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明回憶錄:「中華民國」不是台灣人的國家,繼續使用這看板,會害子孫無法做主人

史明回憶錄:「中華民國」不是台灣人的國家,繼續使用這看板,會害子孫無法做主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知道台灣已沒有武裝革命的空間,畢竟台灣人有了敵人給予的假「民主」後,大多害怕武裝行動,所以我返台之後,不得不把工作的重心放在「啟蒙」與「組織」。在海外做了四十年革命,回到台灣後,還是得從革命第一課開始做起,真是無話可說。

三、進入另一階段的革命生涯

我要離開日本時,因嫌棄中華民國駐東京辦事處(中華民國外交拚輸中國後,已喪失在日本的大使館)需要領取所謂回台「入境證」的政策,再次翻牆入台灣,最後在新營交流道遭到逮捕。這條回家之路,我應該走得跟大部分海外獨立運動者大不同吧!雖然長期離開台灣,但我回來後,克服生活及心情上的不適應,在被釋放之後,立即追求革命目標,毫不懈怠的力行實踐。

離鄉背井,經過四十餘年亡命日本後,於一九九三年才重返台灣永久居住的我,跳過了四、五十年,深知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經過變革,已經捲入全球化的漩渦中。但在外來統治者不斷搖擺、台灣社會逐漸媚中之際,我反而強化畢生服膺的自立政治信念無所動搖,也深信台灣民族的歷史意義必會獲得全面解明。

我知道台灣已沒有武裝革命的空間,畢竟台灣人有了敵人給予的假「民主」後,大多害怕武裝行動,所以我返台之後,不得不把工作的重心放在「啟蒙」與「組織」。在海外做了四十年革命,回到台灣後,還是得從革命第一課開始做起,真是無話可說。

以下是我返台時抱持的六大戰略,獨立台灣會直到今日,也還是在做這些工作:

  • (一)宣傳理念,
  • (二)組織大眾,
  • (三)綜合鬥爭(體制內改革與體制外革命合作),
  • (四)聯合陣線,
  • (五)民主鬥爭,
  • (六)國際宣傳。

以及從這些戰略延伸出來的五種戰術:

  • (一)深入群眾,
  • (二)發展組織,
  • (三)積聚力量,
  • (四)造成風氣,
  • (五)打倒敵人。

要如何將上述的戰略戰術加以具體實踐呢?一方面,我是以獨立台灣會在各地所設立的聯絡處為據點, 逐步發展宣傳車隊,進行常態性的遊街宣導,也參與捍衛台灣人尊嚴的各種遊行抗議,並曾設立地下電台在空中傳播理念;另一方面,則舉辦大大小小的講習會,或是出席他人主辦的各式演講會,向基層民眾、青年學生等講解台灣人的歷史及自由民主的真義。

這兩方面的共通性,就是同以大眾為對象,以啟蒙為出發點,以達成台灣人的覺醒,進而組織起來,展開行動,挺身為建立自己的國家而奮鬥。

但在敘述我返台後的具體作為之前,有必要先解釋一下我所做的體制外工作,與其他政治人物所做的體制內活動之間的關係。

不可諱言,一九九○年代以後的台灣,已經是選舉掛帥的時代,反對陣營的人才、資源,幾乎全投入選舉活動。在這種局面下,許多人不免疑惑:獨立台灣會一貫堅持的體制外革命路線還有必要嗎?還有可行性嗎?獨台會宣傳車隊平日高喊打倒中華民國殖民體制,到了選舉時,又大陣仗為競選中華民國公職的獨派候選人助選,究竟有沒有言行不一、自棄原則呢?

諸如此類的疑問,追根究底,就是質問台灣人在推翻外來殖民體制的過程中,「議會」與「街頭」是否該齊頭並進?或只要獨尊「議會」路線,最終取得所謂「執政權」即可?所有關心台灣獨立運動前途的人,都無法迴避「體制外與體制內的關係與角色為何?」「各自又有哪些功能與侷限?」等問題。

四、 台灣獨立建國的兩條路線及兩個工作方向

今日台灣仍在中華民國殖民體制統治之下,為要達成台灣民族的獨立建國,必須有兩條路線及兩個工作方向。所謂兩個工作路線就是:「體制外革命revolution(路線)」與「體制內改革(reformation)路線」。在體制內改革是應付當前的現實,在體制外吶喊是堅持革命的終極目標。這種革命方式已有前例,例如第二次大戰終結後,猶太人在一九四八年宣布建國以來,回教徒的巴勒斯坦人就是採用這種二重政策來反抗以色列。

(一)「體制外革命路線」

所謂體制外革命路線, 即是站在殖民地體制之「外」,以高唱及實踐「革命」的方法來達成獨立目標。

自一九五○年代起,在海外崛起並發展的「台灣獨立運動」,就是體制外的革命鬥爭,是要宣揚「台灣民族主義」,排除「外來殖民體制」,高舉「台灣獨立建國」,擬以「革命」的方法打倒外來殖民體制並建立台灣共和國,故是革命的,是由根基推翻「中華民國」為開端,而後再建立「全民」的政治民主、經濟民主、道德秩序良好的現代國家。(中華民國的獨立不是「台灣獨立」,僅是一小撮特權者或少數高級知識份子拿到政權,依舊是一人獨裁的殖民統治(台灣獨立運動既然是「革命」,就要從建立「理念」、「立場」、「戰略戰術」、「紀律」等現代革命的根本問題著手。

「理念」,是要從認識「台灣的歷史社會是怎樣的歷史社會?」開始,再檢討台灣為何要獨立?台灣獨立的主力是誰?革命的對象在哪裡?台灣與中國的不同點在哪裡?……等,把這些基本問題弄清楚,才有清晰的「台灣獨立理念」(台灣民族主義)。這樣才能知道:台灣四百年來都是屬於殖民地社會,台灣史是反抗外來侵略的歷史。台灣人為了繼承「出頭天做主人」的歷史傳統及保持民族的生存,必須爭取台灣民族的自主與獨立。

台灣革命的主力軍是佔全人口八十%的「台灣大眾」(不是一小撮的特權份子)。台灣人要打倒與反對的,是現正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與想要併吞台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台灣與中國,雖然祖先是同樣血緣的漢人,但今日已發展為「台灣民族」與「中華民族」之別。台灣是跛腳(沒有政治民主、經濟貧富懸殊)資本主義的殖民社會,然而中國是半封建半資本主義、後進的一黨專制社會(所謂「共產主義市場制」)。

台灣與中國的矛盾,不是種族(tribe)矛盾,而是民族(nation)矛盾。然而,台灣過去半世紀的獨立運動,關於這個「獨立理念」的理論建設幾乎被忽略,只管罵革命對象的蔣家、國民黨、中華民國,就自以為是獨立運動,這不過是「感情」獨立而已,難以解決獨立運動的根本問題,必須以「理性革命」,才會達到終極目標。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