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稱擁有正當統治權的國王,只是「定居的土匪」——但明朝滅亡的原因竟是不夠「土匪」?

宣稱擁有正當統治權的國王,只是「定居的土匪」——但明朝滅亡的原因竟是不夠「土匪」?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明朝時中國統治者的權力受到哪種約束,那些約束都不是建立在法律上。中國皇權真正受到的約束是別種約束,且基本上分成三種。

文: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在某篇具影響力的文章裡,經濟學家曼瑟爾.奧爾森(Mancur Olson)提出一個簡單的政治發展模型。世界最初由「流動的土匪」統治,二十世紀初期割據中國的軍閥,或二十一世紀初盤據阿富汗、索馬利亞境內的軍閥,都屬於這類統治者。

這些土匪掠奪性十足,竭盡所能致力於從居民身上刮取資源,且往往不久就轉到別處,以便找新的獵物下手。一段時間後,會有某個土匪的實力強過其他土匪,稱霸該社會:「這些以暴力為手段的創業家,當然不會叫自己是土匪,反倒還替自己和自己後代封了崇高的稱號,有時甚至聲稱神授予他們統治權利。」

換句話說,宣稱擁有正當統治權的國王,只是個「定居的土匪」,其動機和他所取代的「流動的土匪」沒有兩樣。但定居土匪理解到,如果他揚棄短期的掠奪,代之以提供穩定、秩序等公共財給他的社會,從而使社會更富裕,長遠來看能從社會課到較多的稅,那麼他會更富有。

從被統治者的觀點來看,這代表流動土匪的進步。但「促使流動土匪定下來,提供治理給他子民的那個理性私利考量,同樣也使他從社會抽取到最大量資源,納入自己口袋。他會利用他所獨占的強制性權力,抽取最大量的稅和其他資源。」

奧爾森接著假設,在某個稅率下,定居土匪能抽取到最多的稅,那個稅率相當於微觀經濟裡壟斷者的價格。如果稅率調高到超過這個上限,生產誘因就遭削弱,總稅收隨之下跌。奧爾森主張,獨裁統治者必然將稅率定在那個可獲致最大稅收的水平,但民主政權得拉攏受課稅衝擊最大的「中間選民」,因此稅率定得比獨裁統治者還低。

奧爾森把統治者視為定居的土匪,這些土匪會竭盡所能從社會抽稅,除非受阻於政治因素而無法這麼做。這種對政府運作方式的看法,對人性有所懷疑,卻合某些人的意。經濟學家努力欲將他們的理性掛帥、追求最大效益的行為模型,擴大運用於政治領域,努力欲將政治界定為只是經濟的延伸,而上述的奧爾森觀點正符合經濟學家的需求。奧爾森的觀點也和美國政治文化的反國家主義傳統(始終對政府和課稅深懷疑慮的傳統)相一致,而且這觀點提供了一個簡要明確的政治經濟、政治發展預測模型,這模型已在晚近得到其他社會科學家予以拓展。

奧爾森的理論只有一個缺陷,就是與事實不合。傳統農業社會的統治者,其向人民施加的稅率,往往與奧爾森所假定之最大可能稅率有一段距離。由於收入、稅收方面的歷史資料貧乏,要估算出未完全貨幣化的社會的最大可能稅率,當然極為困難。但我們知道,近代以前的統治者,為支應軍費之類的特定開支,往往大幅調高稅率,而一旦緊急狀態解除,迅即降低稅率。只有在某些時候,統治者才將社會推向會帶來反效果的斷裂點,而通常是在王朝末年情況危急時,才出此下策。在正常時期,統治者所定的稅率想必低於最大可能水平。

欲說明奧爾森模型的缺陷,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國明朝。今日學界普遍同意,當時中國的稅率低於理論上可定的最大稅率,且還低於提供最基本的公共財(例如國防)以便維持社會順利運行所不可或缺的稅率。中國明朝如此,其他農業社會,例如奧圖曼帝國和歐洲境內諸君主國,也是如此。為何這些傳統政權鮮少以最大可能的稅率向子民課稅?我們可建構一個新理論來說明。

