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編輯的日常省思:踏入社會後,我們變成「討厭的大人」了嗎?

菜鳥編輯的日常省思:踏入社會後,我們變成「討厭的大人」了嗎?
Photo Credit :藍色大門官方網站

(這僅僅是一個菜鳥編輯的心路歷程,與本站和其他編輯立場無關)

這是我第一份工作,在不是相關背景出身,又沒有經驗的情況下,是菜中之菜,俗稱菜逼八,而這將會一位菜逼八拼湊出來的日常省思,請不用太認真看待。

在念大學的時候,因為就讀的科系,我一步步的,去理解社會存在著不同的故事,我看見多元性別被忽略的愛,看見孤老者在家中被遺忘的存在,和怪手底下為家園血淚抗爭的回憶等等,無數個我們鮮少觸碰,卻真實存在於日常生活中的角落,我曾困惑為什麼在越發艱困的環境中,大部份的⼈們看見了底層的悲劇,只記得警惕⾃己汲汲營營的往上爬,卻沒有想過拉著他們的手,一起把這個世界變成⼀個沒有人需要戰戰兢兢、擔⼼受怕的模樣?

「我願意去救他們」

這句話是葉永鋕的媽媽說的,在兒子因為性別氣質在學校意外死亡之後,他立誓要去拯救更多的人,大概像是這樣,在看見角落的黑暗後,我開始投入一些議題,只不過,與其說是拯救或幫助別人,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自我的救贖,我們沒有那麼偉大,卻不是什麼都不能改變。《藍色大門》裡有一句話:「留下什麼,我們就成為什麼樣的大人。」我想要讓更多的故事被看見,我想改變這個社會,搶在它把人們變成一個個我們討厭的大人之前。

photo03

當整個世代都在唾棄媒體,社會被刻薄的話語填充,人們用鄙棄與遺忘,回應紛亂的世界,我們時常在生活裡感到虛無和焦躁,對所有的事情都感到不滿,不過「當一切都很虛無,而你卻還想要抓住那一點點真實的時候,那就是你起步的開始。」張懸這麼說。與其嚷嚷著厭惡,不停地抱怨,我毅然決然地帶著不滿和改變的決心踏入「被唾棄的媒體業」,比起放棄,更懦弱的大概就是不敢嘗試,或許我真的能用它告訴大家更多故事,讓這個社會去看見更多元的存在,而不再是把不同的個體塑造成一個模樣。然而傳播常常是矛盾、偏頗的,沒有人可以真正的客觀,掌握了話語權的,總是要時時提醒自己,我們代表的,是被聽到的聲音,所以我抱持這樣的想法試圖做一個好的媒體人,避免淪為當初自己唾棄的那種樣子。

這一切總是不容易,人出社會勢必會變,我們不再能抱持著單純的是非對錯生活,我們有時會忘記自己曾經炙熱的眼神,一不小心就成為小時候討厭的那種大人,對社會棄之於不顧,對夢想失望,對年輕一輩複製上一代的壓榨。尤其在實踐理想時,必須不斷地接受一次次無力感的逆襲,對社會的現實作無數次的妥協,不過這也讓我學會了職業性的樂觀,尤其在看見網路上讀者還有身邊的朋友支持時,會知道走在改變的路上,沒有人是孤單。

在兢兢業業的工作近半年後,拉扯在改變社會與被社會改變之間,呼吸依然,生活依然,我並沒有成為當初討厭的那種大人,沒有放棄思考,也沒有放棄作為,我想這大概是開始工作後,最值得開心的一件事。

出了社會的你,變成「討厭的大人」了嗎?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