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獨臂刀》回看張徹導演及新派武俠電影浪潮

從《新獨臂刀》回看張徹導演及新派武俠電影浪潮
電影《新獨臂刀》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以說,張徹導演的電影,不只是改變了其時香港影壇,更深遠地影響了香港電影以後的發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aron

張徹導演無疑是香港電影史上其中一位最為舉足輕重的人物。1967年,由張徹所執導的《獨臂刀》開創了新派武俠電影浪潮,並打破了當時的票局紀錄,成為了香港電影史上第一部的「百萬電影」。在新派武俠電影興起之前,其時的香港影壇多以女性為電影的中心,而男性角色則多數為陪襯配角,當時的「黃梅調」電影甚至會以女性演員反串男角。而新派武俠電影浪潮則改變了這個局面,始後方開始出現了愈來愈多的以男性為主角的電影。

在開創新派武俠片的過程當中,張徹導演亦為香港影壇發掘了無數優秀的電影工作者:包括狄龍、姜大衛、王羽、李修賢、傅聲等影壇巨星;亦包括唐佳、劉家良、郭追等武術指導;以及午馬、陳觀泰、羅莽、谷峰、狄威、羅烈等香港影壇的中堅份子。

除此之外,張徹導演的作品及其拍攝電影手法亦影響了數代的電影人。曾拍攝《英雄本色》、《喋血雙雄》及《辣手神探》等經典的動作電影的吳宇森,於70年代時就曾為張徹的助理導演。有影評人指出,吳宇森繼承、汲取了其師張徹的暴力美學,成功塑造其獨特的電影風格。

《新獨臂刀》電影海報

與張徹的作品一樣,吳宇森的電影亦多是以描寫男性之間的情誼為主,這一點將會在下文談及。而吳宇森同時亦施影響於無數的、其後的電影人;另一崇尚暴力美學的導演昆汀塔倫天奴受香港電影影響甚深,其中他對張徹執導的《五毒》更是推崇備至。

在張徹拍攝《獨臂刀》之前的一年,同為新派武俠電影開創者之一的胡金銓導演當時應邵氏公司之邀,執導電影《大醉俠》,由鄭佩佩飾演女俠金燕子一角在《獨臂刀》得到了巨大的成功之後,張徹又於1968年執導了《大醉俠》的續集《金燕子》一戲。這部電影普遍被視為張徹奠定其個人風格之作。在《金燕子》的末段,由王羽飾演的少俠銀鵬與為數近百倍於己的敵人的血戰。這種場面,後來亦多次出現於張徹的作品裡。

1971年,張徹的作品《新獨臂刀》在香港上映,姜大衛和狄龍分別飾演同慣用雙刀的少年俠客雷力和封俊傑一角。在武俠作品裡通常都會出現的正邪對立,在電影最初的幾分鐘裡就已經被揭示出來。使得一手好雙刀而馳名於江湖的少俠雷力,因中了龍異之的設計而被逼自斷一臂。在這短短的幾分鐘裡,角色的性格亦是顯而易見的:年輕的雷力血氣方剛、不可一世,亦因此才會中了龍異之的計;龍異之表面上是個大仁大義的、江湖上有名的俠客,但暗地裡卻是心狠手辣,想要隻手遮天、獨霸江湖之輩。

狄龍與姜大衛於宴會上合影。(圖片由作者提供)

張徹導演的「新派武俠電影開創者」的地位,並不僅僅是因為他改變了以往香港電影以女性為電影中心的局面。有影迷指出,他亦為武俠電影的電影語言注入革新性的運用。包括他在武俠電影當中,使用手持拍攝、疊化鏡頭、定格鏡頭以及升格鏡頭等等。

雷力在斷臂後退出了江湖,在一家小飯館當上了店小二。在雷力初出現在飯館時,有一幕是,雷力因其斷臂而受到店裡客人的嘲笑和侮辱。在畫面裡,原本倚在櫃檯的雷力步向門邊。這一幕,是用手持鏡頭拍攝的,配合背景音樂和門外的大雨,盡顯雷力的無奈和滄桑。然後畫面中出現了一個疊化鏡頭。雷力回憶起往事,在慢鏡頭裡,出現了穿著白衣、騎著快馬的雷力出現在大雨當中。這是在影片開場時,觀眾所見到的雷力。

