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政府並不代表反國家!」:一個印度菁英大學為什麼被冠上「煽動叛亂」罪行?

「反對政府並不代表反國家!」:一個印度菁英大學為什麼被冠上「煽動叛亂」罪行?
Photo Credit: 印度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一直以來都以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為榮,為什麼連討論政府動作的合法性、批判司法執法的透明性以及爭議區的自治可能性都不能夠被允許?

「拉傑納特辛格(Rajnath Singh,印度內政部長)聽我們說!整個國家都和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站在一起!莫迪(Narendra Modi,印度總理)聽我們說!整個國家都和尼赫魯大學站在一起!)、「自由萬歲!自由萬歲!」

上千名學生、教授以及民眾走上新德里街頭,奮力的高呼著口號,他們雙手高舉著的示威標語寫著「言論自由遭到攻擊!」「反對政府的恐怖攻擊」「廢除法西斯主義和反人民的煽動叛亂法」一次次的呼喊以及步伐的前進,都在猛力的衝撞、抗議著印度政府從2月9號開始,以「反國家」為名的一連串行動。

2月18號星期四這一天,我跟上了這場示威遊行的隊伍,這個延燒了一個多星期的所謂「反國家」風波沒有稍停,抗議現場圍滿了全副武裝的警察,因為事件越演越烈,甚至出現執政黨議員在法院外毆打在野黨領袖,以及律師攻擊記者與抗議學生的暴力事件,衝突可能隨時一觸即發。

為什麼一個菁英大學會被政府扣上一個「反國家」這麼大的罪名,而律師、教授、大學行政機關、警察、學生以及政府又為什麼牽扯出這麼多的衝突?

或許應該從這次爆發衝突的第一現場——尼赫魯大學說起,尼赫魯大學就像是台灣的政治大學一樣,是文科生的最高學府,印度知名的政治人物、外交官還有國際關係與戰略專家等,從尼赫魯大學畢業幾乎成了正字標記,足以看出其學術與教育上的重要性。

而尼大也是著名左派色彩濃厚的學校,如果實際走過一趟尼大校園,很難不被其紅磚建築牆面上那些密密麻麻、五顏六色的標語及塗鴉彩繪所吸引,無論是聲援西藏、支持人權、批評美俄、指責巴基斯坦或貶低資本主義、褒揚馬列主義的大有人在,不難看出尼大學生在政治與社會議題上的活躍程度,以及不同的聲音如何在這座校園裡拉扯交流,也因此激盪出傑出而善於思辨的菁英學子。

「這牆面怎麼一下子就貼滿了傳單和海報啊?」在尼赫魯大學國際事務學院的新大樓剛剛落成不久,我在一次採訪閒聊時和一位尼大教授開著玩笑,他笑著說:「這就是我們的特色啊!」是的,這就是尼大的特色,多元的聲音、自由的表達、激烈的辯論和不同角度的交匯,然而這個連學生會主席的產出都會成為大選風向球的校園,卻在這次被政府扣了「煽動叛亂」以及「反國家」的罪名。

這起被稱為1990年以來最大的學生抗議事件,是從2月9號正式引爆,這也代表一直到我所記錄的18號的示威遊行,這波抗議運動已經延燒超過一個星期,不僅沒有稍緩還越演越烈,從一開始的學生團體,接著有了警察、政府、記者、律師還有一般民眾「登場」,情況已然非常混亂,但這起事件一開始卻是非常單純。

2月9號當天,印度一個較小的極左派毛主義學生組織民主學生聯盟(Democratic Students Union, DSU)發起一個文化會議,討論喀什米爾自治議題,以及2001年攻擊印度國會的喀什米爾恐怖份子阿夫札爾(Afzal Guru)在司法不透明下被秘密處決的合法性,隨後遭到另一學生組織全印學生聯盟(Akhil Bharatiya Vidyarthi Parishad, ABVP)阻撓,在會議舉行前要求校方取消其許可,宣稱這對校園氣氛有害。

而校方也取消了會議許可,引發主辦方民主學生聯盟的不滿,因此號召其他學生組織一同聲援其言論自由以及發聲權利。從這裡也可以看得出來尼赫魯大學的學生活動一直以來都非常活躍興盛,對於受到校方打壓還有其他學生團體抗議的反應速度之快。

