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華民族主義」的三點批判:血緣、利益與錯誤的台灣印象

對「中華民族主義」的三點批判:血緣、利益與錯誤的台灣印象
Photo Credit: 臺左維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政治與媒體的折射,兩岸總在刻板印象中認識彼此。在海峽彼岸,中國官方固然是偏狹資訊的主要來源,但那些資訊不能沒有「臺灣代表」的裡應外合。

跟中國朋友談政治時,臺灣該回歸祖國的理由總是千頭萬緒。我雖對民族問題十分外行,倒也在數次交流中積累了一些心得。如果要用有限篇幅討論中華民族主義的話,我認為至少有三個面向特別值得一提:

放眼過去:血緣、文化論

當我的中國朋友們陳述其國族想像時,華人的定義常在血緣與文化間搖擺,「同文同種」一語頗能總結這種觀點。其中,主張寫漢字、拿筷子者皆華人的「文化論」環節相對薄弱:分隔百年的兩岸有多少文化共同點?文化圈與國界有何關聯?這都沒有理所當然的答案。

文化論與其說是論據,不如說是前現代遺留至今的文化民族主義餘燼。主張兩岸同為炎黃子孫的「血緣論」比較耐人尋味;讓我以我對習馬會上習近平那句「血濃於水」的聯想,為血緣論下個註腳:「血濃於水」當然錯了,錯在兩岸恐怕沒那麼多「血」的連帶。

「華人」從生活文化上的華夷之辨升格成血緣政治意義的民族主義,已是清末之事。炎黃血脈早在改朝換代顛沛流離中四散,如今炎黃子孫應有哪些生理、基因特徵,誰說得準?再者中國明明是包含圖博、維吾爾等50餘族的共和國,其國界與公民權從來不依民族劃定;碰到藏獨疆獨時談多元共治,碰到港獨臺獨時倒以民族大義套交情,這也說不過去。

順道一提,「血濃於水」其實並非中國成語,它出自英文的「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又可追溯至中世紀的德文諺語「Blut ist dicker als Wasser」。根據Albert Jack與Richard Pustelniak的考據,句中的「血」本指立約之血、「水」本指子宮之水,跟現在的引申義剛好相反,「血濃於水」原是描述一種後天建立、卻比血親更加緊密的連帶關係。

結果習近平此話雖然說錯了,但加上修辭解釋後倒也負負得正,呈現了民族主義的真相:「血濃於水」的古義被翻轉為今義,恰與民族原是個晚近的文化舶來品,卻在不斷追加血脈基礎後變得淵遠流長的發展遙相呼應。

這又回頭印證了「血濃於水」的古義:比起不知從何考據的血緣真相,後天建構、想像出的同胞情誼,對人們來說反而更有真實感。事實上不只中華民族,所有民族主義存在的時間,都遠短於它們所宣稱的歷史。所以嚴格說來,任何民族主義認祖歸宗的文本都是事後加工的產物,很難經得起學術檢驗,即使凝聚力最強的民族亦然。

Photo Credit: Ting W. Chang CC BY 2.0

Photo Credit: Ting W. Chang CC BY 2.0

例如猶太民族看似從舊約時代就成形了,但在該族如一盤散沙般分居各國的時代,「猶太人」不如說是一種個體、家族層次的身份認同,其民族意義在19世紀以降、錫安主義與反猶主義的對立中才得到彰顯。

又如朝鮮/大韓民族的歷史則看似能上溯至檀君在長白山的年代,其實要等被殖民後,諸此神人聖山的素材才仿造日本的天照大神、富士山元素,鑲進史觀架構重新詮釋,以此史觀為本的民族認同則是更晚才出現。

因此單就同文同種的論點而言,中華民族主義的狀況並不特別。沒錯,它面對歷史證據有許多破綻,然而所有民族主義本質上都帶有這種非理性成份;而它也跟其他民族主義一樣有能以行動影響現實的廣大信眾,在此種信仰與實踐的意義上,它就是個真實的存在,無法用科學證偽的方式加以挑戰。對我而言,中華民族主義真正的特色反而是它在血緣、文化論以外的另一個面向:它的利益基礎。

展望未來:利益論

當中國人發現臺灣人對「同文同種」並不買帳時,有種常見的反應是轉而訴諸現實利益,亦即統一會為兩岸帶來和平與繁榮,屆時中國躍升世界強權,大家都有好處。當然,有時民族問題就是必須情感、利益雙管齊下來解決。

例如英國面對蘇獨運動時,便曾試圖以自治權、預算的讓步來留住蘇格蘭。然而英國從殖民到全球化的時代持續接收移民,早已不自視為不列顛人的民族國家,而是以公民身份定義「英國人」。這種自願結合的公民民族主義當然得談利益;換作一個剛訴諸民族情感的人從容不迫地改談統一的利益,那可真是違和!

