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利浦的世紀(五):看看荷蘭,想想台灣

飛利浦的世紀(五):看看荷蘭,想想台灣
Photo Credit: Chuwa (Francis)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百廿四歲的飛利浦,歷經過兩次大戰、大蕭條、金融危機,百年中不斷蛻變,如今以一種嶄新的姿態成為荷蘭的國寶品牌。

文:張焜傑(荷蘭TIAS Business School財務碩士。Rong Seng Labs共同創辦人,開發新的光電材料還有照明應用。)

相關閱讀:

隨著無線電廣播成為了一門新興事業,飛利浦公司也掌握了這個先機,在大量專利的支持,以及競爭廠商的讓步授權下,晉身為世界級廠商,並且擁有自己的品牌。接著,經濟大蕭條席捲全球,二戰開啟,飛利浦面臨另一次危機。

第二次世界大戰:潮落潮起

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入侵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早在二戰開打前,希特勒就對周遭國家展開一系列的小規模挑釁,這讓總裁安東和財務長法蘭斯感到不安,他們似乎聞到另一次大規模戰爭的味道。

於是,在法蘭斯的規劃下,飛利浦總公司從發源地安荷芬轉移到加勒比海上、荷蘭王國的殖民地庫拉索(Curacao),維持公司的荷蘭籍;公司的重要資產,也相繼轉移到倫敦與紐約,成立信託進行管理。

大戰爆發,安東知道需要年輕的領導者來帶領公司度過又一次的戰禍,他必須退休了。原本屬意的接班人弗里茨,時年31歲,依然太過年輕。儘管遺憾,安東還是認為弗里茨無法在這個時代裡面扛下重任;他選擇了女婿法蘭斯成為繼任者、飛利浦公司第三任總裁。第一代的「老男孩們」正式退出了飛利浦。

1940年,法蘭斯認為德國很快就會侵略荷蘭,因此他早已將大部份的生產設備運送到海外;5月10日,納粹對比利時和荷蘭發動閃電戰,僅僅一天,荷蘭就淪陷了。法蘭斯試圖將安荷芬剩下的資產運送到西部、準備渡海,但是在德國的傘兵監控下,幾乎是寸步難行。最後,他只能將部分的研發設備藏起來。

然後在13日,安東夫婦、法蘭斯一家、幾個重要幹部與其家族,搭上兩艘荷蘭小船,在護衛之下逃往倫敦,輾轉前往美國避難。留下來打理安荷芬工廠以及照料員工的,是安東的兒子弗里茨。弗里茨被交付的命令是,讓公司在納粹佔領期間存活下來。簡單說,保障員工的性命、以及保障他自己的性命。

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父親會讓自己的兒子留下來面對戰爭,我也不相信企業的存亡會比至親的性命重要;姑且不論兒子身處危難當中,年邁的老父即將經歷的逃難生涯,也令人不勝擔憂。此次一別,可能成為永別-我相信,這對安東以及弗里茨這對父子來說,都是個無比艱難的決定。

最黑暗的時刻,安東離開了,弗里茨是他留下了一點希望。而正是這點希望,保存了飛利浦、保存了數百條人命、保存了黑暗中難得的人性光輝。

二次世界大戰開打,荷蘭鹿特丹被德軍轟炸,幾乎夷為平地。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二次世界大戰開打,荷蘭鹿特丹被德軍轟炸,幾乎夷為平地。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弗里茨的名單

德軍的坦克車和步兵團很快就來到了安荷芬,弗里茨這位僅存的飛利浦家族成員,被傳喚到納粹指揮官跟前,宣布對希特勒元帥的效忠,弗里茨毫不抵抗,照做了。弗里茨向納粹軍官保證,飛利浦工廠會為元帥效勞,繼續生產各種燈泡、無線電、真空管、以及工業物資,供應給德軍,納粹軍官很滿意弗里茨的服從。

沒過多久,弗里茨的工廠裡面被納粹發現有許多猶太工人,正在實施種族清洗的納粹德軍,將382名猶太工人逮捕,準備送到惡名昭彰的集中營去。弗里茨趕往納粹軍營,使出渾身解數,說服納粹軍官:「這群猶太工人不是普通的工人,他們都是技藝精良的技術工;如果工廠少了他們,將陷入嚴重的停擺。」

對工業生產一竅不通的德軍,在弗里茨的堅持下,只好釋放這些猶太人;作為條件,弗里茨必須保證提供德軍物資的生產線可以順利運作,否則,被送去集中營的,將會是弗里茨自己。就這樣,飛利浦工廠、員工、以及弗里茨自己,就這樣在納粹的統治下堅持了過來。直到1943年,工廠終究是發生了罷工和暴動,負責人弗里茨被送往集中營,被關了4個多月。

頂天立地也好,苟延殘喘也罷,弗里茨總算是熬過了集中營的苦難,被釋放了。而荷蘭飛利浦公司,也在戰禍中繼續苦撐下去。1945年5月5日,德國簽下了無條件投降書,荷蘭解放。

飛利浦象徵與傳奇

大戰結束,飛利浦總裁法蘭斯,積極地與荷蘭政府討論將海外公司遷回安荷芬的細節。在那個戰亂的年代,人民對於老事物特別懷念,他們想念一切能夠象徵荷蘭繁榮的象徵,那個象徵就是安東。1945年11月,安東與家族成員乘船回到了荷蘭,帶著裝滿衣服、鞋子、民生物資的貨櫃,回到了安荷芬分配給居民—或說是他的子民們,安荷芬是因為飛利浦而存在的城市。

市民們揮舞著荷蘭國旗,穿著橘色的服裝,高舉著安東的照片,上街遊行慶祝。遊行的隊伍甚至拉起一塊布條,上面寫著:「事情漸漸好轉了,安東.飛利浦回來了。」當年被藏匿起來的研發設備和資產順利躲過納粹的摧殘,如今,在總裁法蘭斯的主導下,飛利浦很快地重建了。浴火重生的飛利浦找回了活力,在戰後重建的年代,他們推出了許多新的民生電器:燈泡、收音機、電動刮鬍刀,以及電視機。

1949年,老安東的健康急轉直下。幸運的是,他多活了兩年,在他有生之年,見證了飛利浦的復甦。1951年10月2日,他在飛利浦生產的電視上觀看了荷蘭國內第一場電視轉播,5天後,與世長辭。超過8萬人走上街頭,哀戚地在街道兩側,目送安東的送葬隊伍、以及這位傳奇的最後一程。

安荷芬的弗里茨先生

1961年,弗里茨繼任法蘭斯成為第4任飛利浦總裁。飛利浦推出了第一款成功的商業錄音卡帶、收錄音機;接著,推出了錄影帶和錄影機。此時的飛利浦,競爭與合作的對手已經不再是通用電氣、歐司朗、或是西門子,而是遠東的日本新興強權:東芝(Toshiba)和索尼(SONY)。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