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感教育決定台灣的文化和市容,是會讓我們感到驕傲光榮,還是無地自容?

美感教育決定台灣的文化和市容,是會讓我們感到驕傲光榮,還是無地自容?
Photo Credit: 臺北燈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輕一代的國際觀和觀念也越來越開放,有更多的台灣學子出國學習不同的學術專業和觀點,我們還有有甚麼藉口可以解釋現在原地踏步的城市美學?

上一篇的文章刊出時,好巧不巧,正好碰到台北燈節葫蘆造型的主燈「福祿猴」的話題,雖然距離燈節還有幾個星期的時間,但民眾的反應大多以負評居多。即使被罵了翻天,但在這個時間點,台灣又再度吹起了反思美學與美感的風潮,也恰好可以讓台灣人更正視「美感」的問題。

整個民族普遍糟糕的美感教育,呈現出來的就是砍樹、燒房子,或是在古蹟畫卡通人物

福祿猴的設計美醜,我只能以自己的角度來判斷他的美醜,即使我也對釋出的影片感到失望,但畢竟我學習的是音樂和攝影,並不是設計師,所以對於福祿猴的美醜在尚未展出之前我不會下任何的定論。但從這些現象,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對文化上的美感和態度,從早期到現在依然在原地打轉,我們不斷的去模仿國外的藝術節、展覽等成功的經驗,有時又搞古今中外的創新跨界,常常學得四不像之外,同時又葬送了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像個科學怪人。

從四年下來的主燈設計、2011年的搖滾悲劇《夢想家》、各式各樣的假文創、展覽與音樂會,你會發現:樣式變了,花色變了,而且幾乎是每年都在變,但實質的內容卻還是一樣。

藝文活動之外,大家有目共睹的是城市的美學,鐵皮屋與塑膠棚散佈在陽明山或中央山脈上,各式各樣有著各種字體大小的招牌或選舉布條,像藤壺一樣的寄身在建築物的牆身,讓窗戶幾乎被覆蓋掉的房子顯得密不通風。顏色鮮艷又暴力的霓虹燈侵蝕著先人留下來的紅磚瓦老建築,電線宛如蚯蚓和蛇類四處的穿梭著,頂樓繡綠色的違建依然佈滿著台北的天際線。

Photo Credit: Martin

走在台北的街上,比如說補習街或電腦街,你強烈的感覺到每個店家都想要出頭天,就像晚上五六點被人潮擠爆的捷運站一樣,裡頭的每個人都是無名氏,但卻想都要凸顯自己的存在。各種布條寫滿學生錄取榜單來行銷自己的補習班,有的用艷麗的燈光來吸引顧客上門。台灣的城市,雖然擁有著熱鬧和極度的活力,但卻也是凌亂擁擠,雜亂無章的大雜燴。

並不是愛琴海上聖托里尼的藍白色房子,或是佛羅倫斯的橘紅屋瓦才是古蹟,即使是眷村或是前人因為之前不穩定的時代所留下來的暫時性建築,都算是一種文化的記憶。像是新北市有很多雖然破舊,但有歷史回憶的老巷子,這是台灣人歷史走過的痕跡,我們應該去保存。但如果整座城市甚至是主要的觀光路線都是這樣的景色,而把它硬解讀是另類的城市美學,那就或許太勉強了。

即使美感對不同人來說有不同的標準,但美感也可以是多元的,前提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的情況下規劃與設計的。比如說在台灣,我們家的公寓已有明文規定樓梯間不許放鞋櫃或個人物品,一來為了美觀,二來則是為了避免發生火災時逃難的的危險。但偏偏某一層樓,除了在政府派人來檢查時會把鞋子全收起來,平常就是把樓梯間當自己家的鞋櫃或展示窗一樣擺滿鞋子.只給人留一隻腳上樓的空隙,老人家若要走樓梯運動,每次都得扶著欄杆踩過他們家的鞋堆才能通過。

這樣,我們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另類美」,點綴公寓的樓梯間,但這種只求個人方便不管他人死活的態度,是台灣很普遍的現象。有時我們台灣人習慣自私,許多店家商家、住戶都只想到他們自己,自掃門前雪,只顧著自己的方便而忽略了整體的環境。

Photo Credit: Martin

許多歐洲國家或是日本有法律明文規定某些地區像是古城區的風格,無論建築屋頂門窗必須統一,若商家住戶不符合規定,唯一的下場就是拆。歐洲人也很遵守這些規定,比如說筆者住過的德國和瑞士,這已經不只是條文而是基本常識。但在台灣要求商家住戶做這些事情,違規了罰錢,有可能嗎?找媒體哭訴或肉身擋警察等案例層出不窮,不只是政府,某些台灣人普遍的自私自利,也是城市美感淪陷的元凶之一。

我們的長輩經歷過刻苦克難的年代,當時沒有多餘的心思來規劃城市的美感,但現在,生活比之前來的穩定,年輕一代的國際觀和觀念也越來越開放,有更多的台灣學子出國學習不同的學術專業和觀點,我們還有有甚麼藉口可以解釋現在原地踏步的城市美學?

當然,政府文化部門得付一定的責任,是誰讓這些所謂的「作品」,比如說燈會主燈,能一再地標案成功,並花大錢在重要的節慶與場合展出的?是誰讓《夢想家》之流的一些節目或演出獲選的?拿政府資助的大錢設計出的作品令人傻眼,內容灑狗血的提案,跨界四不像的亂搞,古蹟亂改建,買材料、樂器或設備亂報帳和私吞,買一百報一萬這種事件層出不窮。到底是誰,看了提案還有臉蓋章准許這些事情的發生?

燈燈燈燈~~~即將在2月20日至2月29日點亮的2016臺北燈節,今日(1/27)由鄧家基副市長及民政局藍世聰局長揭開最受矚目的主燈造型,史無前例推出不規則弧形光雕主燈「福祿猴」,是由國際知名多媒體藝術大師林書民先生操刀製作。同時更曝光結合…

臺北燈節貼上了 2016年1月27日

難道台灣的整體文化素養就是這麼差?許多有天賦的年輕團體、音樂家、藝術家或設計師,沒有一個能看能聽的嗎?

當然不是。相反的,即使台灣市場處於極度飽和的狀態,你會發現各界許多在國外學習或奮鬥的優秀人才,依然抱持著一絲希望回台灣,一方面求個暫時的溫飽,另一方面,迫切的想把他們在國外學習到的美感傳到台灣,只因為台灣是一個美感教育待開發的國家。多麼希望有一天,貨真價實的藝術工作者可以受到重視,和美學素養成為我們台灣人的一部分。

所以台灣最大的問題不是人才不夠,而是有一股無止盡的力量,擋在這些人面前,不玩他的遊戲,就別想進入聖殿。套一句朋友所說的:「台灣的標案很多都是外行領導內行,有時會碰到專業又用心的承辦人,他們是真專家,真心為了發揚藝術文化而努力,但是承辦人通常「上面」還有好多人,他們也挺無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