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馬會送給習近平的伴手禮,策劃人告訴你「台灣藍鵲」如何取悅兩岸人民

習馬會送給習近平的伴手禮,策劃人告訴你「台灣藍鵲」如何取悅兩岸人民
兩岸媒體對「台灣藍鵲」背後意涵各自解讀,據悉曾定價6萬台幣(約1.5萬港元),數量有限,現已為非賣品|Photo Credit: 李潤茵攝/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動腦筋!出口你的智慧。」許元國擅於發掘專長,產品不刻意拚細工,營運也不跟大陸拚量產,反而限量發售,以文化切入避免低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信報月刊記者李潤茵

大陸有景德鎮,台灣有鶯歌鎮。早於嘉慶年間已是陶瓷重鎮的鶯歌,聚集近800家工作室。近年加入文創元素,老街旅客更是熙來攘往。從火車站步行約10分鐘的中正一路較清幽,特色店舖多接企業訂單,售賣精品,街角處一家店門外掛上牌匾「文化部評鑑:台灣工藝之店」,多少達官貴人如李遠哲、宋楚瑜及連方瑀等均是座上客。近來,兩岸媒體紛至沓來,全因那隻「台灣藍鵲」。

「所有都被搶購一空了!」傑作陶藝公司董事長許元國告訴記者,「台灣藍鵲」手工瓷器就只剩一尊放在老街熟人店內。馬英九贈習近平的伴手禮引來風潮,產品策劃者正是眼前這位年逾六旬的老人家。

「整個創作原則是台灣印象與中華文化之融合。我們不是藝術家,而是文化創意產業,把台灣文化、意象轉化成產品。」通常每接到一項企劃,許元國都會定下大方向,再從中協調。公司本來就有藍鵲產品。「我們強項就是根據不同任務,再重新詮釋。」老人家笑說:「不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啊!」

許元國家族的陶瓷廠已有百年歷史,期間曾因父親早逝而中斷。原本主修心理學的許,從事過多種工作,40歲入研究所攻讀民俗藝術,始重拾家業|Photo Credit: 李潤茵攝/信報財經月刊
亦敵亦友 暗中較勁

許元國已不是第一次見證兩岸歷史時刻。2010年,上海世博台灣館贈送貴賓的禮物「天燈杯」就是其得意之作,100萬大陸人拿到此杯;今次,台灣政府要送禮給習近平。「那當然有統戰意義了!不可能送什麼青花瓷、唐三彩啊!」在撰寫企劃案時,他對兩岸關係已了然於胸。「台灣跟大陸,像敵亦像友。一方面要表示和平,一方面也要暗中較勁。」

「展示台灣好的地方:手工藝嗎?幾乎全輸她了!人家可是千年傳統呢!」所以第一項剔除花瓶,「只能挑最具立體感的造型」。其次,台灣贏大陸最多是什麼?「不就是環保、人權、自由、民主,當然我們不能談自由民主,那就講環保好了!」藍鵲需要在乾淨地方生存,在台灣到處可見,「用以暗示我們環保做得非常好」。至於統戰,「藍鵲是一種群聚性的動物,那就順着你們的意思,象徵兩岸一家親。大陸媒體聽到這句就最爽了!」

「動腦筋!出口你的智慧。」許元國擅於發掘專長,產品不刻意拚細工,營運也不跟大陸拚量產,反而限量發售,以文化切入避免低價。「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精緻、漂亮是不足夠的,最重要是有哲學意義。」他順手拈來一塊「黑面琵鷺瓷版」。「香港也有黑面琵鷺,但問題是怎樣提升到更高層次。」

「黑面琵鷺住在西伯利亞,每年都來台灣過冬。從前我們都把它們打掉;後來懂得保育,目前超過1000隻,是瀕臨絕種動物保育成功的典範。我們就寫文章給外交部,(解釋瓷雕)『做客』(善待來者有如客人—台灣的待客之道)。」許元國解釋。

「藍鵲是一種群聚性的動物,那就順着你們的意思,象徵兩岸一家親。大陸媒體聽到這句就最爽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陸人只講不買 寧外銷日本

產品屢獲政府機關青睞,自然亦吸引對岸目光。「每年都見到很多大陸人來,但沒有成交過半件。」許有感而發:「許多大陸人到台灣都想做無本生意!可是一談到在台灣現金交貨,就沒有蹤影⋯⋯大陸商人都想在兩岸交流中,分到一點好處,卻不願意承擔風險。」他坦言跟大陸人交往有相當難度。「我們跟景德鎮很早就接觸過,但沒那麼容易,很多條件說好後,還是會有變化。」

經常有人說台灣跟大陸「同文同種」,許元國都忍不住修正:「應該是『相同民族,不同文化』。」他解釋:「大陸從共產黨執政到現在,都是共產主義、無神論,甚至還有文革。後來開放後,就是極端資本主義:有錢什麼事兒都可以辦!所以跟大陸人做生意,你就會發現著作權問題。以陶瓷來說,沒什麼技術,見到一個不錯的買下後複製;兩個月後,全街都是同一樣的!」

他形容大陸人做生意較浮誇。「台商如果去大陸住5年,口氣都不太一樣!我們這邊會拚命謙虛;他們那邊自己說自己有多好。語言一樣,文化不一樣。聽多了,應應就好;能深入談的,就很少。」所以今年開始走外銷,市場龐大的大陸並非最優先,反而日本較有保障。

「日本的營銷制度、交易秩序及倫理都遠遠高於大陸。剛開始可能很困難,但長遠來說,跟日本人做生意還是較放心,他們本身非常謹慎,不輕易跟你打成一圈;但建立信任後,就會變成朋友一樣。」

沒有龐大市場,深厚的人文素養和背景則是最好的賣點。「文創是台灣不得已的轉型。台灣很小,但韌性很強。手工藝都走工作室化,缺點是很微型,通路掌握及行銷都困難,但優勢是成本低。起初,很多學者跟官方很看不起文創,認為文化怎麼可以拿來賣錢?但文創平凡而吸引,像播種一樣,全台灣的巷弄間都有,十幾年後會開花結果。」

反哺靠食腦 香港可參考

「目前,大陸文創也如雨後春筍。」但許元國認為那所謂「文創」卻缺乏「創」。「之前有大陸同業也來台灣問我作品怎樣?我就說了句真心話,你們所謂的文創,就停留在文化產品,少了創意兩字。青花就是仿明朝、清朝,但把青花當顏色就好,不用所有青花一定要龍、花、魚,仿古不等於文創啊!」

「文創嗎?真正有內涵,但講不出來,是沒用;沒有內涵,硬要講出來,更經不起時間考驗。」他認為,天燈系列就是一個成功案例。「很多人競爭,很多都很漂亮,但背後意義呢?」

「台灣館是天燈,天燈也代表平安,意味兩岸和平。放天燈本身只是一個文化,從來無人因放天燈而賺過錢,將文化轉化成產品就是一種經營模式。這種模式也很適合香港,小地方,你想代工也沒可能啊!難道跟大陸拚量產嗎?」

一言以蔽之,反哺終究靠食腦。

原標題為:藍鵲贈習近平 台灣拚軟實力——專訪習馬會伴手禮策劃人許元國

節錄一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