

2007年11月24號的選舉也寫下澳洲歷史紀錄。工黨政權贏了每一州,並入主澳洲聯邦政府。具有政治實力、民意基礎的工黨確實是實至名歸,澳洲人當時對這個壓倒性勝利也毫無懷疑。

但是誰又想得到,在短短三年內,工黨的人氣直線下墜,2010年選舉時他們的選票率只剩下43.38%,陸克文工黨黨魁的位置也被吉拉德(Julia Gillard)取代。

為甚麼2007年這麼受歡迎的工黨撐不過三年呢?

陸克文贏得2007年選舉最大的原因,在於選民對自由黨和霍華德感到厭倦。霍華德1996年開始當總理,他所屬的自由黨爾後執政了11年。在霍華德領導下,澳洲的經濟一直增長,而澳洲人均購買力也增加許多。不過,雖然澳洲人的福利、生活水準進步了,但是澳洲人還是寧願投給工黨,主要原因就是澳洲人認為霍華德在那個位置坐太久了。

跟陸克文比起來,他年紀就是比較老,同時他也不願意讓位給讓黨內新人領導。相較之下陸克文年輕、支持者也是年輕人,競選時也選擇社交媒體做為溝通平台。的確,陸克文跟他的支持者給澳洲人帶來了希望,讓我們覺得處在陸克文的領導下我們的生活會更好。

陸克文很成功的另一件事就是打動了中間選民,澳洲人稱做「swing voters」,指那些每次選舉都會投票給不同政黨的人。現在很多澳洲選民並不會老是支持同一個政黨,人們會看哪一黨的政策比較合他們自己的口味。2007年工黨成功說動了以前投自由黨的中間選民,結果陸克文當然贏了。

陸克文之所以勝出,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對環境抱持較積極的態度。他承諾澳洲要批准京都協定書,也保證澳洲會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他的目標是2060年減少排放60%。其他重要選舉的議題也有影響,如工黨承諾他們會保護一般民眾權益,尤其是勞工階層。很多人對自由黨的直覺是他們不能保護一般勞動階層,而陸克文保證在他的領導下澳洲工作環境會更平等、更公平。

那,三年後,為何澳洲人不再投票給工黨了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首先,最嚴重的錯誤是他放棄了對環境的承諾。他選前說他將建立一個碳排放交易體系來減少澳洲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但事後遭受反對黨反對之後就放棄了。當他的支持率開始降低時,陸克文又無法做出果斷決定,一直拖延。一個領導人最重要的責任當然就是「領導」,但陸克文並沒有展現出澳洲人期盼的領導力。

二來,是陸克文的個性使然。他跟澳洲民眾之間很受歡迎,但他的同黨同志反而都覺得不容易與其合作。他的支持率從選舉時就很高,而後來他對澳洲原住民道歉、批准京都議定書以及2007年金融危機來時保護了澳洲的經濟-這些行動都受到澳洲人歡迎,但是在黨內他卻被批評事事都要插手、不聽同志的意見以及常常發脾氣。因此,工黨最終決定以吉拉德換掉陸克文。

2010年,澳洲人普遍對工黨感到十分失望。他們無法說到做到就算了,更嚴重的是他們並沒有問澳洲人的看法就直接換掉總理。從此以後,澳洲人就不願意投再給工黨,一直到現在為止工黨的支持度一直很低,仍然無法告訴澳洲民眾為什麼要再把票投給他們。

為什麼蔡英文的勝選會讓我聯想到2007年的陸克文?

一來是因為台灣選民也對國民黨膩了。馬英九在位8年對很多人來說太久,就像霍華德一樣。台灣人也準備好換黨試試看。蔡英文的支持率也很高,只是陸克文的例子告訴我們,政治人物不能認為高的支持率是理所當然的,必須要持續努力才行。

二來台灣人對蔡英文的期望也很高。當時澳洲人對陸克文的期望很高,以為他能解決澳洲環境的問題,讓澳洲進入真正的21世紀(在霍華德領導時期,很多人感覺澳洲還停留在90年代)。結果陸克文沒辦法完成這些期待。

面對澳洲轉型的關鍵時刻,陸克文猶豫不決,結果黨的決定居然是直接把他換掉。雖然很難想像蔡英文被民進黨內其他人取代的狀況(就要看洪秀柱的例子覺得台灣人應該無法接受)但是台灣人對蔡英文的期望也很高,不曉得會不會過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