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薩的滋味》:在印度令人不安的貧窮中,努力地活出純真與喜樂

《披薩的滋味》:在印度令人不安的貧窮中,努力地活出純真與喜樂
Photo Credit: 20th Century Fox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披薩的滋味》英文片名是「The Crow's Egg」,與泰米爾語原片名「Kaaka Muttai」一樣,是烏鴉蛋的意思。兩位小主角在現實生活中就住在貧民窟裡,貧民窟小孩每當吃不飽的時候,都會到處去找烏鴉蛋來吃,這些生命經驗也成為電影故事的發想來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披薩的滋味》英文片名是「The Crow’s Egg」,與泰米爾語原片名「Kaaka Muttai」一樣,是烏鴉蛋的意思。兩位小主角在現實生活中就住在貧民窟裡,貧民窟小孩每當吃不飽的時候,都會到處去找烏鴉蛋來吃,這些生命經驗也成為電影故事的發想來源。

記得十幾年前,第一次回到故鄉內蒙古赤峰市的時候,年紀大我三十幾歲,經歷過困苦日子的大嫂,總是在冰箱裡冰著幾串用竹籤串起來的白煮蛋。我們自遠方到訪,駐留幾日,大嫂天天勸我們吃蛋。其實我大哥家當時已不窮困,汽車、電視、樓房一樣不缺,自然是大大吃得起雞蛋的。那是苦日子留下來的習慣,標誌著雞蛋曾經扮演著全家重要營養來源的時代。

我大嫂吃蛋,是貧困過去留下來的習慣;而《披薩的滋味》中兩位小主角吃蛋,是現在為求生存的不得已。

導演M Manikandan出生於印度坦米爾納德邦南部的一個小村落,《披薩的滋味》同樣來自印度南方大城清奈(Chennai)境內的Kollywood,不同於我們已經習慣的,對北印的寶萊塢(Bollywood)印象中那些總是歡騰喧嘩的歌舞片,《披薩的滋味》是一部瀰漫著純真氣味的動人小品。

電影中描寫的這座南印城市並不都是窮困的,清奈是印度第三大城,僅次於孟買、德里與邦加羅爾,擁有708萬市民,是臺北市的2.6倍。它是汽車工業大城,有「南亞底特律」之稱;它是印度第二大的軟體工業與IT工業中心;它擁有Kollywood,也是南印度音樂產業重鎮。

但是清奈與所有其他印度城市一樣,都面臨著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根據2011年時印度官方的統計,有29%的清奈境內人口生活在貧民窟裡,也就是大約200萬人。

《披薩的滋味》片中的兩位小主角,是原來就住在清奈貧民窟裡的素人,導演從住在貧民窟的孩童中挑選出兩人,經過三個月的演員訓練後開始拍攝。拍攝地點也是在清奈的貧民窟,兩位小演員真實居住的區域裡。各種貼近現實的安排,讓《披薩的滋味》帶著許多紀錄片般的真實氛圍。

Photo Credit: 20th Century Fox

電影中,兩位小主角的父親正在坐牢,他們與母親、奶奶一同住在約兩坪大的空間裡,吃、睡、生活都擠在一起。日子雖然清貧,但兩個小孩子的童心並沒有因此變得悲觀,每天依然很開朗純真地面對生活。

一天,有一家連鎖披薩店進駐了貧民窟附近的街區,強打的電視廣告與明星到訪,吸引了孩子們的目光,兩位小主角迷上了這看起來新奇又美味的食物,決定努力賺錢,一嚐披薩的滋味。

好不容易靠撿煤碳賺夠了錢,迫不及待地走進披薩店,沒想到卻被門口的守衛擋下來,原來是身上的穿著破爛骯髒,被認出是來自貧民窟的孩子,悻悻然地被趕了出去。他們只好再去張羅衣服,長途跋涉,到遙遠的購物中心弄來了漂亮的新衣裳,呼朋引伴再度到訪披薩店。可是即使有了錢、穿了新衣服,門口守衛卻還是單單因為孩子們來自貧民窟,就要攆他們出去,到店外察看發生了甚麼事的店經理,更是一巴掌打在小朋友臉上。

這一巴掌打出了問題,與主角同行的孩子拍下店經理毆打驅趕孩子們的過程,上傳到網路上。發現事態嚴重的披薩店老闆、嗅到有利可圖的政客,還有不擇手段想分一杯羹的地痞,全都攪和在一起搶奪影片檔案。經過了一段混亂的過程,最終電視媒體還是披露了這件事,舉國嘩然。兩位小主角因此得到了貴賓般的待遇,被隆重迎接至披薩店裡,慎重其事地品嚐店家招待的披薩。然後,終究還是覺得已過世的奶奶做的印度烤餅比較好吃。

Photo Credit: 20th Century Fox

電影到了後半段,很明顯想要加入更為戲劇性的劇情轉折與影片節奏,相較於前半段自然真實的風格,顯得格格不入。看得出來,導演很努力想平衡兩者之間的分寸拿捏,但有些可惜的,斧鑿的痕跡依舊明顯。舉例來說,整部電影中在處理「富人」這個相對於主角們生活價值的概念時,就有兩種背道而馳的詮釋角度。

主要戲份落在電影後半段的兩位反派人物:披薩店的老闆與當地的民意代表,在詮釋上都被表現為徹頭徹尾的壞人。披薩店的老闆滿腦子只在乎業績,不擇手段的表現,讓人幾乎要懷疑他會採取血腥的暴力手段;當地的民意代表更是從表演方式到外在形象都非常刻板,正是沽名釣譽,只出一張嘴的政客模樣。

相對的,貧民窟附近社區裡的有錢人家小孩,雖然只能隔著鐵欄杆與小主角們交談,依然象徵著階級的對立,卻是認認真真地在交朋友;購物中心門口的富家青少年,也寧願用新買的漂亮衣服去交換兩份路邊攤賣的零食小吃。

看來由於情節安排的需要,使得電影的風格與邏輯有些不統一,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電影末段兩位小主角與周圍簇擁著的商人、政客、媒體之間,那股不協調的氣氛,或許也可以被視為這部電影真正想要訴說的訊息。

Photo Credit: 20th Century Fox

電影總是傾向一種較為理想的角度,看起來住在貧民窟裡的窮人,似乎也有著自己的平安喜樂生活,無欲無求反而活得更幸福。但現實世界並沒有這麼理想。

聯合國在2014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極度貧窮人口」,也就是一天生活預算不到1.25美元的人,全世界有十二億,而其中有32%來自印度,幾乎是全世界的三分之一。伴隨著貧窮而來的,是營養與健康問題,2012年時,全世界未滿五歲兒童死亡人數有660萬人,其中光是印度一國就有140萬人。

在電影螢幕背後,這個由於宗教信仰與民族性緣故,總是洋溢著樂觀與歡愉氣息的古老國度上空,貧窮與死亡的陰影仍揮之不去。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賈培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