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二代」不走父輩路,創立品牌讓台灣被看見

「代工二代」不走父輩路,創立品牌讓台灣被看見
META Design鄭遠揚拒接短期訂單,殺雞取卵|受訪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代工轉型到品牌經營,最困難是思維的調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昔日的「代工王國」終於抵不住全球化的競爭,不得不邁向品牌經營以求生。以「台灣味」作為設計風格的居家品牌「TZULAï 厝內」,和燈飾設計品牌META Design,都是代工二代創立的品牌。

當下有收益 看不到未來

厝內產品經理許文鴻,父親是高昌貿易董事長許焜山,經營國際貿易數十年,專營歐洲家用品代工與外銷。2009年他碩士畢業後加入公司,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日本有無印良品,瑞典有IKEA,我們有沒有屬於台灣的平價居家品牌呢?」父親在歐洲家用品代工領域有口碑,但多年來總覺得為人作嫁衣裳,他認為是時候讓台灣被國際看見,於是在2013年創立厝內,取名自台語「家裏」。品牌共推出40樣產品,分成餐具、廚具、打掃收納等三大系列,去年進駐誠品松菸店設專櫃,包含網絡銷售在內,全年營收共約500萬台幣。

META Design設計總監鄭遠揚,父親經營的康爾富照明擁有30多年燈飾代工經驗,產品主要外銷日本和歐美等地,全盛時期員工逾百人。他從小看着家裏工廠的老師傅趕工造燈,讀平面設計畢業後順理成章加入家族企業,在打理生意時深感代工業沒前景。「做OEM,同一件貨幾千個廠商競爭,明明我已經是最低價,但會說B公司更低去壓我價。我當下有收益,但我看不到未來。」他開始研發新產品,但花盡心血做的設計要用OEM的價錢賤賣,「沒有品牌,人家還是把你當OEM工廠,甚至把我的設計拿去別的工廠報價。」

他發現,光有產品沒有用,「哪天康爾富消失,少一間代工廠有誰會在意?」時勢所迫,他於2008年創立META Design品牌並開始參加設計展,他設計的曲木造型LED燈環保又富設計感,簡潔有力的「Uncle L」燈具是成名作,獲得台灣金點獎,海外訂單陸續出現,甚至有德國經營者因病過世,家人什麼都沒放,只留了一盞Uncle L在其棺木裏。

厝內許文鴻希望品牌成為台灣的無印良品|Photo Credit: 李澄欣/信報財經月刊
抵擋誘惑 不殺雞取卵

從代工轉型到品牌經營,最困難是思維的調整。代工重視品質與成本,追求用最低成本做出原廠要求的品質;品牌經營重視創新與品質,但創新的風險大,沒有人可以計算出創新的產品會帶來多少的回報。厝內許文鴻從頭開始學習,「外銷只是供應鏈的某一段,幫客戶拿最低成本,不重視主觀意識。做品牌要兼顧銷售渠道、網絡平台、倉庫、客服,要接觸終端消費者,要有主觀意識,cost down不是最重要。」META Design鄭遠揚也說:「以前對品牌零認識,因為做代工的時候,進口商希望你知道愈少愈好。」

做出品牌後,鄭遠揚碰到的最大問題是,國際市場仍有「台灣=代工」的標籤。他曾接到智利買家詢價,當表示只做品牌不做代工後,對方報以一盆冷水:「對我們來說,只有歐洲的品牌才叫做品牌。」代工轉型做品牌,也要抵得住短期利潤的誘惑,他參加國際設計展,不時遇到歐美客人詢問代工報價,飛利浦多次向他洽詢買下成名作「Uncle L」的專利授權,鄭遠揚連開價都沒有問就果斷說不。「如果我賣了,就永遠是代工,永遠無法擁有品牌應有的獨立話語權,在那個階段就放棄,是殺雞取卵。」

兩代磨合 以不傾家蕩產為原則

兩代價值觀不同,磨合不容易。厝內許文鴻笑言,父親放手給他空間發揮,「以不傾家蕩產為原則」,但他希望品牌長遠能從母公司獨立出來。META鄭遠揚則坦言,經常與父親意見不合,「開始還好,後來有一方愈來愈了解品牌,有一方仍然在既有的思維,分歧就愈來愈大。」有什麼解藥?「趕快有營收!做出成績給他看,令他繼續信任。例如我在國外做展覽,會盡最大努力接到單或合作項目,他看到我接觸到以往接觸不到的市場,就會信任我。上一代用忍耐和信任來壓抑心中的着急,二代就用努力去證明。」

他強調,在父親身上學會很多,但不在於怎樣做生意,而是怎樣做人,例如敢賠錢,做錯就要補償,這也是台灣業者與大陸業者的最大差別。「如果從利益看,很多人會用藉口大事化小,但從商業倫理和道德看就不是這樣。父親讓我不會成為市儈的商人。」

原標題為:「企二代不走父輩路 讓台灣被看見

節錄一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