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已離開這個世界了嗎: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與時報出版系列計畫

小說已離開這個世界了嗎:村上春樹《身為職業小說家》與時報出版系列計畫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中國和其他國家,許多業餘的翻譯者,嘗試將許多經典作品放在供人下載網路平台,甚至是掃描、騰打將經典書籍透過網路線對全球分享。

由時報出版,村上春樹最新作品《身為職業小說家》的新書發表記者會上,出版社的董事長宣告,將與全台12家獨立書店以及創作者一同推動「這個世界無論如何需要小說」一系列講座、宣傳活動。

在這系列活動中,他們採訪了幾位台灣年輕的小說家,並拍攝訪問短片,以一種作者/讀者的心情,向更廣大的讀者陳述小說的魅力,以及揭露作為小說創作者的心路歷程。

《身為職業小說家》一書,是村上春樹自傳式的描述自己35年來的創作經歷,以及真實的剖析自己的創作者靈魂。這或許是他最為寫實、最為坦率的作品也不一定,書中以「小說家是寬容的人類嗎?」開頭,掏出作為文學創作者的人格分析、逐步向讀者陳述自己的創作歷程,如果面對自己、面對故事、面對獎項、面對爭議;乃至於怎麼寫、寫什麼、為誰寫,甚至故事怎麼發展,都做一次完整的分析。

村上春樹輕盈、彈性,並且多元的寫作觸角,深受台灣讀者喜愛,翻譯家賴明珠老師長年的譯介,對於村上春樹作品在台灣的廣泛熱潮有著深厚的重要性。這不僅影響了整整一世代的讀者、同時也是老牌出版社的一塊大招牌。

小說是文學領域內,一項重要並且奠定許多文家創作者名聲、實力的重要標的,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的好,實不需要冗述;他的散文、隨筆,甚至對爵士樂的熱愛,所撰寫的《爵士群像》也同樣受讀者推崇。

Photo Credit : 時報出版

Photo Credit : 時報出版

時報出版董事長趙政岷說道:「我們將村上春樹當作一項品牌經營。」可見這本新書以及長篇套書出版對時報出版的重要性。會中,引我興致的是他說道:「我們將要推出村上春樹新書的電子版,這項計畫在進行當中。」

這個宣告,意味著時報出版這樣一個老牌出版社,將要將觸角伸進新媒體閱讀的領域,這與前面所宣告的「這世界無論如何需要小說」的系列計畫,正建起我最大的疑問:「小說曾經離開過嗎。」我想從一個故事說起:

Photo Credit : 時報出版

Photo Credit : 時報出版

2015年夏日,對一個騎車上班的上班族來說,台北市漫長的紅綠燈大概是最煩人的,動則超過1分鐘的等待時間,讓人份外不耐。過去的住處到公司,沿著忠孝東路往西騎,要在基隆路上左轉,要是不幸卡在基隆路前的紅綠燈下,那麼光是這個路口就要耗去3分鐘以上的時間。

那天很順利地,在基隆路的待轉格內停下,身邊倏地積滿眾多機車,小小的停車格容納不下這麼多車輛,早早便溢出格外。我身旁的車子是輛老舊、車身滿是油漆痕的老125,車子的主人是個工人,機車前後掛載著梯子和必備的工具。

見他停妥後,他從衣服的內裡掏出一本小說,就在豔陽底下、紅綠燈前,趁著這1分半的時間讀起小說來,我用於光稍稍掃過他手上的書,看封面是本羅曼史小說,或許是「總裁系列」也不一定,心裡想的是:「真是個了不起的人,趁著紅綠燈讀小說,這我倒是沒想過。」

這個故事要說的不是上班族、工人怎麼利用時間讀書,也無意比較大眾文學或是純文學叔優叔劣,而是趙董事長言外之意:「小說逐漸離開我們的世界了」,這是真是假?

以手機、平板、電腦、電子閱讀器等閱讀書籍,早不是新鮮事,我就以手機複習過《安娜•卡列妮娜》或是托爾金的大部頭小說等等,姑且不論線上閱讀是否傷身傷眼,紙本媒介逐漸不符讀者閱讀習慣是不爭的事實。在中國和其他國家,許多業餘的翻譯者,嘗試將許多經典作品放在供人下載網路平台,甚至是掃描、騰打將經典書籍透過網路線對全球分享。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在台灣也大大地流行閱讀線上的連載小說,舉凡來自中國的武俠、修仙、穿越都曾在年輕讀者的手機上、電腦螢幕上頻繁出現。小說讀者真的「大量地」減少了嗎?將時間往前推一點,台灣近年來租書店大量減少,過去租書店裡一排又一排的廉價小說、言情小說,常讓大眾讀者在租書店裡一待就消磨半天,大眾小說一直都是重要的生活娛樂。

在房價高漲、閱讀習慣改變之下,租書店逐漸消失在街頭巷尾;另一方面,媒介革命帶給出版業界巨大的震盪,但「小說是否離開我們」這點我仍存疑。應該說的是,讀小說的人還在、但買小說的人少了。

書本的盜版是項困難的問題,過去書籍的分享受到空間的限制,一本小說再怎麼流動,頂多就是經過幾個人的掌心;網路時代重新定義了分享的可能性,文字如今如此快速、大量地流動,這種情況同樣發生在音樂、影視的領域。《身為職業小說家》的電子化,是時報出版社一項重要的計畫,同時台灣也是華語地區首個得到授權的國家,這對一個老牌出版社來說是重要的突破。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新世紀以來,音樂產業、影視產業逐漸找到一個解決盜版鴻溝的方案,各種串流平台的出現,讓發行公司漸漸找到一個無須再懼怕盜版分食大餅的問題(當然也創造了新的問題)。

若時報出版董事長所說:「每年60%以上的出版都賣不過2000本」是出版業普遍的情況,那麼我們正面對文字產業的難處,肆意流動免費書籍有其弱點,不管是翻譯品質、閱讀品質或者是缺乏「紮實」的閱讀感,書籍不如藝術品有其「靈光」,若音樂、影視能夠尋找到新的道路,那麼書本也不可謂不可。

熱愛手握書本的讀者仍在、喜愛紙張溫度的老派人士尚未離去,儘管「純文學」小說的讀者本屬小眾,但仍未消失。我們固然知道這世界終究需要小說(不管理由是啥),但「小說」從未離開,如何應對閱讀習慣的大幅改變,這不會是村上春樹需要煩惱的,倒會是出版社即刻面對的大問題。

如果不是他們誤解了讀者的需求,那麼就是他們雖慢但往新的方向去了。

延伸閱讀:
【小說家這份職業】劉梓潔:小說家其實就像運動員,做的是體力活
【小說家這份職業】董成瑜:小說讓我們看見人的光芒
【小說家這份職業】陳祺勳:所有小說都需要起飛的時刻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