要質疑這種論點也不困難:圖博、香港統一後的生活如何呢?況且兩岸就算不統一也大可像友邦一樣互動交流,把兩岸關係窄化為要臺獨便不往來的,不正是中共自己封鎖臺灣的統戰策略嗎?比起回應的策略,真正有趣的問題在於:中國這種勢利而現實的政治觀從何而來?有人相信那是共黨唯物教育的結果,但就我所知,這並非事實。

一來,共產主義雖帶來不自強就要被列強埋葬的殘酷鬥爭現實,卻也將中國包覆在理想主義的氛圍中。共產之路充滿未知,只能倚仗大思想家的教誨,在相信研讀共產學說就能超英趕美的美夢中,實踐倒是很唯心的。

民族方面亦然,當時的中國受國際主義感召,不崇拜強權、沒有只顧自己崛起,熱烈擁護第三世界革命,並將臺灣問題視為階級戰爭(而不只是民族戰爭)的延伸。最後,正如三民主義教育幾乎僅讓人們學會拿「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應付作文課而已,共產主義教育亦造就了整代學生盡寫些「紅旗飄揚,戰鼓震天」的社論俗套,但真正的忠實信徒終究是少數。

改革開放反而才是重點所在。上綱上限的意識型態終歸是一場空,財大氣粗的外資成了資本主義規則的首批示範者;上述帶有理想色彩的唯物論,自此才經過改革開放的矯枉過正、資本主義的變本加厲,終究讓位給勝者為王、有奶是娘的效用觀點。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 Flickr CC BY 2.0

錯誤的臺灣印象

「你們反對統一,只因為你們自認會是被統的一方而已。」有次我一個中國同學這麼說:「如果哪天中共崩潰了,大陸一團亂,難道不會輪到臺灣人熱烈討論如何統一中國嗎?」

我揣測各方意見領袖可能的反應,答道:「不會,許多臺灣人只想離那個國家愈遠愈好。」他感到錯愕,我也不禁暗忖:為何他對臺灣反對統一者的預設聽起來是「華獨」而不是「臺獨」呢?

透過政治與媒體的折射,兩岸總在刻板印象中認識彼此。在海峽彼岸,中國官方固然是偏狹資訊的主要來源,但那些資訊不能沒有「臺灣代表」的裡應外合。邱毅的節目、李敖的微博、馬政府的發言,中國人所接觸的「臺灣的聲音」盡出自統派。

當統派發表「兩岸同屬中華」、「和平紅利」等論調在臺灣引發爭議的同時,他們也正代表本島向對岸放送類似論調,營造出臺灣人多樂見統一、頂多躊躇於對民國政權的不捨,僅少數人挺臺獨的印象。我的中國友人懷有錯誤的期待,以為多數臺灣人至少對兩岸同文同種、利益與共的前提沒有異議,因而搬出上述那些血緣、文化、利益論的說法;這恐怕也不是中共單方面的問題。

回到海峽此岸,我們對中國的誤解不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統派的傳聲筒不斷強調中國有朝一日會靠武力或金錢解放臺灣,但早已以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積極佈局全球的中國,是真的對這蕞爾小島仍有如此執念,還是被某些嚮往統一的臺灣人加油添醋了呢?

臺灣的統派在此扮演的角色就像漿糊一樣,它黏住了臺灣與大陸兩塊國家碎片,阻止其分離;但弔詭的是,也正因它墊在接合面上,妨礙雙方進一步磨合,讓這道裂縫無法弭平。

在臺灣,「拆穿」對岸中華民族主義的論述早已不勝枚舉:它漏洞百出、它唯物、它反映了共黨洗腦的恐怖。然而一旦換個剖析角度,它也能解離出民族主義的非理性本質、資本主義的勢利與島內政治的外部效果,各個皆是外界元素的誇張倒影。

對於對岸的中華民族主義,我們能做的並不多,但從這面哈哈鏡中之民族主義、資本主義與統獨藍綠的荒謬形貌反觀臺灣政治,我想這是我與中國朋友交流的最大收穫。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