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帝夫賈伯斯》:容許帝國也有死角,容許完美可以有破綻

《史帝夫賈伯斯》:容許帝國也有死角,容許完美可以有破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賈伯斯或數位時代不必有關,《史帝夫賈伯斯》優越地寫出人的某種樣態:我們創造幻象,住在裡面。

「坦白說,我認為早在他進入之前,他的世界就已經消逝了;但我會說,他以迷人的優雅完全地維持了那個幻象。」-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這部《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編劇艾倫索金(Aaron Sorkin)一貫深邃又通透的世故,搭配導演丹尼鮑伊(Danny Boyle)精準的節奏感(且彌補了鮑伊作品總少了那麼一點靈魂的問題),這個組合呈現的兩種調性之既分歧又互補,讓本片幾乎勝過索金和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合作的《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

《史帝夫賈伯斯》以三個段落組成,是賈伯斯三個指標性產品(1984年麥金塔電腦、1988年NeXT電腦、1998年iMac電腦)發表會即將開始的一小段時間。電影以接近一鏡到底的方式,藉這段時間裡賈伯斯與工作伙伴、家人的互動,低限且嚴格地追迫、辯證出某個真相。

不是關於那些日子裡究竟發生了什麼的真相,而是關於一些湊不起道理的話語與行為、一個太曲折以致於被放棄理解的人,電影揭啟了那個更下面的脈絡,一個如果不是這樣辯證釐清就難以浮現的,關於人某種複雜度的真相。

和賈伯斯或數位時代不必有關,《史帝夫賈伯斯》優越地寫出人的某種樣態:我們創造幻象,住在裡面。有些人切割於與他人共享的世界,獨自活著,另一些人霸道地硬牽扯所有人,讓每個人得活在他獨力的部署。在後者,事情不再有對錯的分別,人們只是被催眠地沈入裡頭,或免疫於該份幻象。

《史帝夫賈伯斯》給出巨大篇幅讓主人翁全面覆蓋地述說,他有個念頭的起點、有非如此不可的終點,這兩端拉起了窄仄的確然軌道。事情只能是這樣、就該這麼做、我要這時、這裡、是這個模樣。任何一件事,他這樣說。

主人翁布置起的是個無灰階與反邊的封閉世界,這種情況下,對話機制不再成立,任何選項非關更好與否的差別。當面前是從某個人的內在,直接長出來的東西,就只能加入或退出。

可即使是最強大的人,他依然有著孔隙,在此與彼刻,閃過某個未明卻溫暖的畫面、為某種他無法穿透亦不願承認的溫柔所擄獲。而與其說這讓他遲疑、讓他軟弱,不如說,它們揭發地說,他心目中的幻象不是唯一的世界,他仍可以感覺那裡、連上那裡。

《史帝夫賈伯斯》中除了穿插有賈伯斯與交手人們的記憶,更還有一些比平常我們在電影中看到的更為促的閃回(flashback),又短又快,來不及形成明確的感受與情節,那就只是一些什麼,它們曾霎地揪住心、將人煞住、突然覺得一切偉大堅持原來並不那麼重要……。

那是他女兒仰頭期待的表情、他和約翰史考利(John Sculley)即將合作時對上彼此眼睛的惺惺相惜、和史蒂芬沃茲尼克(Stephen Wozniak)好久好久以前他們一同在車庫以為發現了什麼相信世界將會改變的最孤獨卻最深奧的陪伴⋯⋯。

但事情終究沒能那樣繼續下去,每個人有自己的呼吸與夢境,當兩個以上的世界拉不起承認彼此的默契,人與人,就只能分離。

當一個人矢志要創造絕對性的世界,這些或完整或殘缺的早年記憶、印象,是最致命的。在那時,我們還來不及確立起一切規則與邊界,還不設防地讓人進入自己的心。

然後,日子過去,我們看到這位主人翁越來越完整,後來才出現的人,於他,不再引致幽微的觸動,他們只能是服務給美好機器的有效零件,是單向度的、功能性的,而主人翁且因為準確使用這所有部件,讓他一手打造的幻象愈加巨型、緊實、適合居住。

看著《史帝夫賈伯斯》,我感到一份艱難而痛苦的屏息,感覺著那些必須流失、卻無法流失的人性。那些小小卻堅硬的直覺、對什麼的愛、對特定美麗的臣服,讓我們再也無法忍受原本鬆散、流動不定的生命局面,然後我們斷然踏上沒有回頭路的旅程,非得創造一個能包含所有、使永恆綻放的處在(being)。然而,催生此的東西,卻來自、仍然屬於起頭的天真歲月。為了最好地保護它們,我們先得割捨它們。

電影《史帝夫賈伯斯》對這個irony的困局,做了折衷的處理,賈伯斯將女兒或說對女兒的情感,納入他的幻象版圖,而其他人就只能是史前史的篇章。就作品來說,我以為這份折衷太溫情而可惜;但作為生命的隱喻,我想我們或能從電影窺見一些什麼——容許帝國也有死角,容許完美可以有破綻。

我也支持必須將生命活成一樁必須由親手錘鍊、不斷上綱的的獨一無二的幻象,因為那很美,因為那最值得;但我還想將那些沈重的、會下墜的、無法透露意義的什麼,包含進來。我要我的幻象更是真的一點。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黃以曦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