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資深會計師:我在中國不代表我在賺中國市場的錢,我在中國的土地上賺全世界的錢!

30年資深會計師:我在中國不代表我在賺中國市場的錢,我在中國的土地上賺全世界的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勇敢地跨過台灣海峽,在我們不是那麼喜歡的土地上,歡喜地迎向全世界。這種參雜著好與不好的情緒,似乎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未來。

「你投資基金或是股票的時候,都不會把資產給押注在同一檔金融商品吧?或者是說,我們以前填大學志願時一定也會填很多個科系,因為我們都知道,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在選擇目標市場的時候也是,要盡可能越多元越好。最健康的狀況是,歐洲市場佔三分之一、美洲市場佔三分之一、剩下的市場加起來佔三分之一,這只是個概念,實際的狀況會因為商品而有差異。」

星期天的早上十點不到,坐在我對面的這位資深會計師正侃侃而談。他是我一位好友在大學期間實習時的主管,他在整個亞洲區有將近30年的財務經驗,我透過我的好友聯絡上他,想跟他請教一些公司要邁入國際市場所需注意的財務問題。

他的頭髮已經微白,身形也有點發福,但臉上掛的爽朗笑容,握手時的力道,以及講話時飽滿的中氣,都看不出來他兩個星期內飛了超過五個城市,而星期一他又要飛往中國。

更令人驚訝的是,除了我事前寄給他的一些資料外,他請助理幾乎是用了所有的方法把我們公司的相關資訊都給找了出來,而且他事前就已經看完了。所以我們的會談非常的迅速,大約20分鐘後他已經解決了我所有的問題,我們開始閒聊一些最近發生的時事。

他說:「你最近有沒有觀察到一個現象,就是在社群媒體上分享來自中國簡體文章的次數好像越來越頻繁了,尤其是以商業導向的Linkedln更為明顯。

在我的那個年代,第一手的高科技資訊幾乎全是英文,因為那時候是美國跟歐洲獨領風騷的時代。但在你的年代,中國有逐漸趕上的趨勢,尤其是互聯網的時代,中國已經超越歐洲,而可以跟美國互別苗頭了。」

「是啊!以前我可能會閱讀來自TechCrunch的文章,但現在中國的36kr也是我主要的資訊來源,甚至連TechCrunch也有了簡體中文的版本。即使不說網路業,最近全球金融市場也因為中國創新低的經濟成長率而前景堪憂,中國現在對於全世界的確有一定的影響力。

但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次的大選結果是由傳統上比較傾向台灣獨立的民進黨獲勝,尤其是選前一晚周子瑜事件更完全激起了年輕人的反中情緒。這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們之前相信了國民黨親中會帶來經濟成長的政策,但在八年後我們全都有種被騙的感覺。民進黨當選後是否會影響您的事業?您的對應策略又是什麼?您又是怎麼看中國崛起對於台灣的影響呢?」

他的臉上再度堆滿笑容,似乎是在說我問了個好問題。

「首先,不管是哪個政黨當選都不會影響我的事業。坦白跟你說吧,我公司真正來自中國的收入佔比不到四分之一,雖然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中國,但我在中國不代表我在賺中國市場的錢。我的策略是,在中國的土地上賺全世界的錢。

以前的台灣企業家最令人佩服的,就是一卡皮箱裝著產品原型飛到全世界談訂單的精神,但現在世界不一樣了,全世界的知名公司幾乎都在中國設有公司。所以我再也不用飛歐洲跟美洲,我可以在中國跟這些外商接觸,利用視訊開會,必要時我才會真的去歐洲和美洲。

這對台灣來說是個超棒的機會,一方面能更省去時間跟很多成本,另一方面又不用太過倚賴中國市場,畢竟中國市場參雜了許多人為的因素,風險比起一般市場更高。

所有的企業主一定都要有一個概念,公司的收入越多元越好,因為這代表系統性或政治性的風險對公司的影響越少。以前要做到這件事,可能得在各國都設辦公室,成本非常高;但現在只要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跑一跑就幾乎可以做到這件事了。

中國是個擁有全世界資金的地方,另一方面,中國的想要消耗國內過剩的產能而規劃了所謂的「一帶一路」,台灣應該想辦法利用這個物流網把商品往歐洲、中東、甚至北非賣。

既然中國極力走向全世界,那台灣該思考的絕對不只是中國市場,而是怎麼樣借力一起走向國際。我甚至認為,以後台灣跟世界的距離,會縮短到只要『跨過台灣海峽,就迎向全世界』。」

勇敢地跨過台灣海峽,在我們不是那麼喜歡的土地上,歡喜地迎向全世界。

這種參雜著好與不好的情緒,似乎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未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