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重生的《神鬼獵人》李奧納多,今年能順利獵回「奧斯卡」嗎?

浴血重生的《神鬼獵人》李奧納多,今年能順利獵回「奧斯卡」嗎?
圖片來源:The Revenant Movi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的《神鬼獵人》堪稱是從影以來的登峰造極之作,不知道看過該片的朋友是否也這麼認為?或是看了他這一路的努力,覺得「是時候該給他一個獎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每年接近奧斯卡頒獎季,我總會仔細瀏覽入圍名單,將台灣尚未(或不會)上映的的影片列入「待看片單」裡,就怕在茫茫片海中錯過了佳片。細細品嘗有緣接觸的每一部片,觀察導演、編劇、配樂、美術的表現,是我生活中最大的消遣。

而頒獎典禮本身,更是不得錯過的大秀,除了看明星風采,更要看舞台和美術設計,還有嘉賓們的精彩演出。

雖然,奧斯卡傾向美國本土商業市場的事早已不是祕密,但它畢竟是由「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六千多名專家(職業會員)投票選出,具有一定程度的公信力,以及它最讓人津津樂道——悠久歷史象徵的經典意義。

圖片來源:The Academy
人人喊不公,卻人人渴望的「奧斯卡金像獎」!

牽涉到人的事,注定困難重重,充滿變數,創於1929年的奧斯卡金像獎,理所當然經歷過各種風雨,例如這回入圍名單超過九成五皆是白人,威爾·史密斯夫婦婉拒出席典禮點出的「種族歧視」問題;以及長年為人詬病的文化包容力不足或男性工作者薪資遠高於女性;還有「類政治」片商造勢、拉票風氣,使得「年度最佳影片獎」,更像是美國本土觀眾的最佳人氣獎,卻未必與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眼光相符。故有此一說,奧斯卡始終是「主流大廠」間的角力遊戲。

這些大眾或多或少聽聞過的問題,某些也在悄悄破除,例如以《鳥人》獲得「最佳導演獎」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去年上台領獎時,便對奧斯卡連續兩年將「最佳導演」頒給墨西哥導演表示受寵若驚。(在他前一年領獎的是《地心引力》墨藉導演艾方索·柯朗;墨藉攝影師艾曼紐爾·盧貝茲基更是連續兩屆的「最佳攝影獎」得主。)

此外,大電影公司或許可以鋪天蓋地為戲宣傳,但不表示奧斯卡就不垂憐「小製作」電影,每年,仍可能有叫好叫座的小製作影片入圍(如今年的《不存在的房間》即是獨立製作),照樣有機會抱走大獎。當然,亦不乏出現過得獎者大爆冷門,被媒體和輿論評為僥倖大過實力的案例。(如以《莎翁情史》拿下最佳女主角的葛妮絲派特洛。)

無論如何,有遺憾和不平,便可能獲得「未來再修正」的機會,這也是為什麼有人說奧斯卡會「彌補」遺珠得獎者,例如一些長年耕耘的演員,可能在與獎擦身而過幾年後,以一部演技未必是他職業生涯中最驚艷四座的作品,抱回那座遲到的獎。

我認為奧斯卡始終走在落實多元化的半路上,它永遠不會是完美的最終形態,因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滿足所有人,只能盡力順應時代和民意,不停修正,揣摩完美。我也還是對它有信心,畢竟奧斯卡整整「修煉」88年,換做人,88歲也有腦筋不輪轉的時候,卻絕對值得敬重。

而每年獲得各項技術面獎項提名的影片,亦多具有足以稱之為「突破」、「紀念」或「啓發」的要素在其中,有一定程度的專業指標性。

Relive the night at Oscar.com.

The Academy 貼上了 2015年2月24日

李奧納多長年來的「努力」和「蛻變」,你都看見了嗎?

在近年頒獎典禮上,影迷最關注的演員之一,便是曾獲奧斯卡提名四次最佳男主角、一次最佳男配角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儘管歷史上「陪榜」超過五次的提名者大有人在(目前最高紀錄是提名十三次仍未獲獎,今年也入圍的攝影師羅傑·狄金斯),但論李奧納多的全球知名度,絕對數一數二,尤其他幾乎年年推出新作,屢屢展現驚人爆發力和續航力,卻也召來全球網友調侃他的得獎企圖心,甚至捕捉(加惡搞)他在頒獎典禮上,若有似無的落寞神情…可想而知,得獎壓力鐵定不小。

其實,童星出身的李奧納多,實力應是有目共睹,可惜讓他擄獲全球少女心、聲名大噪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和《鐵達尼號》,碰巧是愛情電影,當時的他23歲,正值青春年少,背負著「帥」的原罪,讓媒體觀眾等輿論質疑他「到底會不會演戲」?

