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還是挺同?艾爾帕西諾在《虎口巡航》裡演繹的「皮革族」次文化觀察

反同還是挺同?艾爾帕西諾在《虎口巡航》裡演繹的「皮革族」次文化觀察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虎口巡航》(Cruising)講述紐約同志圈發生連續殺人案,為破案壓力所困擾的警方,找上與被害人有諸多共同特質的員警史提夫(艾爾‧帕西諾飾)偽裝成同志,以期能夠找出有利於破案的線索,甚至釣出兇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司柏濬(為人均所得線下的上班族。白天在外正常,晚上回家抓狂,以惡趣味物為精神食糧。個性散漫,樣樣通樣樣鬆,隨意放炮,以致眾人群起而圍攻之。)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本片不管是在艾爾‧帕西諾(Al Pacino)的演員生涯,或是在威廉‧佛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的導演生涯中,都稱不上是廣為人知的電影。提到帕西諾,可能一般會直接想到《教父》(The Godfather)、《疤面煞星》(Scarface);而提到威廉,大概會被提到的應該是《大法師》(The Exorcist),或更早的《霹靂神探》(The French Connection)。而在這兩位知名電影人的作品交集中,正有這麼一部名氣較低,但相當值得一看的電影。

虎口巡航》(Cruising)是由小說改編而成,劇情在講述紐約同志圈發生連續殺人案,為破案壓力所困擾的警方,找上與被害人有諸多共同特質的員警史提夫(艾爾‧帕西諾飾)偽裝成同志,以期能夠找出有利於破案的線索,甚至是釣出兇手。影片圍繞著史提夫在臥底辦案過程中,對此一次文化的觀察。而隨著他涉入同志圈的程度越深,這個次文化對他產生的心理影響也越來越大⋯⋯

以同性戀謀殺為故事主題的題材,在現代聽起來可能還可以被接受,但回到本片推出的1980年,挑戰社會風氣的企圖相當明顯。儘管該年同期亦有一些類型影片同樣操作了具有衝擊性的議題,但還是較屬於噱頭性的點綴,例如布萊恩‧狄帕瑪(Brian De Palma)的《剃刀邊緣》(Dressed to Kill)用了女裝癖、《美國舞男》(American Gigolo)沾了一點賣淫與S&M的主題。對於非主流性/別的描繪,還是偏於想像或口語帶過為多,未能像威廉‧佛萊德金這樣考究,甚至到了寫實的地步。

Photo Credit: Lorimar Productions / United Artists / Warner Bros.

「我不清楚……只是這件案子會影響我的情緒……我熬不下去了。」Photo Credit: Lorimar Productions / United Artists / Warner Bros.

為了忠實呈現,他可是做足功課,不僅在同志酒吧實地變裝考察,甚至還與一些同志酒吧的黑道經營者搭上線打交道,來了解整個族群的生態。整個皮革族文化在電影中的再現,某種程度可說保留了當時的面貌(例如我們就可以看到在愛滋病尚未被認識的時代,這個族群對快速性愛的追求與開放程度)。

光是拍攝前就下足了這麼多功課,照道理不會因為奇觀化地呈現這個文化而遭到抗議,但當時同志團體對本片的立場,依然是強烈抗議與反對的,反對的程度大到甚至發起不少行動,來干擾劇組的拍攝進度。

是什麼原因呢?讓我們拉回到那個時代的脈絡來看,其實也不是那麼難理解。當時正好是美國同志運動方興未艾的浪頭上,約莫是電影《自由大道》(Milk)那個年代再晚幾年,在這個時機點上,推出一部以同志圈連續殺手為主題的影片,其實不免有讓人將同志連結到心理變態、殺人等等負面形象的恐同觀感。此外還要加上影片中主要描述的族群,其實是極端的皮革族,更容易有他們能否代表整個同志族群的爭議。

艾爾‧帕西諾本人在談論這部片時,曾提及他能理解遭到抗議的原因,但他不覺得劇情的編寫是反同志的。他的理由是:皮革酒吧也僅是同志圈光譜的一端,如同教父中描寫的義大利黑手黨,只是屬於某部分義裔美國人的生活一樣。

我自己在看完《虎口巡航》後,也認同艾爾‧帕西諾的說法。驚悚殺人片中,連環殺人案件可能發生在任何社群、任何地點,只是因為劇情發生的族群在皮革族同志圈,就說是在消費他們,這話可能就有點太過了。我想還是因為導演處理劇情時,刻意地模糊關鍵劇情,而使得讓觀眾必須要以自己的立場與解讀方法,來對影片想表達什麼訊息作判斷,因此得出了「這是一部恐同電影」的結論。

以威廉‧佛萊德金拍攝過的多部劇情片而言,他很常使用不直接提示的方式來處理劇情,片中角色也不會是一定的正邪分明,開放式結局更是一定要的。一言以蔽之,就是留給觀眾很大的解讀空間。而本片對於關鍵劇情的說明,幾乎是模糊到了極致,看到最後,觀眾仍然不知道主角是否轉變性向了、跟新的殺人案件有沒有關聯,甚至不能確定之前謀殺案的真兇是誰(可能不只一位)。

在解讀空間非常大的狀況下,對結局也有「主角因為恐懼自己的性向發生改變,因此最後必須要殺害過從甚密的同志樓友,來達到斬斷讓自己性向改變的根源」這種版本的詮釋。

以這種角度來看,當然會認為電影內容與再現方式,是恐同情節的展現。不過,就我個人的理解上,會覺得本片的立場不是anti-gay,甚至還偏向pro-gay較多一點。

例如對於同志族群的呈現,我認為影片並無畫上「同志=皮革族」這樣的等號關係。事實上,警察組長在發包臥底任務給艾爾‧帕西諾做簡報的時候,也提到被害者「過著非主流同性戀的生活方式」。此外,慘遭殺害而引發觀眾解讀歧異的同志樓友,就是一名過著正常作息的人,他的生活方式與追求性愉悅的皮革族相比,幾乎是完全相左的。

Photo Credit: Lorimar Productions / United Artists / Warner Bros.

「那是另一個世界,我不太了解那些事情。」Photo Credit: Lorimar Productions / United Artists / Warner Bros.

同樣的有好有壞的正反描述,也發生在高舉破案大旗的警方陣營。其中有關心命案被害者的好警察,也有基於自身偏見,而對同志族群進行騷擾的壞警察。事實上,壞警察的作為,恰好展示出恐同心理到一個境界後,可能會引起的偏激行為與傷害。

導演這種展示模糊性,讓觀眾自行以自身價值觀來帶入劇情空白處的方式,在他先前的知名作品《大法師》中,其實也可以看到:觀眾可以解讀成神父自我犧牲以拯救女孩,也可以讀成是惡魔的勝利。只是用同樣的方式來拍攝以同志為主題的電影,在當時的社會風氣下,很容易流於政治不正確而被貶低,是滿可惜的。

至於你會怎麼解讀這部電影呢?就有待各位看倌自己去找電影來看了。至少,做為一部追兇的劇情片,《虎口巡航》在質與量上,都有一定的水平,於類型電影中絕不遜色,值得一看。

本文獲共誌 COMMagazin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