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老之後,休閒怎麼就只剩下棋、爬山和溜狗?

變老之後,休閒怎麼就只剩下棋、爬山和溜狗?
Photo credit: Jonathan Kos-Read@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曾經想過,當自己年老之後,會有哪些休閒娛樂嗎?還是「下棋、爬山、泡湯、運動、溜狗、種菜種花」就是你的回答?

大年初五,我和媽媽去逛了高雄一個改建自老企業廠房的新商場。雖然說是嶄新的商場,但那空間並不會讓人有被逼著花錢的感覺,就連書店都規劃了無數張座位,好像怕你不坐下來看書消磨似的,是個能優雅地什麼也不做的地方,像個摩登的發呆亭,還附贈一個老少咸宜的生鮮市場。

其實改造自老倉庫舊廠房、主打新生活文化的消費空間比比皆是,為什麼這新商場卻給我特別不一樣的印象?我思考了好幾天,發現似乎是人的關係,相較於我自己最常出沒的華山和松菸,在這新商場裡有更多帶著小小孩或大小孩的家庭,也有不少結伴成行的中老年人。

為什麼有這種現象?簡單想一下就能推測出很多種可能,像是雙北的年輕人口多於高雄、商場的定位和鎖定的消費者角色不同,或是逢年過節正好是家庭出遊的時間等等。不過在真正的原因被找出來之前,我卻又由此衍生出另外一個念頭。想來年輕人在都市裡總是不缺玩耍的地方,而中老年人在多數的休閒場合中,與其說是去放鬆的,不如說更像被設定成年輕人的附庸角色,像是陪孩子逛街、幫他們付錢買展覽票等等,究竟長輩們想玩樂時都去哪裡呢?

稍微和身邊的朋友討論了一下,只要問起「家裡的長輩有哪些休閒活動」,大家的回答不外乎都圍繞著「下棋、爬山、泡湯、運動、溜狗、種菜種花」,好像一進入中老年就自動和城市絕緣。但真的是因為他們只喜歡依山傍水的安靜所在嗎?還是有另一個可能,就是這都市裡的娛樂空間並沒有考慮到中老年人,讓他們即使想留下也沒有選擇?

說起來,我們對老年生活的想像力或許都太過貧乏。老人就愛穿老人衫、燙老人髮型、去老人多的公園甩手做運動,舉凡食衣住行育樂,我們幾乎完全靠刻板印象在想像老年人的生活,彷彿老去和自己毫無瓜葛,卻忽略了一件事:有一天,我們都會老的,難道老後都只能像這樣貧乏地活著嗎?

當然也有人反駁,「老人家們認為能吃飽就是福了,自然對娛樂的需求也不會多太多」,但看看我們已遲暮的父母都已經是有餘裕享受生活的人了,在他們年老後過的日子,也只能塞進那個從來沒進化過的老者想像中嗎?

也許我們不只怕死,更怕變老,所以對老年生活的想像力才會這麼匱乏。就像每次逛街時我媽總會在旁邊照著鏡子嚷嚷「看到自己這張老臉就覺得討厭」,而每一次我都只是一笑帶過,覺得自己的年輕力壯可以持續一輩子。因為想像老去的樣子實在是太恐怖的一件事,於是就這樣選擇性遺忘媽媽曾經是少女,而我也有一天會變歐巴桑。

甚至我們也很少把長輩當成單獨的個體,只記得他們是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時為孩子犧牲奉獻的模樣,卻對他們身為獨立成人時的生活方式一點概念也沒有,不知道當孩子不在身邊時他們都怎麼度過,自然也只能預期長輩們最愛「下棋、爬山、泡湯、運動、溜狗和種菜種花」。

幸好老人的娛樂,儘管台灣多數人的反應仍遲鈍,這世界上還是有其他人在意的。據說英國曼徹斯特日本筑波市都已經推出「給70歲以上長者」的公園,美國的非營利兒童組織KABOOM!和健康照護組織Humana也打算攜手在全美設立50座以上的高齡者遊樂園,公視的獨立特派員也介紹過芬蘭和以色列的老人遊樂場,日本的長野縣甚至推出「鶴與龜(鶴と亀)」免費地方報,報紙內容都是鄉村阿公阿嬤的酷帥生活。

當然,並不是規劃出「專屬老人的空間」,將長輩們聚集在一起,就代表對老後生活有豐富的想像。關心老人並不代表歧視老人,即使是老了,也仍是有血有淚、有各種喜與惡的人。如果要我想像自己的老後生活,當然希望我能擁有的娛樂仍然多采多姿,即使不想玩也是因為我爽我開心,而不是因為誰「從沒想過老人也可能喜歡」,而失去那些選擇。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