到底會不會演戲?早在讓他爆紅的《鐵達尼號》之前,19歲的李奧納多就在《戀戀情深》中飾演強尼·戴普的弱智弟弟,並以亮眼表現入圍金球獎和奧斯卡男配角,更先後與勞勃·狄尼洛、莎朗·史東、黛安·基頓和梅莉·史翠普等巨星同台飆戲,展現出生不畏虎的演技;21歲的李奧納多在《全蝕狂愛》中飾演纖細的同性戀詩人蘭波,當時美國社會對同性戀的包容程度比起今日低很多,亦足見他為成為好演員的企圖心與勇氣。

《鐵達尼號》之後的他,首先在《鐵面人》中「一人分飾兩角」,詮釋性格迥異(善與惡)的攣生兄弟;而後期的一連串作品:《神鬼玩家》、《血鑽石》、《隔離島》、《真愛旅程》、《全面啓動》、《大亨小傳》、《華爾街之狼》等,更讓人見識到李奧納多的多變與多產;歲月的洗禮,讓人驚訝那個年少輕狂、站在甲板上大喊「我是世界之王」的「傑克」,如今已蛻變為成熟男人。他亦擅於詮釋「精神發狂」的情緒激動面,雖然表現難度高,卻也換來部份觀眾認為他演戲總是「暴怒」或「崩潰」的評價。

今年的《神鬼獵人》堪稱是從影以來的登峰造極之作,不知道看過該片的朋友是否也這麼認為?或是看了他這一路的努力,覺得「是時候該給他一個獎了」?

Fight on.

The Revenant Movie 貼上了 2016年1月7日

讓《神鬼獵人》置身「血腥煉獄」的必要性?

《神鬼獵人》並不是最讓我驚艷的李奧納多電影,雖然,他在片中挑戰了真實酷寒,以及劇情設定的喪子之痛、與熊搏鬥、傷口化膿、掉入冰河、墜崖、撥開動物內臟、吃生肉等…每個元素環節都讓人「痛得難忘」,卻因角色情感鋪陳不足,只能一路跟著被過度逼真的影像「打痛」,而非「打動」。

其實,我能接受電影裡偶爾(或必要)為之的流血畫面,在許多時候,「血」和「痛」可以增加真實度和戲劇效果——

老片《驚魂記》裡的血,在浴簾和排水孔流竄,增添懸疑,至今仍是最令人難忘的藝術之血;《搶救雷恩大兵》是提醒觀眾不能遺忘的歷史之血;日本電影《告白》中的血,是社會生病、充滿不幸的復仇黑血;驚悚片《慾謀》中的血,是殺手基因成長的洗禮儀式;而鬼才導演昆汀·塔倫提諾眾多電影裡的血,則是一種幽默或美學;當然,還有很多是純粹想拍給「嗜血觀眾」們看,恣意潑灑血漿的電影。

而《神鬼獵人》,我認為較偏向於紀錄西部拓荒時代的歷史之血,透過這些「血」和「痛」,更能彰顯他過人的意志力,以及為了求生,「再痛都要活下去」的決心!

只是,我還是比較偏好內斂或隱喻的處理方式…記得《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一場關鍵戲裡,導演李安選擇透過主角口述,畫面不帶一滴血,卻在我們腦中建構了人間煉獄;還有去年為特務系列電影帶來新意的《金牌特務》,亦出現以煙火代血的趣味性。於是我不免覺得,《神鬼獵人》中那些荒野求生的血淋淋,對於紀念這位美國家喻戶曉、真有其人的傳奇獵人而言,雖然逼真,卻不是唯一的選擇。

美國觀眾喜歡《神鬼獵人》,台灣觀眾卻反應一般?

在詢問過身邊人們,以及看了網友的觀影心得後,我發現多數台灣觀眾多數不那麼喜歡《神鬼獵人》,而有趣的是,美國人普遍蠻喜歡的,李奧納多甚至也已橫掃多項國際大獎最佳男主角(金球獎、美國演員工會獎、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澳洲電影及電視美藝學院國際獎、廣播影評人協會獎),實在是有趣對比。

主要原因可能是文化背景不同、「我們不是美國人」,所以無法從中得到太多共鳴;但在美國人眼中,則覺得李奧納多確實「演活」了從小聽到大的傳奇獵人故事。但為什麼一樣是離台灣文化遙遠的傳奇人物電影,《英雄本色》、《神鬼戰士》卻讓好多人感動落淚?最終,我認為是角色情感鋪陳不夠,人物立體性亦描述不足,才是讓對角色完全陌生的異國觀眾們,難以進入故事、進而感同身受的關鍵原因。

《神鬼獵人》一片,我最喜歡的部份是「攝影」,早晨植物上的溶雪,以及李奧納多披著獸皮,站在那寬闊卻寂寥的世界中,不僅渺小又蒼涼,更有一種生命堅韌的美。可惜除此之外,只覺得李奧納多這次「豁出去了」,彷彿真的在電影中死過一次、歷劫歸來,奧斯卡若再不給(為戲嘗試了這麼多不舒服橋段的)他一個安慰,還要讓他「痛」一次,似乎有點太頑皮。

截至目前李奧納多從影以來的作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真愛旅程》裡,肝腸寸斷的哭喊,以及《神鬼交鋒》和《大亨小傳》裡,他玩世不恭卻動人的演出,介於男孩與男人之間,我覺得那樣的角色才是重疊了演員特質,「非他不可」的詮釋。

現在就且看《神鬼獵人》是否能為他獵回一再錯過的肯定。李奧,祝你好運!

#TheRevenant is now playing.

The Revenant Movie 貼上了 2016年1月14日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