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壹傳媒交易案,黎智英:「台灣人需要的不是一個媒體,而是對這個媒體的承擔」

談壹傳媒交易案,黎智英:「台灣人需要的不是一個媒體,而是對這個媒體的承擔」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2年的媒體壟斷風波,究竟對黎智英有哪些影響?細聽最會勾畫人物靈魂的記者董成瑜,描述那一年差點賣掉壹傳媒的黎智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董成瑜/本文摘自《華麗的告解:廚師、大盜、總統和他們的情人》,時報出版

比黎智英大七歲的哥哥曾說過一個故事。1958年中國大煉鋼鐵,要求百姓把家裡所有的鐵製品都上繳。黎智英那時才小學三年級,動員同學把家中鐵窗和四樓天井的防盜鐵架全拆了帶到學校。哥哥認為,他想把事情做成功的心理很強烈。

黎智英2000年帶了兩個員工,從香港來台灣,要創辦台灣在地的《壹週刊》。翌年創刊後,果然風風雨雨爭議不斷。03年他又創辦《蘋果日報》,這使他立刻成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媒體老闆。如此十年過去,2012年10月他因「壹電視」上架受阻,耗盡心力,最後決定以一百七十五億元賣給旺旺集團蔡衍明、中信集團辜仲諒、台塑集團王文淵。交易卻在最後關頭破局。原先已經向台灣熱烈道別的黎智英,只好又回來上班。這篇專訪便是那時做的。

黎智英是我過去十四年的老闆。採訪自己的老闆不容易,不是得罪老闆就是得罪讀者,最可能是把兩者都得罪了。十二年來我共四次專訪黎智英,最後一篇和第一篇,兩次相隔十一年。

(本文為董成瑜最後一次採訪黎智英,寫於2013年4月)

人算不如天算 黎智英

壹傳媒交易案去年(2012年)10月才剛宣布,辦公室大樓牆上原本掛著的黃永玉、丁雄泉的畫就不見了,剩下一堵一堵光禿禿的牆,好像剛剛發生了搶案。

接下來的幾個月,雖然鬧了幾次抗議事件,但所有的人不論是否願意,都做好了心理準備,腦中也描繪了一幅未來的圖像:辜仲諒可能認為終於擁有自己的事業與影響力;王文淵可能認為台塑集團的負面新聞從此將受到控制;蔡衍明則以為自己在中國政府面前將會更有份量;馬英九政府應該大大鬆了一口氣;討厭壹傳媒的讀者也開心未來耳根將清淨不少;其他媒體也許感到競爭壓力變小;壹傳媒的員工則以為自己將發一筆程度不一的小財(獎金、分紅等)⋯⋯。

未料鬧了半年,3月27日交易案宣告破局,所有的想像都破滅了,一切又回到原點。

黎智英是第一個重新振奮起來的。他召集了《壹週刊》、《蘋果日報》幾位主管到他陽明山的家中午餐,熱烈地跟大家握手,好像這些人剛在海上歷劫,而他正在岸上焦急又熱切地迎接大家歸來。接著他又雄才大略地宣布了他未來的新方針(這兩個平面媒體要轉型,要全面數位化,要發展「動新聞」,才有生路),一時之間,眾人幾乎忘了幾天前他才差點把大家賣掉,而且最大買主是旺旺集團蔡衍明的事。

宣布完,面對現實,他尷尬笑著:「以後不賣了,這樣對員工、對讀者都不公平。」半年不見,我們中間只有一次看到香港《東方日報》偷拍他去某診所扎舌針, 據說那醫生精通治療失智症,消息傳回台灣,有人猜測,他是因為得了失智症,自知無力經營才賣掉台灣壹傳媒。

我們此時在他香港半山上的家裡採訪他,問他當時想像自己拿了一百七十五億, 準備做何打算?他不理會我的譏諷,認真地說:「先休息一下,還是要繼續做事業。但我也不想讓自己太忙,我還有其他事業像是動畫也還在做,香港的《蘋果日報》和《壹週刊》,也在準備數位化。以前我最大的麻煩是離開我家,離開我老婆,這是一種很抽離、很空虛的感覺,以後不需要這樣了,我也鬆了一口氣,電視搞得我要死, 我對台灣也有點心灰意冷 。」

「但賣了我又想,他們要搞也不會真的把這個事業搞得很好,也不懂得怎樣轉型,所以到最後,賣不掉,也是天理。」意思是賣成了我們就慘了,就倒了?他無辜地說:「我就恐怕會這樣。我覺得他們拿在手上,可能是個負擔,因為平面媒體還是要轉型,你不能十年之後還是同樣的雜誌。不是報紙雜誌沒有了,而是會慢慢萎縮, 但萎縮的是紙,不是做新聞的機構,轉型才是最大的考驗。」

「他們是做大生意的人,對於一些比較細節的東西,要重新去學,不容易啊。而且媒體需要你投入,不只投入你的精神,還要投入你的面子、你的人,你得罪人,可以忍受嗎?你得罪朋友,可以忍受嗎?有些同事對某些黨派比較支持,有些比較不支持,你可以平衡嗎?這也是做媒體需要的一些技巧,他們做大生意的人也不會一下子就有這樣操縱的能力。」

交易案進行時,員工群情激憤,很大原因是由於蔡衍明之前正在進行的系統業者中嘉公司的併購案,而中嘉公司一直不肯讓壹電視上架,據說正是蔡衍明的要求。壹電視因此不堪虧損,而導致後來的壹傳媒打包出售。而蔡衍明一向討好中國政府的態度也讓人產生很大的疑慮。

