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儸紀公園的高壓電網──淺談宋人限制君權的三道防護(上)

侏儸紀公園的高壓電網──淺談宋人限制君權的三道防護(上)
與許多皇帝相同,以「杯酒釋兵權」聞名的宋太祖,極為在意經營自己的歷史形象。(圖片取自中文維基「趙匡胤」條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這種暴龍般的龐大君權,宛如侏儸紀公園管理者的臣僚們,又該使用什麼樣的高壓電網對其施加限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如果今天有份以「我國是否是個法治國家」為題的網路問卷,並只提供「是」和「否」兩個選項時,就算有些遲疑,相信大部分的讀者朋友應該還是會選擇「是」這個答案吧?姑且不論對法律信賴與否,正因為我國是個法治國家,上至國家元首,下至一般老百姓,理論上沒有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大家都必須服膺於法律的規範。

歡迎來到侏儸紀公園!

然而,如果有天我們能像漫畫《仁者俠醫》(『JIN-仁-』)的男主角南方仁一樣穿越時空,回到帝制時期的中國呢?身為眾人之上的九五之尊,皇帝不只是位人中之龍,還是隻君臨天下的雷克斯暴龍(Tyrannosaurus)。既然擁有主宰整個國家的君權,皇帝有必要遵守自己國家的法律嗎?面對這種暴龍般的龐大君權,宛如侏儸紀公園管理者的臣僚們,又該使用什麼樣的高壓電網對其施加限制?這篇文章所探討的,就是雷克斯暴龍(皇帝)與公園管理者(臣僚)之間鬥智鬥力的故事。

在開始正文之前,有一點必須在此先向各位預告:由於筆者以下所使用的幾乎都是宋代的案例,因此本文標題便設定為只討論宋代的情形。不過,採用以下方法限制君權,並非宋代獨有的現象,而多為中國歷代臣僚所使用。各位閱讀歷史書籍時,歡迎自行驗證是否如此。

帝制中國的臣僚就好像電影《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裡的公園管理者,鎮日在煩惱該如何限制雷克斯暴龍(皇帝)的行動,以確保園區(國家)得以安全營運。(圖片取自中文維基「侏儸紀公園」條目。)
第一道電網:上天的權威

儘管皇帝一詞經常與封建、專制等名詞劃上等號,面對皇帝可能的濫權行為,聰明的臣僚還是有三道可以制衡君權的電網。第一道電網,就是藉助上天的權威來壓制君權。皇帝雖然居於君臨天下的頂點,其既然聲稱自己是「天子」(上天的兒子),地位當然居於老子─也就是上天─之下。上天與天子的關係,打個淺顯易懂的比方,上天就像是已經退休的上市大企業前社長,而天子則是接下經營重擔的新社長。前社長雖然不直接插手公司如何運作,卻仍在一旁默默監視守望著新社長的一舉一動。

如果發現新社長某件事情做得太為過火(如濫用權力、行為失當)時,上天便會舉行公開記者會(降下天災)嚴正抨擊新社長:「Be careful.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你最好不要給我太白目,老子正盯著你!)看到前社長對新社長毫不留情的嚴厲批評,難免會動搖投資人(人民)對於該公司(國家)的信心。

感受到上天的憤怒,也為了安撫浮動的民心,此時天子通常會發表聲明稿承認錯誤(下詔罪己,承認自己的過失),並要求部下(臣僚)直言上諫。另一方面,每當天有異象,有話想說的臣僚也時常藉著上天的權威進諫皇帝,要求皇帝改善缺失。

某方面來說,古人想像中的上天有點像小說《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Big Brother),總是在注視著你的一舉一動。(圖片取自日文維基「1984年 (小説)」條目。)
第二道電網:輿論的壓力

不過,異象之所以稱為異象,正是因為它不會經常發生(否則就叫做「常象」了)。如果國家長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是否就表示臣僚沒有上奏吐槽皇帝的機會了?事情並不是像憨人所想得那麼簡單!事實上,多數臣僚決定是否勸諫皇帝的關鍵因素,並不是天象是否正常,而是自己的心情爽不爽!只要有話不吐不快,就算天氣多麼風和日麗,有些臣僚依舊進諫不誤。這種下情上達的進言管道,又被稱為「言路」。

言路是否暢通,經常被視為政治是否清明的指標之一。若是遇到比較愛面子的皇帝,為了表現自己有納諫的雅量,皇帝常會故做開明地獎勵提出建言的臣僚。以下關於宋太祖趙匡胤(927-976,960-976在位)的小故事,正是一則典型的案例:

太祖嘗彈雀於後園,有羣臣稱有急事請見,太祖亟見之,其所奏乃常事耳。上怒,詰其故,對曰:「臣以為尚急於彈雀。」上愈怒,舉柱斧柄撞其口,墮兩齒,其人徐俯拾齒置懷中。上罵曰:「汝懷齒欲訟我邪?」對曰:「臣不能訟陛下,自當有史官書之。」上悅,賜金帛慰勞之。[1]

某天,宋太祖在後園以彈弓打黃雀取樂,此時有臣僚聲稱有急事,請求晉見太祖。太祖一聽,便急忙予以接見。沒想到聽了老半天,這位老兄所言盡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被打擾了玩樂雅興的太祖,便生氣地質問這位臣僚為何要擾人清閒,而這位大臣居然回嘴說:「我認為這件事情,可比你用彈弓打鳥要緊急地多了。」太祖一聽,怒氣值已到了發動攻擊的臨界點,便隨手抄起身上的飾品,打向該位臣僚的嘴巴。結果這麼一打,居然撞掉了對方兩顆牙齒!

挨打的這位臣僚沒有還手,而是慢慢彎下腰撿起被打落的牙齒,小心地收進懷裡。看到這幕的太祖更為暴怒,便嗆該位大臣:「你收好那些牙齒,是打算拿去法院告我傷害罪嗎?」(太祖沒說出口的是:「法院是我家開的!想告贏我?你等下輩子吧!)該臣僚也不甘示弱地說:「我無法對您提告,但自然會有史官把這件事情記錄下來。」太祖一聽,頓覺一股寒意竄上背脊,便立刻擺出欣喜的受教表情(其實應該是勉強裝出笑臉),並賞賜該位大臣財物,以安慰其心(實為醫藥費與封口費)。

天不怕、地不怕的宋太祖,何以一聽到此事有可能會被寫進史書(事實上也真的被記下來了,不然我們今天怎麼知道這則故事),便立即態度大變,轉而嘉獎該臣僚的行為呢?追根究柢,原因便是太祖非常注重自己的歷史定位(說白話點是極愛面子)。

必須說明的是,古人(尤其是統治階級與讀書人)看待歷史的態度,與現代人極不相同。他們是真心相信,歷史是門可以鑑往知來的實用學問。也因此,他們非常喜歡閱讀史書,並試著從過往的例子尋找治亂興衰的道理,引以為戒。唐太宗(598-649,626-649在位)不是也說過:「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嗎?[2] 短短的九個字,便道盡了歷史在古人心目中的實用價值。

「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一言,顯示了唐太宗相信歷史是門可以致用的學問。(圖片取自中文維基「唐太宗」條目。)

正因為史書在當時擁有龐大的讀者群,一旦事蹟被寫進去,「好的形象讓你變神人,壞的形象讓你變魯蛇」。對皇帝而言,「是否接受臣僚的忠言」(納諫與否)是個足以被史官大書特書的個人特質。今天你太祖不僅對奏事的大臣態度惡劣,甚至還施加肢體暴力,一旦被史官得知,其筆下的太祖形象會有多麼殘暴昏聵,大概也就不難想像了。而讀到史書如此記載的讀者,將對太祖產生多麼惡毒的批評,似乎也是可以預期之事。對於極愛面子的宋太祖來說,他怎麼不會戰戰兢兢、戒慎恐懼地在意自己的歷史評價呢?

是故,身為一位深知史筆厲害的成熟大人,即使心中再怎麼不情願,太祖仍然獎勵了這位挨揍的倒楣臣子,藉以凸顯自己知過能改的寬宏度量。原本一樁極可能成為負面帝王學教材的職場霸凌案,就在太祖轉怒為喜之下,成功變成一段佳話,實在不得不令人稱讚太祖確實是位頗有手段的非凡人物!

身為喜歡毒舌批評國政的臣僚,如果碰到一個根本不怕上天權威,也不在意輿論抨擊的皇帝,那該如何是好?既然虛擬的血緣關係(上天之子)沒用,與皇帝形同外人的臣僚當然更不被皇帝放在眼裡。那麼,如果抬出不只與皇帝有著血緣連繫、而且還是他輩分甚高的宗族祖先呢?在崇尚「百善孝為先」、「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傳統中國倫理觀,即使你貴為一國之君,於情於理,總還是得賣宗族長輩──也就是祖宗──一個面子吧?欲知後話如何,請待下回分解!

侏儸紀公園的高壓電網──淺談宋人限制君權的三道防護(下)

註釋

[1][宋]司馬光撰,《涑水記聞》(北京:中華書局,1989點校本),卷1,頁7。

[2][後晉]劉昫等撰,《舊唐書》(北京:中華書局,1975點校本),卷71,〈魏徵傳〉,頁2561。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宋彥陞』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