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頁都是藝術品,每一頁都是藝術家與年輕愛好者的橋樑:專訪瑞典《ARTIFICE》雜誌

每一頁都是藝術品,每一頁都是藝術家與年輕愛好者的橋樑:專訪瑞典《ARTIFICE》雜誌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要找到一張藝術家所創作的海報大概所費不貲,而且還不見得得收藏者所好,因此我們希望是出版讓讀者願意懸掛在家中牆上的海報。

文/吳曜宇

Artifice是一本很特別的當代藝術刊物,既是本雜誌,也是藝術品,更是個藝術平台。他們稱自己「紙本藝廊」雜誌。它的出現,讓我們對究竟什麼是藝術雜誌有個新的想像,我們可以想像它就是本以紙本形式呈現的掌中藝廊,也許你會說,網路也能達到相同的效果,不過,最棒的是,這本雜誌能讓你把刊出的內容貼在牆上,就像在牆上貼上平面創作一般。

雜誌的四位成員既是雜誌編輯,也同時扮演著策展人的角色。每一期的發行,就好像一檔在畫廊的藝術家聯展,集結不同藝術家作品並圍繞著同一主題來創作,最後讓讀者來決定在哪裡陳列(可以是牆上、冰箱上)以及如何擺設(裱框、燈光)每期的藝術作品。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你們一開始是如何認識彼此?

我們有四個成員,分別是莎拉・薛斯納(Sara Källsner)、凱莎・歐蘭德・培爾森(Kajsa Åhlander Persson)、克里斯多夫・法蘭森(Christoffer Fransson)和露易斯・安德森(Louise Andersson),因為在哥德堡唸書時,進而認識對方。

當初創辦一份「紙本藝廊」雜誌的原因為何?

一開始的想法是,許多年輕的藝術家創作出藝術作品給熱愛藝術、但買不起高價藝術品的年輕讀者群。許多藝術空間像是商業藝廊或者美術館,這些地方倒像是為了藝術家而存在,而且並不是永遠都有那麼多人潮前來參觀這些藝術品,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想成為一個介於藝術家與年輕藝術愛好者之間的平台,吸引更多的愛好者。

除此之外,今天要找到一張藝術家所創作的海報大概所費不貲,而且還不見得得收藏者所好,因此我們希望是出版讓讀者願意懸掛在家中牆上的海報。再者,也有不少非常出色的藝術作品無法放在牆上,又或者平常在藝廊裡昂貴的畫作,讀者們都能因為這本雜誌以較為經濟的方式收藏這些藝術品。

出刊頻率為何?

我們是一年出版兩期雜誌,貼在牆上的海報應該讓它停留在那裡久一點,而且,我們也需要時間尋找可以合作的藝術家。此外,既然Artifice自詡為一個全新的平台,讓藝術家能夠實現不同的想法,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引介全新的藝術概念給藝術家與讀者。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創刊號的這些藝術家他們是誰?如何說服他們參與你們的計畫?

創刊號的主題就是Artifice自己本身,一本以海報傳遞藝術的雜誌。我們和來自不同領域、背景的藝術家合作,從攝影師到表演藝術工作者,一開始列出了約40、50個名字,仔細挑選新銳和已經極有成就的藝術家、男性和女性的藝術家人選,Artifice邀請這些藝術家用海報來創作他們的作品,對部分藝術家來說是個全新的實驗。

當然,在藝術家完成作品前,我們並不曉得最後的成果會如何。最後創刊號收錄了十組藝術家與藝術組合的創作,包含四處巡迴的刺青藝術家、平面設計師、電影工作者、攝影師等不同類型的藝術作品。

創刊號出刊後,反應如何?

我們幾位成員最初都住在哥德堡,接著莎拉和凱莎搬到斯德哥爾摩,於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聯繫溝通上,有的時候他們會下來哥德堡,有的時候是其他成員上來斯德哥爾摩。我們覺得真正的會議是當彼此面對面,臉書或者Skype雖然是非常好用的聯絡工具,可是當你需要討論大一點的議題或概念時,最好的方式還是花幾個小時大家聚在一起,坐下來好好激盪不同的創意,像有一次我們在露易斯的夏日小屋開會,儘管大家分隔兩地,不過我們覺得這樣也不錯,莎拉和凱莎可以負責在斯德哥爾摩的事情,其他成員則是負責哥德堡的事務。

創刊號的慶功派對據說十分成功?

我們和一個設計團體合作,他們為Artifice設計了一個可移動的木製報攤,靈感來自於哥德堡隨處可見的海報張貼亭,我們在公園內舉行了一個正式發刊前的慶祝活動,隨後在正式發行當天,我們在哥德堡港區的一藝術空間內,除了派對活動外,還策劃了音樂表演,也把木報攤推到了現場。

在哪裡可以買到Artifice?

在我們不斷奔走之下,找尋到一些地方願意銷售我們精心編輯的雜誌,而我們的想法一直都是希望不只在博物館與藝術書店販售Artifice,所以你也能在唱片行、咖啡館,甚至是網路上找得到我們的雜誌,讓不住在斯德哥爾摩與哥德堡,乃至於世界其他地方的藝術愛好者,都能買得到。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Photo Credit : 吳曜宇

最後可以告訴我們哥德堡是個什麼樣的城市嗎?

哥德堡是一個非常有味道的城市,相較於斯德哥爾摩的大型藝術機構與博物館林立,有更多獨立、小型的空間存在,儘管在規模上有相當大的差距,我們還是覺得對於一個年輕新銳藝術家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發展起點,也更容易租到相對便宜且面積合適的工作室等等。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