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蚊防疫(下)︰基因改造蚊——救人還是傳病? 分享消息前來看看證據

放蚊防疫(下)︰基因改造蚊——救人還是傳病? 分享消息前來看看證據
Original Image Credit: Rilsonav,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流傳謠言指,一種經基因改造、有助對抗蚊媒疾病的伊蚊,乃引發寨卡疫症的元兇。這個說法沒有根據,甚至會倒過來影響抗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文提到,昆蟲節育技術是一種有效控制蟲害的手段。有科學家研究培育感染某種細菌的伊蚊,使其絕育,再釋放到蚊患嚴重的地點,以減慢其繁殖速度,甚至減少其數量。

基改技術控制蚊患

除此以外,也有科學家嘗試用其他技術讓蚊絕育,包括基因改造技術。技術來自牛津大學的生物科技公司Oxitec,專攻以基改技術控制蟲患。Oxitec研究的成果基改埃及伊蚊(代號OX513A),其幼蟲需要四環黴素(tetracycline,一種抗生素)才能生長,否則的話將會死亡。這使得人類可以大量培養OX513A,但放到野外時其後代就無法生存。

Oxitec跟大學及政府合作進行多項實驗,包括在2011年巴西巴伊亞州(Bahia)。實際環境中的數據顯示,釋放OX513A可以降低一個地區的伊蚊數量8成甚至超過9成,大幅降低傳播疾病的機會。

2014年4月,巴西通過許可使用OX513A作為控制蚊患的手段。去年3月位於聖保羅州的Piracicaba市宣佈會跟Oxitec合作,以OX513A對抗蚊患,減低登革熱等蚊媒疾病的傳播。在巴西的寨卡疫症爆發後,Oxitec亦建議使用OX513A減少伊蚊數量,協助控制疫情。

基改蚊致寨卡疫症?

然而近日有人認為,OX513A跟寨卡疫症有關,假若這個說法屬實,將會非常重要;然而如果是流言的話,就會令人對這項有助抗疫的工具卻步。因此在轉發這類消息之前,應該小心檢視一下相關理據。

先說結論︰目前而言這個說法沒有根據,任何轉發了類似的消息者,都應該盡快澄清,以免誤傳下去。下文解釋原因。

地圖問題

目前流傳的「基改蚊致寨卡」論調有幾個版本,最初的來自一些陰謀論網站,包括網站Reddit上的陰謀論專區。貼文者的初步證據是兩張地圖,一張聲稱是OX513A釋放的地點,另一張則是出現畸形嬰兒的地點及數量︰

來源︰Reddit,上圖︰World Atlas;下圖︰Outbreak News Today

來源︰Reddit,上圖︰World Atlas;下圖︰Outbreak News Today

然而這個比較有幾個問題(在此先假設第二張地圖的數據準確),首先第一張地圖所標示的地點是Juazeiro do Norte,但貼文者想說的是巴伊亞州的Juazeiro。

Selection_030

上文提到巴伊亞州幾個地方做過釋放OX513A的實驗,只要把地圖重疊一下,就可以發現巴伊亞州並非中心地帶,而且按地圖比例兩地相距超過200公里︰

map2

更重要的是,就算兩者重疊我們仍不能把相關性視作因果關係,需要比較一下不同的假說當中哪個更加合理。

例如可能蚊患嚴重的地方會更傾向(或適合)實驗OX513A,而寨卡病毒靠蚊傳播,並且病毒導致嬰兒畸形,故此情況更嚴重。當然,這個説法假設了病毒跟小頭症有關,而目前相關證據仍未充份。

不成立的傳播機制

其後不同的網站和媒體,包括The Ecologist《每日郵報》上開始出現類似說法(自然不用提跟着「參考」的華文媒體),並猜測當中機制。The Ecologist的Oliver Tickell提出以下猜想(整個機制有6點,但略去最後2點,原因見下文)︰

  1. OX513A在2011年於Juazeiro釋放,有部份存活下來;
  2. 這些存活下來的後代跟其他蚊交配,傳播其新加入的基因;
  3. 其中一條新增的基因piggyBac因此在當地的埃及伊蚊中流傳,這條基因更「跳進」寨卡病毒之中;
  4. 一些突變的寨卡病毒在天擇下變得更大破壞力,而且可以進入人體改變其基因。

然而必須再次強調,這個猜測難以成立。

20160207更新
Oliver Tickell亦於網頁上表示,其假說應該不正確︰

The Ecologist文章截圖

The Ecologist文章截圖

存活率的問題DNA與RNA總結

不少聲稱「基改蚊引致寨卡病毒」的猜測,均引用一份據稱是Oxitec的內部文件,指少量四環黴素可能會把OX513A的存活率由3%增加至15%。首先,讀者須留意那是實驗室中的數字,野外存活率會較低。

其次,文件中並未有提到確實要多少劑量。然而有一份研究評估過環境中可能出現的低劑量四環黴素,會否增加OX513A的存活率,其結論是「不會影響使用OX513A控制埃及伊蚊數量的效率及安全性」。如果要令到最多的OX513A成蟲存活,環境中所需的四環黴素劑量,要比現時調查發現的最高劑量還要高746至2500倍。

那麼3%的存活率會否有影響?馬來西亞的基因改造顧問委員會評估指出,這極少數存活下來的OX513A風險甚低。原因之一是這些伊蚊跟野生伊蚊相比,其競爭力不足,例如有研究發現OX513A的存活率較一般伊蚊稍低,壽命亦更短。而且OX513A並沒有任何天擇方面的優勢——新增的基因讓牠們更難存活,只有3%的存活率使牠們很快就會在野外消失。

DNA與RNA

至於OX513A當中的PiggyBac基因會否「跳進」其他地方,例如病毒?在巴西政府的風險評估中已有考慮到這個問題,要求Oxitec證明基因的穩定性,假如基因真的會「四處亂走」,那就不會通過風險評估吧?

而最重要的是,正如《Discover Megazine》的「科學壽司」博客指出,寨卡病毒根本就沒有DNA,只有RNA。PiggyBac是雙鏈結構,而寨卡病毒的RNA則是單鏈,在複製自己時不會變成DNA。而且病毒也不會進入細胞核,無法接觸OX513A的基因。

換言之,這個說法根本沒有任何生物學根據。而且科學家分析在巴西出現的寨卡病毒,發現跟早前在南太平洋島國流傳的類似,並估計是由該處傳入

總結

目前而言,沒有任何證據顯示OX513A導致寨卡疫情,近日出現的「報導」僅為危言聳聽。任何人要把兩者拉上關係,就應當提出一個科學上可行的機制,再進行驗證。而且需要考慮其他可能解釋,從而判斷哪一個成立的機率較高。

基因改造技術帶來的恐慌往往跟實質證據不成比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反對基因改造的團體不斷發佈沒有根據的猜測,甚至已知為假的流言(例如訛稱「基改棉花導致印度棉農自殺」,又或以公關製造「孟山都將上國際法庭受審」的假象)。

當然,基因改造的風險確實存在。正因如此科學家才需要小心研究、分析數據以降低風險,同時讓人能夠享用科技成果,例如減少疾病傳播、減少使用農藥甚至改善環境。漠視證據甚至造謠引發恐慌,只會對社會的政策討論帶來負面影響,令人作出錯誤判斷。

一個健康的討論環境應該懂得區分「合理懷疑」與「只挑選有利證據」甚至「陰謀論」的分別。假如基因改造的問題真如反對者所指那麼多,科學界卻如此支持,那就代表科學家都參與一場基改的大陰謀,但這場陰謀到底如何維持這麼多年?似乎機率極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