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真「番茄文」

一篇真「番茄文」
photo credit: 山地媽

中大中文系榮休教授黃耀堃早前指出「番茄」比「西紅柿」準確,理由是根據權威的《現代漢語辭典》,「番茄」是標準漢語、是正名,而「西紅柿」不過是別稱,並狠批香港普教中學校連字詞正確與否都分不清楚。幸好有學者出來撥亂反正,否則如此下去,學校教「柿汁」、「柿紅素」也說不定。

說到番茄,近幾年山地媽都在露台種了番茄,過往不是死掉就是被鳥偷吃,到今年才有像樣的收成。今年種的品種叫Chadwick cherry,皮較厚,但茄味十足。吃三文治、煎蛋,用上三幾粒伴碟,賣相味道都一流。

幼時吃豉油西餐大,餐湯和意粉汁都是非紅即白。紅湯、紅汁都用番茄煮成,焗飯、沙律和三文治都用上番茄。忽發其想:如果沒有番茄,西餐咪玩完?

原來歐洲「自古以來」都沒有番茄這回事!參考維基百科,番茄源自中、南美洲,直到16世紀才東傳到西班牙和意大利,英國人更要到了18世紀才種番茄來吃。即是說要用到番茄的意大利菜如薄餅和拿玻里意粉都是此後才有。

令人想起都流口水的地中海菜,不少都用上番茄:芝士焗番茄、釀番茄、番茄湯、番茄燉肉……番茄美味全因穀氨酸鹽含量高,令它umami味較濃(原來除了甜酸苦鹹四味,還有被稱為第五味的umami)。其他含穀氨酸鹽高的蔬菜有粟米、蘑菇和西蘭花,而母乳也有豐富的umami味。

就算不用番茄入饌,吃薯條等煎炸食物都會用上茄汁。東方有豉油調味 (豉油也有濃濃的umami味),西方有ketchup,據說英文ketchup就是來自粵語茄汁一詞。除了茄汁,茄膏和茄醬都很百搭,無論煮肉類還是蔬菜都能用到。希臘朋友在家中花園種番茄,當地好山好水好陽光,番茄大豐收,有過百公斤,來不及吃完,便煮成番茄醬塞滿冰格,或曬成番茄乾,或醃成大瓶小瓶的醃番茄,到了冬天慢慢享用。

番茄初傳入英國時,英國人以為番茄有毒而不敢吃,只當作觀賞植物。這也難怪,因為番茄葉和未成熟的番茄都有毒。其實成熟的番茄果實含豐富茄紅素和維他命A,對身體有益。

蔬菜也好,水果也好,一般都是熟透才摘最好吃,尤其是番茄。可是為方便運輸和減少熟到爛引致的損失,農場都提早收割,產地越遠越是如此。市面上多汁鮮味的番茄不易找,價錢也貴,自己種的番茄等到鮮紅熟透才吃,味道確有不同。摘好一袋車厘茄給仔女同學試吃,有個小女孩津津有味地吃完一粒又一粒,她媽媽詫異道:「我這個女兒在家裡從來不會吃生番茄!」

網路上瘋傳的催淚文章叫「洋蔥文」,令人看完會擲番茄、擲雞蛋的爛文章,是不是應該叫「番茄文」、「雞蛋文」?網上寫blog不能討好全世界,有人送讚,自然也有人擲番茄。幸得各位讀者一路錫住,送讚多,番茄少。今天送上一篇真‧番茄文,番茄別亂擲,多吃好補身。

順便打個岔,說到番茄,就想起一個真假難辨的薯仔傳說。腓特烈大帝將馬鈴薯從南美引入18世紀的普魯士,當時人民對這種新農作物存有戒心,國王為了鼓勵人們吃易種、飽肚又有營養的薯仔,做了一場大龍鳳。他把薯仔當成寶似的,廣派士兵看守薯仔田和薯仔倉,但同時私下叫士兵不用看守得太嚴格。結果當然是有好奇的人把薯仔偷去煮食,薯仔就漸漸成為普魯士以至今日德國、波蘭等國的主要糧食。今時今日,西方人尊稱腓特烈大帝「薯仔皇帝」,並會帶薯仔前往他的墓園拜祭。 (可參閱這個在紐約時報的有趣漫畫

本文獲授權轉載,山地媽facebook博客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