皇帝不只是在稅務上未將其手中的權力發揮到理論上可能的程度,武后之類的專制統治時而發生,但那並非持續不斷的現象。有許多中國統治者對其子民表現出或許可稱之為寬厚或寬容的行為,亦即表現出儒家所謂的「仁」。中國有漫長的抗稅歷史,強而有力的儒家傳統,主張重稅代表國家的失德。《詩經》裡有如下詩句:

碩鼠碩鼠,
無食我黍!
三歲貫女,
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
適彼樂土。
樂土樂土,
爰得我所。

不管明朝時中國統治者的權力受到哪種約束,那些約束都不是建立在法律上。如在武后的事蹟裡所看到的,中國的統治者想調高稅率時不必像歐洲的君主那樣得徵求最高法院(sovereign court)或議會的同意。他們不只可以靠一紙行政命令恣意制訂稅率,還可任意沒收財產。近代法國、西班牙的「專制主義」君主,碰到有權有勢的菁英反對時,得小心翼翼行事(見第二十三、 二十四章)。與他們不同的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逕自沒收國內最大地主的土地。據說他清算了「無數」有錢人家,特別是他認為反對他最厲害的江南地區的有錢人家。

中國皇權真正受到的約束是別種約束,且基本上分成三種。第一種是缺乏執行命令的行政能力,特別是抽取重稅的行政能力。明初時中國就已是個大國,一三六八年有人口六千多萬,十七世紀時成長到一億三千八百萬。要在如此遼闊的地域收稅,絕非易事。十四世紀時,流通的金錢非常少,因此,據稱中國每個居民都得繳交的田賦,乃以實物徵收。上繳的實物通常是穀物,但也可以用絲、棉、木材等商品繳納。

當時中國沒有統一的貨幣體系來記錄上繳的實物,或將它們轉為同一種計量單位。有許多上繳的實物在當地消耗掉(也就是「編入預算用掉」);還有些得循著行政體系層層往上運到各級穀倉,最後運到京城(最初是南京,後來是北京)。納稅人得支付將實物運到政府手裡的費用,而這個額外的費用往往超過所運送貨物的價值。地方、中央的稅收、預算編列沒有明確區隔。有位學者將這一體系比擬為老式的電話交換機:電線從不同的孔裡伸出,插進別的孔裡,構成令人眼花撩亂的複雜線路網。




跳起來才摸得到的叫目標!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帶你「JUMP」成為好人才

跳起來才摸得到的叫目標!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帶你「JUMP」成為好人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人才實戰為主軸並提供豐富的線上與實作課程,線上課程讓人能隨時隨地進修;實作課程讓人動手研究,全面提升技能,更能成為5G應用遍地開花的新助力。

當5G已經逐步滲透到不同場域中創造出全新應用的此刻,傳統教育體制出身的人才究竟能否滿足全新時代的技能需求?因應5G產業強大的人才需求,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人才實戰為主軸並提供豐富的線上與實作課程,線上課程讓人能隨時隨地進修;實作課程讓人動手探究,全面提升技能,更能成為5G應用遍地開花的新助力。

你5G了嗎!全新時代的人才不能只有標配,想技能升級該怎麼做?

找不到人才,似乎成了近年產業界頭痛的問題。面對不只是以半導體為首的科技業對各種新興應用產生出更多人才需求,少子化帶來的衝擊、也讓投入市場的人力也逐漸減少,然而5G發展就迫在眉睫,產業又該如何應對?

根據經濟部工業局「未來3年重點產業人才調查及推估-通訊(含5G)產業報告」的研究分析指出,通訊(含5G)產業未來發展趨勢包含3大方向:5G多種技術持續蓬勃發展、非授權頻段技術瞄準5G訊號涵蓋缺口,以及網路基礎建設更新持續帶動通訊設備需求,雖然將能帶動相關的人才需求產生,但人才本職學能的技術含量也備受5G時代需求考驗。

不只是各項職缺都需求具備「電機與電子工程」細學類背景外,多數職缺亦有「軟體開發」細學類背景需求,而在IC設計及機構設計工程師若能額外具備「機械工程」細學類背景者更佳,可見隨著產業發展,人才所要具備的技能已不再是一招打天下,需要更加斜槓。

