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代工命運?台灣打造自家品牌知易行難

擺脫代工命運?台灣打造自家品牌知易行難
稱霸iPhone生產,但富士康畢竟只是代工|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久以來,台灣以代工聞名,面對大陸低價競爭,被迫轉型尋出路。近年,年輕一代希望打造品牌自救,但做實業的上一代則有保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大選前夕,民眾最擔心的不是由藍色轉為綠色,而是染紅。數月來,陸資清華紫光接二連三收購電子業股份,建立紅色供應鏈之說甚囂塵上。台灣出口增長曾經高踞亞洲四小龍之首,但2000年以後經濟每況愈下。長久以來,台灣以代工聞名,面對大陸低價競爭,被迫轉型尋出路。近年,年輕一代希望打造品牌自救,但做實業的上一代則有保留。

其實,台資企業一早已主動染紅了。旺旺、統一、康師傅、寶成等知名台企幾乎都將生產線轉移出去,開始時利用當地廉價勞動力,其後更做起內銷。鴻海作為世界最大電子代工企業,老闆郭台銘80年代末已離開台北,進入深圳投資設廠。一直以來,台灣都面對進退維谷的困境,本土市場小、生產成本高,不西進大陸難以發展壯大,企業出走又導致產業空洞化。

進軍大陸 中小企玩不起

不是個個赴陸設廠的台資都能像郭台銘風生水起。「像我們中小企業,10個有8個都是賠錢回來!」趙俊發及劉建中兩位60後,在台灣從事紡織業多年,異口同聲直呼:「很多、很多朋友跑過去後,就退回來了!」紡織業其實就是台灣代工業的縮影。「很多產業都一樣,1995年後因大陸成本低,認為那邊有發展空間,很多技術如電子業、鋼鐵業都過去了。」

二人當年也有考慮過在對岸設廠,甚至曾實地考察。「經過評估後,由於我們資金不是很龐大,還是決定不去。」趙俊發說:「2000年初,我們很多訂單都跑過去了,但其實都是台商在做。」當時,他判斷5年後台商會回流。「因為技術都被大陸取代了。」結果不幸而言中,劉建中補充:「起初台商到大陸有優惠,但3年、5年後就開始一直查稅,工資也一直提高。」二人都認為規模不夠大的台商難以在大陸生存,「東莞很多中小型工廠都倒閉了」。

台灣要發展自己產業,趙俊發(右)和劉建中認為相較中國因素,業界更擔心人才斷層|Photo Credit:信報財經月刊/李潤茵
台灣製造 空有一身好功夫

「大陸改革開放後,香港都沒有工廠了!」劉建中說:「20年前,台灣的訂單來源多數是從香港過來。香港品牌例如Esprit、DKNY本來都是向台灣採購面料,10年前幾乎都跑去大陸了!」台灣及香港同病相憐,大陸改革開放後盡吸紡織、電子及成衣等勞動密集工業;不同在於香港工業任由自生自滅,台灣仍然不斷轉型求存。

「這幾年業界都靠自己求存,台灣化學纖維現時仍領先世界。」趙俊發自豪地說:「大陸出產天然纖維,台灣無競爭力的,因為我們沒有種植棉花;相反台灣有石化工業,化學纖維從石油提煉,我們會研發設計出功能性布料。」目前,很多國際體育品牌如Nike、Adidas,甚至世界盃總決賽足球所採用的技能性布料,「幾乎都是在台灣採購!」「包括歐美洲目前最流行、女孩子最喜歡的瑜珈,面料都是台灣製造。」主打功能衣服的日本Uniqlo,面料採購也離不開台灣。

劉建中解釋:「台灣紡織業承接上海,1949年來台後落地生根」,技術是爐火純青的。趙俊發強調:「而且功能性布料不是國際品牌丟給我們做,而是我們本身已一直在研發!補暖紗、螢光布料、專為伸展運動而設的高強度面料都是台灣自家研發。」

紡織業以外,台灣很多產業包括電子業實也不缺自家研發,只欠品牌出路。「我們不是Nike,只是代工;好像iPhone製造,郭台銘雖然稱霸,但畢竟也只是代工。」趙說:「台灣做代工已經成局了,沒辦法發展自己品牌。」二人對打造品牌明顯有保留。

HTC發展品牌的失敗教訓

劉建中續指:「紡織業跟電子業很相似,鴻海一直無辦法做自己品牌,因為都是處於上游供應鏈。」「成衣才有辦法有品牌,紡織業只有面料,無法直接給消費者,很難!」他擔心:「如果要打造國際品牌,投資成本很高。台灣內需本來就很少,像HTC也沒辦法,投資很多錢在世界各地打廣告,費用很大。」

趙俊發亦以HTC為鑑。「王雪紅為發展大陸市場,曾說HTC是中國的品牌,結果她錯估形勢,忽略了全世界都想進入大陸,對手還有南韓Samsung、美國Apple,連大陸小米也出來了。結果HTC從2、3年前股價差不多1000台幣,跌到現在十分之一都沒有。」劉建中說得更坦白:「做傳統代工,賺的比品牌還多。」

原標題:「冀擺脫代工命運 建品牌知易行難」

節錄一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