雷力後來又認識了住在當地的少女芭蕉。在張徹的前作《獨臂刀》中,方剛在手刃師門大敵之後,與他的伴侶小蠻退隱山林。芭蕉與小蠻一樣,同樣是個溫柔細心的女子,她暗地裡對雷力心生傾慕。與小蠻所不同的是,小蠻一直希望方剛能放棄習武的念頭,而芭蕉則一直鼓勵雷力重出江湖。

從小店老闆和客人的對話中可得知,斷臂後的雷力沉默寡言,時常一聲不發,面對存心挑釁的客人亦是如此。要到芭蕉出現在小店裡,觀眾才能再次聽到雷力說話。後來雷力為了讓芭蕉免於凌辱,被逼顯出武功退敵。這些都顯然出芭蕉在雷力的心中,有著一個重要地位,但芭蕉的陪伴和鼓勵並未能使雷力決心重新習武。

電影《新獨臂刀》劇照。
電影《新獨臂刀》劇照。

雷力為了保護芭蕉,受到虎威山庄、龍異之的手下欺負,被逼跪地求饒。此時封俊傑剛好路過小店,見到了這一幕,他路見不平,使出雙刀打退了龍異之的手下。雷力和封俊傑在命運上有著若干的相似之處,這當然不僅是因為他們同樣都(曾)是慣用雙刀的少年俠客,他們皆有著一顆俠客之心。

隨著故事的發展,我們又看到封俊傑像雷力一樣,同中了龍異之的設計,只是比起雷力,封俊傑的下場卻是更為悲慘壯烈。當然,在那一刻觀眾並不知道故事以後的發展。但隨著封俊傑的自說自話、試圖開解雷力,以及他聽到雷力這個名字時的震驚,又連繫到緊接而來的芭蕉送刀以及被綁的情節。處處皆顯示出,儘管封俊傑在那時候並不真的認識雷力,但封俊傑卻能、亦只有封俊傑才能夠明白雷力心中的鬱結。就像他對芭蕉所說的一樣。當芭蕉送給雷力一把刀,這會使他痛苦莫明,而這是芭蕉本來所不能理解的。

這推使封俊傑和雷力二人開始成為朋友。而我們也終於能夠從畫面裡看到雷力的笑容。封俊雙說:「虎威山庄下來,我也封刀不提武事,我們到太湖邊上去務農去。」在張徹的前作中,不乏務農、歸隱為結尾的結局。這一點會在下文談到。但必需一提的事,這種結局通常是男女主角所擁有的共同願望。後來雷又對著力對著封俊傑說:「封大哥,這一年多來,我其實並不快樂,我每天都在折磨自己,直到現在我心中才真正的坦然,再沒有痛苦了。」與封俊傑結識後,雷力才終能解開鬱結、重拾自信。但不過幾天,封俊傑就死在龍異之的毒計之下。雷力的笑容再一次消失了。封俊傑的死,使雷力決心要重新踏進江湖這個險惡之地,要為封俊傑報仇。

電影《新獨臂刀》劇照。

被譽為新派武俠小說開創者的梁羽生於1954年開始撰寫他的第一部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其後,金庸和古龍亦陸續的開始撰寫武俠小說。上述幾位武俠小說家的作品一直流傳至今、當中有些更被無數的武俠小說迷奉為經典。數學家華羅庚就曾以「成年人的童話」來形容武俠小說。在此後數十年間,不斷的、有眾多的新派武俠小說被改編為影視作品。

在梁羽生的小說裡,大部份的主角皆是文武雙全、出口成詩;金庸小說裡的主人翁,角色性格則較為多樣化。在這兩位武俠小說名家的作品中,多有傳承著「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種武俠小說的傳統思想。

