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起兵造反不是為了搶牛,而是為了身而為人的自由!——美國民兵起義逼退聯邦政府

我們起兵造反不是為了搶牛,而是為了身而為人的自由!——美國民兵起義逼退聯邦政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望無際的內華達州維京山谷,便是邦迪的牧場所在地。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了自由,你願意走上戰場嗎?

今年4月,美國內華達州出現一起民兵起義、逼退政府的大消息。當地一名牧場主人邦迪(Cliven Bundy)因為長期在聯邦政府的土地上違法放牧,同時積欠大筆管理費,美國聯邦執法人員因而決定強制收繳邦迪的900頭牛,將牠們驅逐出聯邦土地。支持邦迪的民兵組織聞訊趕到,與警方對峙數日後,4月12日聯邦執法人員宣布撤退並釋放牛隻,待日後繼續以法院途徑解決紛爭。

由美國土地管理局宣布瀕臨絕種的沙漠龜。Photo Credit: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CC BY SA 2.0
生態保育或強迫遷移?邦迪牧場抗爭史

1989年,美國的土地管理局(BLM)宣布內華達州東南部,是頻臨絕種的沙漠龜的自然保護區,該區域禁止放牧,而邦迪位於維京河谷的牧場正好與保護區部分重疊。

內華達州的牧民邦迪,上衣口袋裡放著美國前總統傑弗遜的照片。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於在保護區內放牧,聯邦政府開始向邦迪要求繳納罰款。然而邦迪則表示,他的祖先自1877年起就在這片牧場上放牧,當時土管局尚未成立,他們遠比聯邦政府更早擁有土地的所有權。邦迪自1993年起便拒絕繳納任何罰款,至今已累積約100萬美元,導致土地管理局取消邦迪的放牧許可證。

支持邦迪的民眾,看著被警方沒收的邦迪的牧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98年,邦迪在法院裡輸給了聯邦政府,當時法庭要求他將牛隻撤出聯邦政府的土地。然而,邦迪仍如最初一般堅持土地是繼承自他的祖先,拒絕撤出。到了2009年,土地管理局開始在保護區內插上許多禁止放牧的標記,而部分標記被鋸斷,另一些標記則被不滿的牧民射滿了彈孔,但並沒有具體的衝突發生。

邦迪的牧牛被強制徵收、家人被警方以暴力恐嚇,使得全美支持邦迪的牛仔與民兵們齊聚內華達州。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2年5月,土地管理局在拉斯維加斯的聯邦法院再次起訴邦迪,並於同年8月命令他在45天之內從聯邦土地上移走牛群,這項舉動也成為之後官民衝突的導火線。2014年3月15日,土地管理局終於以「非法穿越他人土地與財產」為罪名,表示將強制沒收邦迪的牧牛。

來自拉斯維加斯的Chris Shelton正抱著他一歲的兒子,身旁他的老婆手持來福槍,預防警方輕舉妄動。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4月1日,邦迪和他的14個兒女輩和52個孫子女輩以住宅為堡壘,守在其中,並不斷接受媒體採訪。邦迪的支持者透過媒體獲得消息,2日起陸續由各地前往支援;同時支持自然保護區、反對邦迪的環保人士也出面表達意見。

4月5日,聯邦政府派出了9輛直升機和200名警力,開始正式行動收繳邦迪的牛群;4月9日,手持著防暴電擊槍、牽著警犬的聯邦騎警,和邦迪的支持者與兒子爆發衝突,這段畫面被上傳至網路,引起大批持有槍械的人權主義者及牛仔們,開始由美國各地趕往內華達州,組成了一支強大的武裝民兵隊伍,誓言與邦迪家一同對抗聯邦執法者。

支持者們在馬路旁為邦迪宣傳。他們的標語寫著:「今天政府奪走了這個,而誰會是下一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全副武裝的支持者們列陣堵截員警,表示他們不僅是為了保護邦迪一家,同時也是為守護他們的共同利益。支持者指出,如果聯邦政府今天可以逼死邦迪,那麼明天遭殃的也可能是自己。

「我們這次起兵造反不是為了搶牛,而是為了身而為人的自由!」

訓練有素的民兵在天橋上觀察警方的一舉一動。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一群前來支援邦迪的牛仔們,騎著戰馬、開著房車與貨車,帶著各種武器槍枝和彈藥,並且將自己的行動命名為「Rebellion」,同時有「造反」和「起義」的意思。他們有著絕佳的戰術和組織性,4月9日後,彪悍的民兵大軍迅速包圍了負責看守邦迪家牛群的員警,讓聯邦警察瞬間成為弱勢。

