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編劇的苦惱:這三角形怎麼打啊

台灣編劇的苦惱:這三角形怎麼打啊
Photo Credit: 蔡宗翰
Photo Credit: 蔡宗翰

Photo Credit: 蔡宗翰

無法理解的台灣系列1:

為什麼劇本會打格子還有用三角形?經常有剛開始在台灣寫中文劇本的朋友問我怎麼把這些符號打出來?(都是在美國學電影的,理性、勿戰),他們抱怨花了好幾個小時再把這些符號打出來。而且字體大小不統一,每個人習慣的空行方式也不同,為什麼沒有一個統一的格式呢?為什麼不像美國有個寫劇本的軟體,大家把劇情內容打進去,出來的格式都是統一的呢?

雖然說劇本寫久了會抓到一個共通的習慣,大家也都差不多,格式這件事不構成太大困擾,但就是會有一種殺豬公感。在念電影研究所的時候,因為我已經一邊接工作了,有一位大學時期念理工科的編劇同學問我,到底要怎麼評估劇本頁數字數換算成時間長度?她深深為此苦惱著。我跟他說教科書上說一頁大概是兩分鐘(其實也只是編劇教科書譯者在譯註裡說英文一頁一分鐘,中文劇本則是兩分鐘),不過每個人寫作習慣不同所以結果也會不太一樣。我工作上碰到的狀況是,長短差異很大,而且還牽扯到導演的拍攝習慣云云。

隨口扯了一堆但心裡天真地想的其實是「這是藝術阿,千變萬化的,怎麼可能套用這種工整的計算呢?」不過經過多年之後,我才發現這種不求甚解的態度,只憑藉「經驗」跟「感覺」做事,就是整個台灣文化(aka中華文化)的精髓阿,直到今天寫了一個劇本拍出來會有多長,我還是無法依靠頁數計算,只能靠一個經驗跟感覺阿!僅以此文做為系列一。

無法理解的台灣系列2:

為什麼地下樂團(其實地上的也是啦)的主唱都不會唱歌。或者就算是真的很會唱歌的主唱,當天現場完全沒有走音而且很投入感情豐沛,和樂手們一片和諧融洽感覺起來應該自認是一個完美的演出。但此時,其實在舞台下到了某個音量跟高音的時候,就會覺得耳朵好痛很爆炸全部都糊在一起,就變成只是在聽一個很吵很大聲的氣氛,於是形成耳朵與全身分離的狀態,大腦與身體還是感覺很high隨著搖擺,但其實耳朵並不舒服。從墾丁野台到小巨蛋都是如此。我想歌手們知道舞台下聽到的是這種聲音的話也會哭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