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新開張」你該關心的事:公民記者還要交報告、密室協商如何開放、各黨優先法案?

國會「新開張」你該關心的事:公民記者還要交報告、密室協商如何開放、各黨優先法案?
Photo Credit:柯建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團表示「防災法案優先」,批評民進黨團將《總統副總統交接條例》列為優先法案,「不是來搞政治,人民已經很厭煩了!」

新聞整理:李作珩、羊正鈺

2/17 蔡英文在立法院開議前表示:「現在民進黨是國會多數,如果還有立法缺乏效率的問題,將是我們要承擔的責任。權力,是人民給我們的,人民隨時都可能把它收回去。所以,我們能不能繼續寫下漂亮的成績,讓人民一直願意把立法院交給我們,這就要看各位在未來四年的表現。」

2016年,民進黨在國會首度過半,毫無懸念的,立法院正副院長寶座由民進黨的蘇嘉全、蔡其昌拿下。

蘇嘉全就任立院院長的《致詞全文》中指出:

未來,立法院黨團及議案協商、委員會會議的內容與過程,一定會符合民主、公開、透明的程序。我們也要廣徵各界意見,推動網路連署可建議重大法案政策,開放公民記者進入立法院採訪,將國會資訊全面網路化。

未來的新國會,沒有黑箱、沒有密室,我們將以具體行動展現開放國會的決心。

國會改革首部曲:開放公民記者採訪,但須提交「計劃書」

為解決高屏地區經濟建設的用水需求,民國81年美濃水庫計畫通過環評,然在生態保育、環境正義和資源永續利用上具有爭議,因此停擺;但去年5/7,立委黃昭順質詢時向經濟部施壓,要求盡快重啟此計畫。就是那天,好幾家非營利獨立媒體召開記者會,抗議立院阻擋進入,參與審議。

像這樣立委透過質詢時,向政府施壓,在缺乏外界監督的情況下,就死灰復燃或借屍還魂還有多少?

根據《立法院採訪證發放要點》,核發證件的對象必須是已完成商業登記,且每日發佈新聞中,全國性政治、文教、社福等新聞需達60%以上,並常駐立院記者為限,更明文規定,地方性媒體及個人主觀性發佈新聞,都不能核發。

但是,公民記者代表的,其實是一般大眾參與政治的權利,能夠進入立法院,意謂未來議會的情況,民眾不必透過其他媒體修飾,而有機會第一手掌握。

剛上任的立法院長蘇嘉全,2/1 就職時宣示,為落實人民參與跟溝通,將開放公民記者進入立院。但當時他也坦言,是有難度的,首要面對的,是目前議場的會議室空間不足,也不能排擠到現在記者、委員,該如何容納更多人?

不過獨立媒體人朱淑娟認為「事實上這個『空間不足』的說法跟過去舊國會一模一樣,只是個藉口,心裏真正的疑問應該有兩個:一、很多人會假借公民記者身分來鬧事,二、公民記者如果在網路上亂寫,我要如何管控?」,不會有人無聊到跑到立院,如果真的有,另外有法可以處理,空間、身分等問題都不是問題。

2/17 蘇嘉全在院務會議中裁示,將召集朝野黨團修法,開放公民記者到立院採訪,但是根據規劃,未來到立法院採訪或旁聽,將分為三種:

一種是一般的線上記者,有公司營業證,可直接向立院申請採訪證;若無公司,則屬公民記者,但必須提交未來半年或一年的採訪計劃,經過審查後才可獲採訪證。公民記者與線上記者的權利義務都無差別。但若無採訪計畫,僅是對特定議題有興趣,想在某幾天來旁聽,則屬一般公民,但只能坐在旁聽席,在壓克力板後方觀看立委開會情形。

朱淑娟對此進一步表示:「公民記者(只要沒公司的記者都是這種)想拿到採訪證,必須先交『採訪計畫』給他『審核』!!!台灣戒嚴時也沒聽說有這招吧,好一個民主進步黨啊」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的「庫長」管中祥則痛批「為什麼有『公司』的媒體不用寫採訪計劃,其它的都要??這不是大小眼那是什麼?所以只要一群人成立了『公司』,不管他的報導如何、資歷如何、目的如何,就可以進入立院採訪囉?」

獨立記者李惠仁則諷刺「立院開放獨立媒體公民記者進入採訪,我們非常讚許,但如果把公民記者關在透明玻璃隔間採訪,請問這是動物園的概念嗎?」

Photo Credit:公民監督國會聯盟

Photo Credit:公民監督國會聯盟

國會改革二部曲:「密室協商」打開了怎麼說亮話?