作為新派武俠電影的其中一位開創者,在胡金銓的《龍門客棧》,故事講述的,就是蕭少鎡、吳寧等人為了保護「忠良之後」而挺身而出、與以曹少欽為首的東廠及錦衣衛一眾展開連番惡鬥。蕭少鎡、吳寧等人與東廠展開鬥爭,有兩個層次:一方面,被東廠陷害致死的兵部尚書于謙固是對朝廷忠心耿耿,他的子女是「忠良之後」,明知道曹少欽意欲斬草除根,但蕭少鎡、吳寧等人還是前往搭救;另一方面,其時明朝宦官當權,曹少欽一眾殘害忠良,蕭吳等人除去東廠系統,此舉則是為國為民。

《龍門客棧》電影海報。

然而在張徹的電影裡,故事內容通常是圍繞著因個人恩怨而展開的復仇。但這種復仇,卻又不是不講俠義的。與上述提及過的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相比,張徹的電影有著一種特定的故事架構模式。就像是《新獨臂刀》中,封俊傑和雷力要除去龍異之,這當然有個人的情感和因素在內,而這也絕對不是「為國為民」,但卻也是為江湖除害。而且在張徹鏡頭裡的主角,幾乎皆是清一色的,陽剛熱血、視死如歸的男兒。

無論是金燕子,或是在《獨臂刀》中的小蠻,她們都是電影裡不可劃缺的角色。無獨有偶地,這兩個角色在戲中又都是承擔著當中的愛情戲份:在《獨臂刀》裡,方剛被砍斷一臂後,得小蠻所救、受她悉心照料。而後來方剛得以重拾武功,亦是因為從小蠻處,得到了其父留下來的武功秘笈。《金燕子》中,少年俠客韓滔、銀鵬皆對女俠金燕子有愛意,後來二人更因此而產生誤會,進行比武,及後三人又聯手對付江湖敗類。銀鵬雖手刃敵人,但最終還是因重傷而死。張徹將電影最重要的一場決鬥交付給銀鵬而非金燕子。縱貫整套電影,張徹亦成功的為銀鵬塑造出一個亦正亦邪的形象,而這個角色的的一生又充滿著悲慘和孤獨。要到他死後,他的師姐金燕子方對著他的墳墓告白,讓他知道,在她心目中一直以來所愛的,其實就是銀鵬。

電影《金燕子》劇照。

在張早期最為成功的作品當中,雖是以男性角色為核心,但女角在戲裡還是有重要的戲份。《獨臂刀》裡的小蠻並不明白為什麼方剛總是想著要練武,更對此而感到不滿。小蠻的不理解成為了兩人之間的矛盾,從而顯出方剛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在壓抑著自己的一腔熱血。在前文提及到,在《新獨臂刀》中的雷力亦有著同樣的壓抑,但這種壓抑卻不需要芭蕉的出現或協助才得到展示。作為電影裡僅有的女性角色,芭蕉似是可有可無。或是該說,芭蕉的角色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來突顯出雷力和封俊傑之間的情誼。芭蕉一直鼓勵雷力,希望他能夠振作起來,但卻沒用。而雷力卻能從與封俊傑的相處中,重建自己的信心。

在張徹其後的電影裡面,更有好些並沒有女性角色在內,包括《雙俠》、《五毒》、《殘缺》等。其實審視下來,大部份的武俠作品都是以男性為主角。然而,像張徹這樣徹底的,屏除女性角色的則不多。這也關係到張徹導演作品裡,明顯的陽剛風格。

與胡金銓導演所表現出空靈飄逸不同。在張徹的電影裡,講究的是陽剛美學、男性之間的情誼、總是充滿著快意恩仇。上文提及過,在《獨臂刀》,方剛為師門打退敵人後,與愛侶小蠻隱居山林;但到了《新獨臂刀》,退隱山林卻成為了雷力和封俊傑兩個熱血男兒之間的美好願望。縱使這最後因封俊傑之死而沒有得到實現。男性之間義不容辭、肝膽相照。這種描述,甚至在後來、不同類型的香港電影裡得到了延續,並不只吳宇森唯一一個。可以說,張徹導演的電影,不只是改變了其時香港影壇,更深遠地影響了香港電影以後的發展。

相關文章: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電影語言Facebook專頁)。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