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觀後感︰談未來,卻提供不了寬闊的想像

《十年》觀後感︰談未來,卻提供不了寬闊的想像
《本地蛋》劇照,來自《十年》預告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無法自省與自我批判,不能通過思考與討論構築願景,只是一味叫着打倒共產黨的口號,那最終我們跟少年軍的分別在哪裡?

一直以烏龜速度生存的我,今天才終於抽空看了《十年》(在馬鞍山戲院,50蚊,晚間7:30場,接近滿座)。雖然電影上映了唔知幾耐,早已不是大家關心的話題了,我還是在坐車的空檔中寫下了以下少少感想。

《方言》

五齣短片之中,以《方言》問題最大、最淺薄。故事基本上只有設定,沒有開展。開宗明義談香港的語言問題,卻對此沒有思考,野心僅止於表現「地道香港人」(i.e. 只講廣東話的人)的困境,藉以表達對普通話一種情緒化的反感。主角說「以前就話唔識英文搵唔到食啫,而家唔識普通語幾乎冇得撈」(類似是這樣),但是要講英文才搵到食似乎大家都覺得不是什麼問題。

北望廣東省這些年的狀況,我們當然明白廣東話逐漸消亡並不是什麼天方夜譚,可是在香港的脈絡,廣東話從來都是一種處於狹縫中的語言,如果說將來不懂普通話則無法在港生存,那我們為此感到不安的同時,是不是也應該反問為什麼把普通話換成英文的話,一切顯得那麼理所當然?所以我們反感的只是中共和大陸的文化影響,而不是一切形式的殖民,追求的只是消除中共的影響,而不是重新思考香港可能的位置,進而建立香港的主體?

《本地蛋》

《本地蛋》是唯一有觸及鄉郊的作品——說起來,五齣短片的創作者想像未來的香港時幾乎完全看不到鄉郊,其實也有點令人意外。即使是《本地蛋》,也只是輕輕帶過本地食物生產被打壓的問題,最想處理的是教育層面的滲透,所以利用少年軍這個明顯指涉文革紅衛兵的設定來表現。

智叔(廖啟智)重複叮嚀那個肥仔小隊長和明仔,凡事要用個腦諗下,唔好人云亦云,到最後觀眾發現明仔果然做到不人云亦云,原因是他和舊書店老闆成為了朋友,會在地下書店閱讀禁書(《叮噹》),因此得以避過洗腦的影響,保持思想的獨立性。智叔當然是好看的,敘事也流暢,只是想法沒什麼新意,我也嫌少年軍向書店擲蛋的鏡頭太煽情。

《浮瓜》

《浮瓜》透過一件類似當年陳水扁呂秀蓮中槍案的偽暗殺事件寫政治世界的黑暗、中共操弄民意手段之卑劣,可是裡面最大的矛盾不在於政治立場而在於階級。在「共產黨-本地政黨-警察-黑社會」的共謀結構中,被犧牲的是那些活在社會底層、只求兩餐溫飽的人,這些人甚至沒有政治立場,一直為了生活掙扎,最終卻為了政治賠上性命。

故事很簡單但敘述得不錯,最有趣的是除了長毛和Peter仔無辜成為了犧牲品,那兩個政黨主席其實也只是被操控的棋子——雖然到最後二人都毫髮無損,但呢啲嘢講唔埋㗎嘛,射腿腳也有可能射穿大動脈啊。「粒子彈應該由邊個受」,對政界中人來說是民意與權力平衡的問題,對西環來說是戲劇效果的問題,但「瓊梓」和「金華」的生命安危卻由始至終不是一個值得被考慮的問題。

《自焚者》

其實偽紀錄片的形式本來不錯,容許創作者保持距離地審視人物們的想法和行動,片中大部份人物在偽紀錄片中說的內容和修辭都明顯很problematic,在那部份導演沒有簡單把「受訪者」二分為建制/非建制,撐港獨/反港獨之類,其實做得不錯。

可惜不屬於偽紀錄片的部份基本上很煽情,包括催淚彈一幕、close up歐陽被警察毒打、阿婆自焚,大學生吵架那裡很幼稚,那個五金舖老闆被軟禁家中半天完全不合理(明知他和自焚者無關都要三個特工類人士花半天軟禁他?全香港只有他在賣火水嗎?特工得閒得滯?),好多餘。最後還有,看了周冠威的訪問,感覺他頗為proud of「自焚者是誰」這個懸念的營造,但是其實最終整個阿婆出來都幾為扭橋而扭橋,也是多餘。

《冬蟬》

至於《冬蟬》,其實都幾無辜。大家入場看《十年》,期望看到的是某一類作品,而確實其餘四齣都符合到大眾期望,唯獨是《冬蟬》,跟大家想像有很大落差。可是五部作品之中,唯有《冬蟬》顯示出清晰的自省意識:推土機的暴力催生了保存的欲望,但保育會否只是一種無益的感傷、懷舊,一個空洞的姿態?

男主角說︰「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其實很殘忍」,我的解讀是,把人們失去了且無法追回的東西製成標本,也就是堅持提醒人們一直以來失去了什麼,但如此一來隨着標本盒增加的,除了無力感與絕望感還有什麼?《冬蟬》的問題是,故事需要更長的篇幅鋪展,男主角是怎樣去到一個覺得必須把自己製成標本的位呢?對我來說這個關鍵的轉折欠缺支撐,因此顯得突兀。但無可否認《冬蟬》的影像是五齣裡最出色的,帶出的問題也最有趣。

意識型態單一

五部短片是獨立的作品,單獨看雖有高低但基本上都算不錯(《方言》除外),可是綑綁成《十年》上映,最大的問題是呈現的意識型態太單一。特別是後三齣(方言、自焚者、本地蛋),都表現為恐共與反共,大部份創作者想要的香港,似乎就只是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的香港。可是唔想咁樣,可以點樣?沒有了共產黨之後,我們想要一個怎樣的香港?

《十年》談未來,卻提供不了寬闊的想像;可是衰啲講句,如果我們無法自省與自我批判,不能通過思考與討論構築願景,只是一味叫着打倒共產黨的口號,那最終我們跟少年軍的分別在哪裡?那樣的我們,在共產黨倒了以後,真的有能力建立一個我們樂見的社會嗎?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博客崩壞之年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