很多輿論認為「朝野協商」就是黑箱,將他與密室協商、私相授受畫上等號。

追溯朝野協商的本質,其實是作為化解衝突的工具,但問題在於,政治人物往往將協商拿來當作個人的利益交換。換句話說,幾個人的闢室密談,就成為決定法案通過與否的關鍵,只服膺於少數人意見。

蘇嘉全在2/2主持首次黨團協商,先閉門會議約45分鐘,才開放媒體入內採訪,並未完全公開。而未來若協商都開放媒體採訪,場地還必須考量能夠容納多少媒體。

再者,朝野協商只會存在於協商會場嗎?事實上,朝野協商不拘泥任何形式,存在於立法院內外各種場域之中。可能是委員們私下溝通,亦可能於某次公開會議中達成共識。

開了一扇門就會跑出千千萬萬間小密室,,第八屆立委時期,台聯黨團也多次要求修法,要把朝野協商過程公開,還拿這個法案卡住其他法案,也沒能換得其他黨團支持。當時立法院高層就曾感嘆:

「若把門打開就能成事,怎麼可能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人做呢?」

蘇嘉全表示,未來朝野協商如何開放,原則上會採修法方式,若未來協商採公開轉播,就不一定需要開放媒體在會場內採訪。

國民黨黨鞭賴士葆建議,可直接到能錄音、錄影的會議室,採直播方式收看,避免場地壅擠問題;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則贊成開放,親民黨團無意見,時代力量則要求既要開放採訪,也要全程錄音、錄影。

不過,社民黨苗博雅指出,「政黨協商live直播,面對關鍵爭議法案,大家可以先在隔壁喜來登小房間來個會前會。上鏡頭前把有問題的都喬好,上鏡頭後大家和樂融融喜洋洋。」

其實,喬是世界常態,國會黑箱真正的改革關鍵,在於「取消政黨協商結論的法律效力」。

喬過之後,還是該回到「委員會」去「表決」,讓委員會的立委自己選擇要聽黨意投票還是民意投票,讓該負責的人用表決負起責任。不是各黨黨鞭簽了名就算通過,立法理由也不能再用「朝野協商結論」搪塞。

但是面對爭議性的法案時,若國會只使用表決制,當完全執政時〈行政、立法都由一黨掌握〉,少數黨的委員無法利用協商機制推動任何法案,國會就成為了行政權的「橡皮圖章」;少數黨將只能狗吠火車或處理選民陳情等,無法利用協商機制推動任何法案。

對於朝野協商開放問題,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表示

國會要全部透明是非常困難的,成熟的民主政治也不是每句話都攤在媒體下。而是在條件上的交換這部分,要透明公開,要能夠讓人民了解,而非私相授受。

經過半小時的黨團協商熱烈討論後,爭取到開放媒體採訪,在媒體的壓力下,才將開議日期提前至2月19日,不落人民之後、不辜負人民對立法院的期待。朝野協商,果然是越透明越好!這是新國會乘載民意的期盼。

徐永明貼上了 2016年2月1日

國會改革「番外篇」:決定法案排定的到底是哪些人?

新國會開議前,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眾所矚目,為了務求票票入軌,藍綠都要求甲級動員甚至公開亮票,也就是如果不遵從黨的旨意,就會遭到黨開除。而擁有下這道命令權利的,即是各黨團黨鞭。

黨鞭〈也就是總召集人〉是政黨在立法院決議各項法案中,召集黨籍委員出席投票,以支持黨意的負責人,在國會中負責指揮與溝通。能影響黨提名候選人、議案的先後次序決定,都由黨鞭負責。

柯建銘2016年由不分區轉戰新竹市選區,順利完成八連霸〈第二~第九屆〉。並續任民進黨黨團總召,未來民進黨完全執政,在已定調「議長中立化」下,將擔任「史上最大黨團」總召,將比民進黨籍立法院院長更有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