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是安娜】死纏爛打、極度迷戀的樣貌像什麼?台語用一種食物來形容

【台語是安娜】死纏爛打、極度迷戀的樣貌像什麼?台語用一種食物來形容
Photo Credit: 粉紅色小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語對於透過飲食來作為日常生活各種形形色色的描述,應可用「難以計數」來形容。這次要介紹的詞「米糕相」(bi-ko siòng)就是一例,藉以用來比喻愛情世界裡,追求者對於心上人緊追不捨、死纏爛打般地黏人。

如果把語言擬人化,那麼每種語言應該都有截然不同的面貌及個性吧?如果將語言角色化, 那麼台語的其中一個面貌,我想應該曾是位美食家。

怎麼說呢?

我覺得台語對於透過飲食來作為日常生活各種形形色色的描述,應該可以用「難以計數」來形容也不為過。這次要介紹的詞「米糕相」(bi-ko siòng)就是一例,由糯米製成的米糕,有黏性,藉以用來比喻愛情世界裡,追求者對於心上人緊追不捨、死纏爛打般地黏人,也就是所 謂的「膏膏纏」(ko-ko-tînn)。

講到這,腦海中瞬間浮現起全身像是充滿黏性、牽絲牽全身的角色。至於表情如何「米糕相」,就得靠各位的想像力了。換個角度想,或許這句「米糕相」在不久的將来,極有成為朗朗上口流行語的潛力。

pinkphangphang=rabbit=pugs=pink=dalang=taiwan=taiwanese

另外,關於對食物的著墨,有一句諺語是這樣說的:「米粉筒一百百孔。」意指做米粉的筒子有許多要用來使米粉擠出成形的小孔,這些小孔便以「百百孔」形容,用來比喻一個人的毛病很多。

無論是「米糕相」或「米粉筒」,都是透過日常食物的觀察,從其中外觀或特性作出傳神的想像,趣味之餘又多了幾分親切。就好比「米糕相」這樣的說法,應該要遠比直接形容一個人有「豬哥樣」要來得親切婉轉,也透露了這個語言獨特的幽默性格所在。

其實人生每個階段,對於迷戀起事物的「米糕相」程度也都不一樣,對於感情來講,有些人在學生時代是最豐富投入的,但也有人是出了社會才見證到能讓自己抨然心動的愛情。而總會在某個時期才過了迷戀情感的階段,轉而投注在嗜好的迷戀,譬如某項特殊的運動才藝、一個人關起門來鑽研的興趣等等。

學生時代,有一陣子極度迷戀滑板,每天總是拿著滑板到學校後面禮堂前的草皮練習豚跳。據說在草皮上練習,成功的機率較高。總之就這樣日復一日,對於那塊板子,與其說是抱著它,倒不如說是黏著它一般,工具配件也樣樣不少。

再更久遠的記憶,是國小風行四驅車的歲月,住家附近甚至有四驅車專賣店,軌道跑場、各式配件馬達、充電電池等應有盡有。當時同儕間最熱門的話題跟休閒都是它,下課相互交換起馬達輪胎等小物也是每天必然的光景。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一位坐在後面的同學如此大聲宣告:「我會永遠一直玩四驅車!」猶言在耳,也想起後來學生時代迷戀於滑板的自己。

我們都曾經一度對於某件事物產生極度的「米糕相」熱情,彷彿血液及身體基因都已經是由這些興趣濃縮而成。但隨著時間跟生活的日常壓縮、侵擾,這些曾經的迷戀,不曉得在什麼時候漸漸喊停了;又或者它們只是被暫時擱置在自己人生的置物櫃中,等待某個時機,譬如現在這個時候,便從記憶裡將它們陸續喚醒。

無論是人、事、物,也都是如此啊!有些可能是短暫的陪伴,過了就過了;有些可能會透過時間的粹鍊而更加精華,由時間證明這份愛並不速食。重新拾起對於這些人、事、物的迷戀,更能見證當時的自己,是不是真的曾經全心投入過吧?

責任編制: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