現場擺滿了抗議者手繪的標語。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同時,他們在高架橋上設立了狙擊手陣地,組成了強大的馬隊佔據高地、堵截道路,成功地堵住了前來支援的警力。隸屬民兵組織的直升飛機更盤旋在員警上空,防備警方空中增援。聯邦警察們很快就發現,對峙是唯一的權宜之計,一旦開火只會導致警方傷亡。

在民兵聚集的公路旁,架著他們親手寫下的各種標語:

「美國人民自由的最大威脅,是踐踏憲法的政府。」

「我問,大人,什麼是民兵?民兵就是全體人民。」

「如果你是一個暴君,那民兵絕對就是一個壞名詞。」

抗議者聚集在圍欄外,與警方緊張對峙。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4月12日,數百名抗議者聚集在土管局的牲畜圈禁地門外,其中包括一些持槍的黑幫成員。內華達州高速公路巡警表示,12日當天由於邦迪的支持者湧上靠近牧場的15號州際高速公路,曾迫使一側車道暫時關閉。

抗議者們歡呼著,迎接警方的妥協。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最後,土地管理局終於決定不再強制執行法庭的命令,並且歸還邦迪他被沒收的300多頭牧牛。

而邦迪的兒子愛蒙(Ammon Bundy)前往警局控訴警方的暴力威脅,頭上戴著反國土管理局的帽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邦迪的兒子愛蒙(Ammon Bundy),則在5月2日前往警察局,控訴聯邦警員在4月9日以高殺傷力武器、電擊槍和警犬威脅他們的暴力行為,他表示:「我們深切希望並祈禱這些『下重手』的戰術,不會在我們或其他任何美國人身上再次出現」。

支持者的口袋裡放著內戰期間的美國總統傑佛瑞的照片,名片上寫著:國內恐怖主義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起抗爭被視為美國民兵運動史上的重大事件,背後的成因也極其複雜。例如新聞調查網站Infowars.com便曾指出,為了在內華達州與中國合作太陽能開發案的美國國會議員里德(Harry Reid),主導了這一次的強制迫遷,但事後遭到里德否認,同時太陽能廠計畫也已於2013年撤出內華達州。邦迪本人則堅稱,瀕臨絕種的沙漠龜只是幌子,聯邦政府要收回他的牧場,只是想藉此開發更賺錢的門路。

訓練有素的民兵,實力和員警不相上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這次的民兵運動之所以成功,和美國偏遠地區的人民比起遵守白紙黑字的法律,更遵循數百年來生活模式形成的「習慣法」也有相當大的關係。多數在未高度開發的偏鄉生活的人民,自古以來便追尋著風俗民情,這樣的生活型態並非立法強制便可以改變。

同時,美國人對於個人權利和財產不可輕易受侵犯的堅持,以及農牧業區在政治上的保守態度與對政府的不信任感,也是這次抗爭能吸引許多支持者的原因。

自獨立戰爭開始,民兵意識便深植在美國人心中。Photo Credit: The National Guard CC BY SA 2.0

此外,美國自獨立戰爭以來的民兵風氣,也是這次抗爭的重要因素。而美國民兵運動的意識形態基礎,源自於1791年制定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

「受到良好規範的民兵部隊對於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人民持有及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美國哈特福德大學的歷史學者羅伯特‧H‧邱吉爾(Robert H. Churchill)便曾指出,自歐巴馬當選總統以後,極右派民兵便蠢蠢欲動,他的「大政府」福利政策和全力推動的槍支管制強化,都讓極右派民兵反感,而邦迪事件便是近年來美國民兵運動發展的象徵之一。

邦迪和內華達州的警官握手致意。在美國,地方官常與人民站在一起反對聯邦政府,以維持民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邦迪的事件當然也引起許多爭議。民主黨籍內華達州參議員里德(Harry Reid)批評持槍的民兵團是「國內恐怖主義」;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則批判邦迪身後的美國極右翼保守主義運動。而共和黨則視邦迪為對抗政府的英雄,共和黨籍內華達參議員赫勒(Dean Heller)更讚揚他們是愛國者。

美國在這次事件中證實了,無論你對抗爭的看法為何,選擇支持哪一方,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此外,更突顯了當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在面對群眾的同時,無論群眾的數量多寡,若採取過多的暴力手段,不僅會失去民心和選票,更重要的是必須面對在採取暴力後,一個政府所有應負的責任。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