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灣大地震之後,我很自豪地說:「我愛理工科」

南台灣大地震之後,我很自豪地說:「我愛理工科」
Photo Credit:Steven S.@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擁有的,是適應未來多變的生存能力,而「教育,就是使你擁有教育自己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偉翔(畢業於台灣科技大學,就讀台灣大學研究所。 現為獨立媒體《技職教育3.0》記者,期許自己成為基於學理基礎深入報導「技職」與「職業訓練」議題的研究型記者,並書寫技職人故事。)

我很自豪地說:「我愛理工科。」

研究所入學考試將近,進入台大就讀前的此刻,我應該才剛步出圖書館,回宿舍準備休息。

很多人私底下問我,你現在這樣,當初這麼努力考機械工程研究所豈不是白費?

因為他們認為,我從海山高工機械科、台科大機械系、台大機械所的所學都浪費,只因我並沒有打算投入科技業或機械相關領域工作。「可惜啊!你本來應該去賺更多錢。」他們都這樣對我說。

我確實喜歡理工科,從準備考試過程中,自己就能發現。

高職升科大時,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除了國英數,更要考機械力學、機械原理、機械製造,以及機械製圖,大部分都是我喜愛的科目,尤其需要計算的,幾乎是「無招勝有招」,遇到任何難題都願意花上整晚時間研究,並享受解題瞬間的滿足感。

研究所考試科目難度遠大於四技二專考試,考科包括工程數學、材料力學,以及動力學(還有加上一個不必準備的英文),科目數相對少,但每一科又深又廣,以工程數學來說,有時除了微積分,甚至還考到高等工程數學的範圍,一本原文書根本不夠你讀,但我依然熱愛他們ˊ。

還記得我最愛的是Fourier一直到PDE(偏微分),直接用Fourier解簡直超快(還依稀記得重疊定理與座標轉換),而當我了解到Fourier居然能包納Laplace,意旨Laplace只是Fourier的特例,就覺得真是青出於藍阿!(其實Laplace與Fourier都是以人名來取名,前者是後者的老師,但後者卻推展出更大的Fourier)有種理解宇宙奧妙與生命密碼的感動,這種感覺,一中毒就難以抽離。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次台南地震大樓倒塌,我看到有新聞開始討論拋摔與重力加速度、結構、剪力面等等,讓我想起挑戰極難度動力學的成就感。

除了剛體動力學,旋轉、擺動,再加上不均質(材料係數不平均),除了要套上材料力學,還要用工數解出最後的統御方程式,解出當下的成就感,更是激昂到不行,尤其他不只是解題,是極度貼近現實,用方程式來描繪現實狀態輪廓,是現實與一切溝通的語言。

雖然這些除了家教時,已經很少用到,但這些邏輯推演能力,思維能力,連結能力仍然跟著我面對現在所有一切挑戰。

所以你說,結果一定重要嗎?

重點仍是過程,過程的淬鍊,將決定你成為怎樣的人,抱持怎樣心態生活,即使現實層面非嬌嬌者,但那排名也僅是現今社會價值觀所賦予的,我們擁有的,是適應未來多變的生存能力。

而「教育,就是使你擁有教育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缺什麼,知道去哪裡學習,知道去哪裡深入探究。比起賺大錢,並用薪水待遇衡量工作的心態,你更應該累積適應未來生存的能力。

我認為,任何科系都有其值得深入學習的地方,一個領域的知識推進,是累積數百數千年的努力,以這次重力波的直接證據,又讓科學領域向前邁進了一步,雖然有人論戰,究竟有何實用性?但若你能為一個領域推進做出貢獻,哪怕是一小步,你將永遠在歷史上留名,更珍貴的,你對全人類做出了無可取代的貢獻。

可惜,怕只怕,現在學生受社會速食價值鼓吹,變成只為了填滿履歷表格,會說卻不會做事的說說人。

若是那樣,真的就太可惜了。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