5G能力從線上課程開始,隨時隨地的自我加值

在無法解決人才缺口的根本結構性問題下,經濟部工業局除了藉由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賦能在學學生能即早接軌5G產業應用需求、更接地氣之外,也透過豐富的課程為產業人才進行本職學能的加值與再進化。

未命名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提供300多門課程供大家線上學習。

正因5G產業應用場景更加多元與複雜,因此不只是在封閉或企業內部創造出更好的應用環境,也更該發揮5G特性擴及到消費者身上,從各種應用場景端下手,全面提升消費者的各種體驗。然而這一切的根本、仍是取決於產業人才是否具有相關的技術足以「點石成金」。

看準產業人才眼前這個急欲成長與突破的強烈需求,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提供超過300門線上課程,要讓每個人都能隨時隨地不受時間、場域限制,自我加值技能。

以5G六大重點領域匯整國內外學習資源,從5G+獨家課程、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SDN/NFV解決方案、5G應用等線上課程外,還有跨國公司Nokia合作的精選課程,藉以提升與持續精進企業在職人士及學生5G研發技術知能,助益產學的人才挹注。

此外,還提供人才結構化自學架構,以「職能」為核心建構線上學習地圖,系統化、彈性化、動態化的整合平台之國內外學習資源,藉由學習地圖指引與自學資源機制,檢視自我的需求選擇合適的課程進行進修,朝更全面的5G達人邁進。

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學習地圖」的清晰圖面設計,幫助在職人士/學生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進修內容課程。

線上/實作課程的完美結合,打造全方位5G達人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不只提供300多門線上課程,更邀請產學專家合作開設混成式培訓課程;以今年度為例,開設包括「天線模擬與量測系列」與「SDN/NFV技術及軟體架構應用實務系列」等線上直播課程,並辦理如「Probing-OTA於天線設計之應用」與「5G應用智慧車聯網應用工作坊」等精彩實作課程。藉由線上直播共學與線下實作體驗融合的混成式培訓課程,為希望成為全方位5G的達人,提供一個具備高專業、高互動的優質學習環境與平台。

直播共學-5G_SDNNFV技術及軟體架構應用實務系列

Photo Credit:5G JUMP

直播共學-5G SDN/NFV技術及軟體架構應用實務系列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車聯網應用工作坊

Photo Credit:5G JUMP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車聯網應用工作坊

此外,也有不少國內企業借助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提供的線上、直播共學或實作課程,規劃至企業內部訓練,滿足企業需求。包括提供無線通訊量測服務、系統整合及創新研發的「川升股份有限公司」、軟板專業製造服務的「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開發電腦周邊、通信技術及消費性電子產品予品牌供應商的「和碩聯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精於無線通訊產品的設計、研發、製造與封測的「啟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注5G及各項天線設計製造的「連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階電競及專業創作領導品牌「微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提供無線射頻技術服務供應商的「耀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藉由產官學合作,共同提升在職人士的5G能量。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商店實作工作坊

Photo Credit:5G JUMP

實作課程-5G應用智慧商店實作工作坊

實作課程-應用於5G通訊系統的關鍵基板材料研發實務工作坊

Photo Credit:5G JUMPPhoto Credit: 5G JUMP

實作課程-應用於5G通訊系統的關鍵基板材料研發實務工作坊

你準備好「JUMP」了嗎?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不只從校園出發,鼓勵學生在學時期就能觸類旁通,多瞭解當前市場5G的場域應用,從中了解到自己還需要強化哪些領域的技能,為未來接軌5G市場做準備;同時也為補足當前市場上人才、在職人士所缺少的能力,提供線上與實體課程,將有助於產官學界一起為人才在5G的本職學能上加值,不只是能促成產業內部技術人才投入5G的產業研發,更希冀在需才孔亟的時代,積極培育出5G技術與應用人才,強化我國5G競爭力,為產業再開拓另一條護城河。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延伸閱讀:《5G新星-遠距世代的科技未來》特別報導專區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