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災經濟放緩難民潮極端氣候寨卡病毒 頂級完美風暴劇本已經寫成?

股災經濟放緩難民潮極端氣候寨卡病毒 頂級完美風暴劇本已經寫成?
Photo Credit: MODIS Rapid Response team, NASA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處金融危機的我們,難以判斷科技結合消費是不是墨雲的銀線,而無止境的量寬又是不是救命丹。不過,經歷過多次危機,各國政府如果還是只懂救金融,只懂行量寬,而不為貧苦大眾福利、就業市場迎來寒冬早謀對策,也實在悲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由2015橫跨到2016的股災、油市崩潰,還有中國經濟放緩,讓世界銀行在年初發出2016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的報告。讓我們再宏觀一點來看,負面因素還多著:全球暖化帶來極端氣候、各地的難民潮引發社會不安,還要迎來寨卡病毒(茲卡,Zika)可能大規模爆發,不禁要問,是不是引爆全球大衰退的最後一根稻草?漫天墨雲,「銀邊」(silver lining)在那?

只欠東風的「完美風暴」?

粗略盤點一下金融形勢:

  • 上證指數今年以來跌24%,過去3個月跌20%。
  • 港股今年以來約跌12%,過去3個月跌近16%。
  • 標普500指數跌8%,過去3個月跌9%
  • 商品價格大瀉,過去一年油價跌7成,這幾天終於收復一點失地,今年以來大約跌近9%。
  • 新興市場貨幣去年跌14%,是18年來最差,誰知低處未算低,今年開局繼續瀉,金融大鱷如索羅斯講明要繼續沽空。
  • 寨卡病毒殺到,將打擊旅遊業。航空業旅遊業嚴陣以待,本已陷入經濟危機的多個美洲國家雪上加霜。問題在於其影響有多深遠,疫情會否失控以至影響全球。

還未夠驚嚇?由金融市場傳導至民生需要點時間,貿易、投資已首當其衝,零售銷售、樓價也在下跌,當失業率明顯回升,衰退併圖就大致完成。

比08金融海嘯更惡劣?

中國去年GDP是6.9%,25年來最慢,預期今年更差。俄羅斯和巴西都水深火熱,2001年由時任高盛首席經濟師奧尼爾創出的「金磚」一詞(BRICs,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後來加上南非,成金磚五國BRICS),帶領環球投資熱潮達十年,來到近年,投資者早已用腳來投票了。今日,高盛正式為金磚敲響喪鐘,關閉旗下金磚四國基金,已加入英國政府當官的奧尼爾,或許有點傷感,但向有末日大師之稱的法國興業銀行策略師愛德華茲Albert Edwards卻可能沾沾自喜。

愛德華茲大概是倫敦「最熊」分析員之一,他在稍早前預言,全球正迎來一場比2008/09金融風暴更糟的危機,可能導致歐洲崩潰。新興市場危機會引發通縮,已發展經濟體必然受牽連,而各大中央銀行卻束手無策,根本沒有從金融海嘯汲取教訓。美元升值的勢頭是1990年代日圓狂飆的翻版,之後日本經濟就陷入長期迷失,美國聯儲局卻仍然如在夢中。他估計,當中國也出現信貸危機,就是全球一起掉入衰退的最後訊號。愛德華茲當然不是唯一唱淡的分析員,同期還有蘇格蘭皇家銀行發報告著客戶盡沽手上持貨。

以上種種,算不算是最完美風暴的條件?由集齊條件,到災難上演,一切都可以預視,世事真能如此「完美」?

政府的板斧與金融業的變陣

各國政府不是今天才知道這些因素,大鱷都來叫陣了,難道臨時臨急才佈防。歐洲早已表明可能再來量化寬鬆,日本剛剛宣布採取負利率政策,日央行表明「如有必要,將進一步調降利率」,這一奮力抵抗經濟不景,震撼市場。新一輪量寬競賽已經展開,也不用估下個是誰,反正大家都會參與。

至於另一邊廂,機靈的金融業也早已變陣;金磚既是明日黃花,就趕快編織另一個故事,例如是TICK。這個TICK確是不好翻譯,它代表台灣(Taiwan)、印度(India)、中國(China)、韓國(Korea)。這4個市場都積極投入科技業,是新興市場一片哀歌中的希望。有基金業分析師指出,雖然新興市場普遍不被看好,但當中新秩序已經悄悄形成,科技這一塊的冒起,取代了巴西俄羅斯的資源商品舊故事。

說到科技,難免想起15-20年前的科網泡沫爆破,時過境遷,今天的科技業是蓬勃的,不論高端或大眾層面,雖然間中受經濟不景氣影響,但全民對科技的依賴持續,「今天投資科技業,是基於背後龐大的消費群支持,這就是新興市場的新故事。」基金研究公司Copley Fund Research創辦人Steven Holden說。

同樣看好的還有基金公司Baillie Gifford的新興市場主管Richard Sneller,「新興市場的年輕消費者,追趕科技潮流的熱情比美國強多了。15、20年前大家對投資科網的盼望,在今日終於看到強勁現金流。」

根據Copley的統計(涵蓋120個新興市場基金,總資產2300億美元),一般新興市場基金放在TICK的資產比重,由2013年4月的大約40%,升至目前的接近54%。以去年12月為例,至少有5成資產配置於TICK的基金達63%,但配置於金磚的只有10%。

身處金融危機的我們,難以判斷這次科技結合消費是不是墨雲的銀線,而無止境的量寬又是不是經濟危機的唯一救命丹。不過,話說回來,經歷過多次危機,各國政府如果還是只懂救金融,只懂行量寬,而不為貧苦大眾福利、就業市場迎來寒冬早謀對策,也實在悲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