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中學生的政治入門課:2016大選過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給中學生的政治入門課:2016大選過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Photo Credit: 蔡英文 Tsai Ing-we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民主國家,定期的選舉主要目的可能並不是要選出一位「最英明」的領導人,而是在告訴執政者:你做不好的話,就會被換掉。

文:陳方隅(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2016年1月16日,我們的總統和立委選舉順利落幕,由民進黨的蔡英文女士當選總統,並且取得立法院過半席次。這是台灣政治史上,自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1990年代民主化與立法院全面改選之後,國會第一次實現政黨輪替。本文將從三個面向來討論民進黨首次「完全執政」的選舉結果,在未來四年內所帶來的影響。

兩岸關係與認同政治

兩岸關係一直都是台灣政治當中最核心的議題。在這次的選戰過程中,蔡英文一再承諾將「維持現狀」、繼續經貿交流,並強調不會採取過去那樣與中國爭搶外交盟友的「攻擊性」對外政策。因此,我們的外交政策大方向應不會有太大的轉變。

過去,民進黨一向對於兩岸交流採取相對較謹慎的態度。其實,學術上的調查研究已告訴大家,台灣人都很贊成與中國交往,但同時也很擔心中國對我們的各種政經影響力,尤其是一直不放棄「統一」這樣的壓力。這次的選舉結果其實是告訴執政的國民黨:兩岸關係發展走得太快與太近了。民進黨並不反對兩岸交流,但是之後在交流的方式、速度,以及,在國內的各種法定程序、監督的機制,勢必都將有所調整。

過去八年當中,兩岸關係基本上是穩定發展。然而,在密切的交流下,使人們愈加認知到我們與中國在政經體制上的差異,反而使「台灣認同」(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比例不斷達到新高,在30歲以下年齡層甚至已達到超過七成。

在投票前夕的「周子瑜道歉事件」引發強烈迴響,因為人們對於「無法表達自己是台灣人,甚至連拿個國旗都不行」這件事情感到憂慮與生氣。現在,「拒絕被中共統一」及「維持民主體制」已成為台灣人的高度共識。以公民身份、民主價值為核心的認同,正在成形,有別於過去以省籍、族群、統獨、世代之類標籤的動員方式。台灣人已經開始擁抱「公民民族主義」,奠基在對台灣民主制度的自豪與認同,而非血統。

接下來在認同政治方面,要處理的主要議題,會轉向聚焦台灣的國家定位(處理「台灣」與「中華民國」之間的關係),以及我們應該怎麼面對中共在政治及經濟方面壓力的問題。

內政議題:崩世代

這次政黨輪替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馬英九政府無法解決這些年來日益嚴重的經濟發展「分配不均」問題,尤其是「崩世代」——財團化、貧窮化與少子女化的危機。從上屆選舉開始,「分配正義」漸漸取代「認同政治」,成為各黨主要的政見訴求之一。

現在最迫切的問題包括:高房價、過勞工作、停滯成長的薪資、長期照護體制、各種開發案和徵收案、食品安全、環境污染、教育制度的問題等等。民進黨在這屆不分區立委名單當中,排進了幾位來自具有良好聲望的民間團體代表人物,同時提出不少關於分配正義的政見,或許可以減緩一些近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的動能。

然而,也正是因為這些問題的迫切性存在,人們可能不會有太多的耐心去等待政府慢慢處理。至少,樂觀來看,現在人們已經發出明確的聲音和託付,期待政府回應這些嚴重的問題需求。

Photo Credit: 蔡英文

Photo Credit: 蔡英文

政黨政治

由於我們在政治上對於「身份認同」的爭議已漸漸達成共識,因此以其他社會議題為主要訴求的小黨們,所謂的「第三勢力」政黨,近來更是前仆後繼地投入政治,而這次選舉也有新成立的政黨時代力量進入國會。

選後的政治勢力發展有幾個焦點。首先,綠黨和社會民主黨聯盟在這次選舉中主打勞工議題和打擊貧富差距等「分配」議題,而這也是許多社會運動團體們長期以來的倡議。這些比較偏向「左派」的主張(也就是說,希望政府要介入影響財富的分配狀況,扮演更積極角色確保社會正義,不能放任「市場機制」決定一切事情),在「崩世代」日益嚴重的情形下,仍會是「新政治」的主要焦點之一。

在另一方面,以宗教團體以及傳統與保守意識型態為號召的政黨,例如民國黨和信心希望聯盟,在這次選舉當中也取得了不少的資源與選票支持,即使最後沒有獲得席次,但接下來也會繼續匯集政治參與的動能。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有許多原本國民黨的選票,流向親民黨和新黨這兩個小黨。其中有一個重要的趨勢是,在「統獨主張」光譜上面所謂「統派」的一方,長久以來秉持「反共」傳統的那些聲音,將會愈來愈微弱,而被主張「不反共」的勢力給取代。

國民黨接下來要處理黨內各種改革的聲音以及組織的再造,短期內恐怕沒有時間和能力提出一套更合理的論述,筆者預估,在「中華民國」的脈絡下,最「正統」的那種「反共、民主化中國」的目標和想法,將會從所謂「統派」的論述當中慢慢消失。

從選舉結果來看,即使出現不少小黨,他們卻很少能突破得票率門檻而進入立法院。這是因為我們的選舉制度非常偏向大黨,讓國會中無法納入足夠多元的民意。接下來,會有許多要求修憲的聲浪,而修憲的成功與否,也將決定我們國家的憲政體制是否能夠朝向更合理的設計。

小結

在民主國家,定期的選舉主要目的可能並不是要選出一位「最英明」的領導人,而是在告訴執政者:你做不好的話,就會被換掉。

要讓政治人物認真替人民服務,人們必須持續不斷地去監督他們,並且參與政治活動。最基本的,就是從關心公共事務開始做起!套一句鄭南榕的話作結:「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台灣是華語世界當中的唯一民主國家,值得所有公民一同為她付出努力,讓她變得更好。

※本文編修後的版本刊載於國語日報社《中學生報》第172期,2016年1月28日。題目為:〈2016大選分析—國會首度政黨輪替 政治新局挑戰多〉

本文經菜市場政治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