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隱世球星(下):照片背後的老婦人與荷蘭女足歷史

尋找隱世球星(下):照片背後的老婦人與荷蘭女足歷史
Photo Credit: Eric Bolte-USA TODAY Sport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足球,從來都是一項男性主導的運動,不論是以球迷還是球員,女性的身份往往卻被忽視。

文:吳能鳴

仍記得這個故事如何開始嗎?老婦人向眾人介紹愛隊荷華高斯(Heracles Almelo)在1958年的隊照,但她仍未介紹自己給大家認識。她的名字是Mien Wolthuis,一名已經年屆97歲的荷華高斯球迷。活著接近一個世紀,她經歷的不單止是荷華高斯在歷史上高低起跌,而且見證著荷蘭女子足球如何逐漸成為社會的主流運動。

Mien Wolthuis出生於1918年,在阿爾默洛(Almelo)的一條小農村萊默勒費爾得(Lemelerveld)成長,足球在當時的荷蘭仍是一種只流行於男性的運動。直至1924年,首支荷蘭女子足球隊Oostzaanse Women’s Football Association才正式成立。年青時的Mien Wolthuis亦漸漸對足球產生興趣,初時她只是在業餘球隊AVC Luctor et Emergo的球場獨自練習,後來她更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切磋球技。

荷蘭足總立場保守

對於女子足球的發展,當時的荷蘭足總採取保守的立場,甚至指出女性的身份只可以是妻子、母親或球迷。另一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同期爆發,令當時荷蘭女球的發展陷入低潮。儘管如此,Mien Wolthuis對於足球的熱情未有減退而改由另一形式表達,在1942年,她與丈夫一起欣賞SC Heracles(荷華高斯的前身)的比賽,從始她就與這支球隊結下不解之緣。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儘管得不到當時荷蘭足總的支持,但荷蘭女子足球的發展就如雨後春筍,短短10年荷蘭已經有14支女子足球隊成立。在1955年,這14支女子足球隊更加組織首個女子足球聯賽。面對女子足球的掘起,荷蘭足總始終不改他們男性主導的立場,更加指控女足發展嚴重衝擊男權文化而且無助足球的整體發展。

忠實球迷助照顧試訓球員

Mien Wolthuis雖然在組織家庭後並沒有再參與女子足球,但她仍然沒有放棄足球這個運動,他們兩夫婦在戰後隨即成為SC Heracles的球迷會會員,每次SC Heracles在主場Bornsestraat作賽都能夠看見兩夫婦的身影。

除了在場內支持球會外,他們在場外更以自已家庭去協助球會發展。為了發掘國內的年青新秀,當時荷華高斯邀請了不少內自荷蘭各地的年青球員到阿爾默洛試訓,而負責照顧他們起居生活的就是一眾忠誠的荷華高斯球迷。Mien Wolthuis夫婦負責照顧來自荷蘭北部城市蒂爾堡(Tilburg)的Piet van Gorp,而他日後亦成功獲得荷華高斯取錄,成為帶領荷華高斯升班至甲組比賽的一員。

女足終獲承認 支持歷久不變

時移世易,隨著女權運動的興起,加上荷蘭女性對足球的熱情日漸增加,女子足球最終在1971年獲得荷蘭足總的承認。之後短短的一年,荷蘭的女子足球隊已大幅增加至130隊、女子足球員增加至8000名,自始荷蘭女子足球的發展亦穩步上揚。

對於Mien Wolthuis而言,生活與足球在過去的數十年亦起了重大的變化,昔日一起欣賞荷華高斯比賽的老伴已經離開人世,而以往荷華高斯的主場亦由古老的Bornsestraat搬遷至使用人造草皮的波曼球場,餘下的就只有以歷史遺跡保留的Bornsestraat看台而及Mien Wolthuis對足球的熱誠。即使荷華高斯只是在乙級聯賽打混十數載、升上荷甲後被評為降班熱門,Mien Wolthuis對於荷華高斯的支持仍然歷久不變。

最年老入場球迷

2015年對於荷蘭女子足球及Mien Wolthuis都是重要的一年。經過多年努力,荷蘭女子足球國家隊首次晉身在加拿大舉辦的第7屆女子足球世界盃決賽週,最終在十六強被當屆亞軍日本淘汰,以第十三名完成賽事。Mien Wolthuis雖然因年事已高而不能再出席每一場荷華高斯的主場比賽,但她在2015年以97歲的高齡再次步入波曼球場,欣賞荷華高斯對阿積士的比賽。該場比賽荷華高斯以一球落敗,但Mien Wolthuis卻成為荷華高斯主場有紀錄以來最年老的支持者,在賽後亦表示她往後會再次到場支持荷華高斯的比賽。足球或許就是她多年來保持青春的關鍵。

Mien Wolthuis是一個見證時代發展的老婦人,她過去即使未能成為一位女子足球員,但她與一眾早期參與足球的婦女卻對荷蘭女子足球有著先驅的作用。她即使現在未能出席每場荷華高斯的主場比賽,但她的忠誠及支持卻是球隊前進的動力。

女足表現不比男足失色

足球,從來都是一項男性主導的運動,不論是以球迷還是球員,女性的身份往往卻被忽視。但觀乎荷蘭及中國,他們的國家女子足球隊的表現其實不比男子足球隊失色,有「鏗鏘玫瑰」之稱中國國家女子足球隊的戰績甚至更勝國家男子足球隊。

再回首香港女足,近年亦有3名港足女將(陳詠詩、劉夢瓊、張煒琪)嘗試挑戰日本聯賽。如果香港球迷能夠擁有如Mien Wolthuis的熱情與忠誠,再加上球員們的不斷努力,說不定有一天,我們能夠看見代表香港的洋紫荊在女子足球世界杯的舞台上綻放。

本文經運動公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