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G遭反彈映照出的現況:台灣醫療預算不足、財務責任轉嫁醫師

DRG遭反彈映照出的現況:台灣醫療預算不足、財務責任轉嫁醫師
Photo Credit:www.tOrange.us CC BY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RG作為一項政策工具,映照出台灣醫療預算不足和財務責任轉嫁醫師的現況,而DRG如果沒有好的設計確實問題重重...

最後,我們也需發展完整的出院後照護(如post-acute care、或者更廣泛的transitional care)和家庭醫師制度,才能在醫院效率提升、住院天數縮短的狀況下,完成病人的連續性照護,真正提升品質。

總結

DRG作為一項政策工具,映照出台灣醫療預算不足和財務責任轉嫁醫師的現況,而DRG如果沒有好的設計確實問題重重,但既然有在技術面上持續精進的空間,而且是與台灣醫療水平相似的國家的主流政策、學術研究行政資源的重心,是否該把力氣花在制度的打磨改善,建構為台灣量身訂做的DRG,而非全盤否定,固守即將被世界淘汰的論量計酬。而在DRG以外,我們也需要形成第一線醫療人員的組織力量,才能改變醫療機構將財務轉嫁,並且打造更理性討論總額制度的辯論空間。

註一:中央健保署Tw-DRGs懶人包

本文獲授權刊登,文章來源:公醫時代。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