那時《蘋果日報》組成工會激烈抗議,許多學生和社運團體也出來抗議媒體壟斷。那時聽說你很不高興?黎智英語塞了一兩秒,立刻說:「電視不能上架,你又不讓我賣,那你要我怎樣?你說賣了會沒有新聞自由,但你為什麼不去抗議那些不給我上架的人? NCC不給我牌照你怎麼不去抗議?我死路一條,你還叫我不能退,這不公道啊!」

你這次回來,對工會有什麼樣的想法?他語調轉為感性,「我覺得他們很友善, 不是問題。我們做媒體的,假如對員工不好,是做不成的。晚上所有的員工走了以後, 其實我們的傳媒是不存在的。工廠還有機器,我們什麼都沒有。」

以他如此思慮敏捷、通曉人性,即使並非專業,至此,我們都可以判斷他並沒有罹患失智症。談及此,他說失智的說法是對手抹黑,「扎舌針對睡覺很好的,而且醫生說我的腦部血管比較細,有時會頭昏,現在刺激刺激神經,對供血比較好。」

這半年來黎智英也沒有真正閒著,他仍在積極把他香港的報紙和雜誌數位化,重回台灣,正好直接用上。他六、七年前開始投資做動新聞,便是在網站上,把文字內容影像化,並以動畫來補充畫面的不足。當時在社會上引起爭議,擔心羶色腥的內容一旦以動畫呈現,便將毫無限制。那時聘用的行政總裁金溥聰也因此求去。

然而動新聞在台港實施了幾年,結果卻是頗受歡迎,「剛開始我們做得不夠好, 不像現在那麼懂得表達,對讀者也不夠敏感,現在比較小心一點,只是換個方式呈現,但新聞的真實性沒有改變。」

而在每則動新聞上,配上數秒鐘的廣告,則是獲利模式,目前香港《蘋果日報》 網站每天的廣告下載次數是二百八十萬,每天上蘋果網站看新聞的人數大約是六十到六十五萬,「我們超過一千一百萬的page view(網頁瀏覽量),有時到三千萬啊。我相信我們現在把即時新聞也做成動新聞,很快就會到三千萬。早上你到捷運,很多人戴著耳機在看動新聞,你可以說這個不流行、是做錯了嗎?」

他認為報紙走向數位化,是跨過電視,直接走到手機、平板電腦這些行動裝置的市場,「這些才是將來最大的媒體。」這是你創辦壹電視這幾年同時發生的事,你本來認為未來在電視?「沒有,我以為是網路,我投資做動新聞時,還沒有iPhone,那時我想的是網路,但一有了iPhone,我知道這個是將來,這使得動新聞更大。現在你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五秒、十秒的廣告,你知道這個市場已經開始發展得很大了,五秒你可以收一塊、一塊二台幣,這個市場有了錢,裡面的內容、需求就大了,內容供應品質也會愈來愈好。」

那你現在要把電視賣給辜仲諒(按:後來辜仲諒因為條件不符,沒買成壹電視, 黎智英最後賣給練台生),他怎麼辦?黎智英說:「他買就可以上架啊,馬上不用虧錢了。」但沒有你做,能成功嗎?他很謹慎:「電視不一定,因為我從來沒有機會發揮,而且我也不太懂電視,但請的都是很好的人。」

在這次交易案中,許多人批評黎智英把媒體當成商品買賣。他說,「經過這次事情以後,我們也知道社會很大方面是接受我們的,以前我沒要走的時候,每個人都說我這個那個的,但我說要走,很多人又說從此台灣沒有新聞自由。你就覺得,他們需要的不是一個媒體,而是對這個媒體的承擔,所以我們要重新把這個媒體做成一個真的很獨立、不受廠商或政治影響的媒體。」這次回來,他也要求管理階層不要與政界或廠商接觸,他自己也不再跟政治人物吃飯。

在香港,黎智英這些年一直積極推動民主運動。兩年前維基解密公布資料,說過去七年他共捐了六千萬港幣(約合台幣二億四千萬元)給民主派。他又與陳日君、李柱銘、陳方安生被稱為「港版四人幫」。由於中國政府承諾的一國兩制早已跳票,箝制愈來愈緊,香港人也有警覺,今年1月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行動」,7月將發起行動,爭取香港特首普選。

黎智英立刻寫了文章響應,甚至還有坐牢的打算,「有參與就有坐牢的可能。現在中共看起來不會給我們真的民主,我們要跟他攤牌了,做為香港市民,我也覺得我的良知不容許我置於度外。我們盡了所有的力氣爭取,走到盡頭也要再走。」坐牢沒有好吃的東西受得了嗎?「做人願意付出也是一種福氣。」應該不會把你關太久吧? 「坐牢把我們關一、兩個禮拜放出來,我們就去燒區旗,再讓他捉,捉到最後有民主為止啊。」

黎智英回來了,兩年前(2011年)本刊創刊十周年,他說,「這十年好像發了一場夢。」這次交易案失敗,就像夢到自己醒了,但其實沒醒。辦公室的牆壁現在仍是光禿禿的,但久了我們也好像不太確定原先那裡掛著什麼,或者其實從來沒掛過什麼。經過此事,我們知道許多事情是錢買不到的,譬如牆上的空白。如果沒掛畫, 就把它當成鏡子吧。

書籍介紹

《華麗的告解:廚師、大盜、總統和他們的情人》,時報出版

作者:董成瑜

你一定看過她的文章,現在終於知道她是誰!

「用仰角看小人物,用俯角看大人物」

最會勾畫人物靈魂的記者,《壹週刊》人物專訪主持者、蔡明亮《郊遊》編劇───董成瑜第一本專訪自選集。

華麗的告解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