主辦方和其他支持其言論自由的學生團體決定照常舉辦會議,在現場與反對的全印學生聯盟開始相互叫囂,各式各樣的口號開始爆炸,有人喊喀什米爾是屬於印度的,有人叫著要自由,有人批評秘密處死恐怖份子的不透明,更有人喊著巴基斯坦萬歲。但這些現場的情況都是相互轉述,有些人聽見了這樣的口號,卻也有人說沒有,反而成了羅生門;也有學生指控外來人士進入尼大校園,刻意呼喊一些極端的口號,將抗議示威活動推往其他方向。

就因為這些口號,印度政府以「煽動叛亂罪」這個從英國殖民時期開始的法律,派著警察封鎖校園並進入學生宿舍逮人,被批評是「政府的恐怖主義」以及法西斯主義。然而正式引爆民怨的是警察逮補了印度學生會(Jawaharlal Nehru Students Union, JNUSU)的主席庫馬(Kanhaiya Kumar),可是當天他因為生病在宿舍休息根本不在現場,也沒有呼喊那些被政府定義為「煽動叛亂」的口號,而只是在事後抗議政府打壓言論自由與校園,卻直接被警察帶走抓進監獄,扣上「反國家」與「煽動叛亂」的罪名。

隨後庫馬出庭時,竟在法庭外遭到一群律師毆打,在場聲援的學生以及正在報導的記者也遭到律師攻擊受傷,大批的警力也被質疑刻意忽視縱容,更有人懷疑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派人假扮律師打人,特別是最初反對集會的全印學生聯盟與印度人民黨關係緊密,令人懷疑政治力入侵校園以及政治因素介入操弄事件發展,這也讓抗議示威活動越演越烈。但印度政府似乎沒有打算放軟,印度內政部長拉傑納特辛格更強硬表態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反國家的口號,要求警方嚴格執法。

如同前面所述,後續在各種力量進入之後,複雜化了這場最初的學生抗議活動,但還是可以簡單從以下幾個方面切入:

一、 打壓校園言論自由

「作為之前的學生會主席,以及身為一個老師,我必須要告訴他們,(大學)是一個辯論的場所,尼赫魯大學完全承諾國家的團結、民主、正義以及自由,所以攻擊尼赫魯大學,是一個極為愚蠢的動作。」

尼赫魯大學社會學教授阿南德庫馬(Anand Kumar)在遊行中接受我採訪時這麼說。他也是印度先前主打反貪腐崛起,目前執政新德里的普通人黨(Aam Aadmi Party)的黨員,長久以來一直關心社會議題,而像他一樣為了這次事件走上街頭的教授不在少數。尼赫魯大學的教授罷工學生罷課,就是為捍衛校園內的自由與空間,全印度也有超過四十個公立大學的教師會為此發聲。

Photo Credit: 印度尤

聲援尼大的德里大學學生辛哈庫馬(Sigha Kumar)則說:「在理想的大學校園中,這是一個重要的場所,批評、討論以及自由的表述在這個場域中,都是有價值、被珍惜而鼓勵的,但現在卻遭到攻擊。只要你不是一個國家主義者,如果你不認同政府,你就變成了反國家。」在行進的示威隊伍中,可以看見學生拿著「只是因為我不同意,並不代表我是反國家」、「和尼赫魯大學站在一起」、「保護民主」、「言論自由遭到攻擊」等標語,這是學生們起身抗議的最原始動機,也是他們決定站出來的初衷。

也有尼大的學生表示,尼赫魯大學有著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學生,又是一個被視為左派的大學校園,校園內本來就有各式各樣的聲音,包括流亡藏民學生會高呼西藏獨立,也有人聲援巴勒斯坦,自然也有來自喀什米爾的學生會喊著喀什米爾獨立,而且這一直以來就是許多喀什米爾人的訴求。這樣多元的聲音應該被視為是一種辯論、交流以及合理的思辨,但政府卻將其扣上這麼大一個帽子,打壓校園裡的言論自由空間。

印度總理莫迪以擅長媒體操作以及公關手腕著名,但在他上任之後也出現了言論收緊的情況,包括選舉時的輿論走向以及批判莫迪的學者、分析家遭到警告,以及同業隨口聊天時提到的情況,都可以感受到莫迪因為深知媒體的影響力,也加強在媒體以及輿論動向上的掌控,而這次將手伸進了校園,則引爆了激烈的反彈。

二、 印度教徒特性(Hindutva)

「強加這種該死的意識形態在學生的頭上,是能夠犯下的最大一個罪行,這除了對國內傳達錯誤訊息之外,也傷害印度的國際形象。」印度最大反對黨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副主席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也在18號面見總統,表達對莫迪政府的抗議,並批評這是莫迪所屬的極右派印度教主義組織國民志願服務團(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 RSS)的「印度教徒特性(Hindutva)」意識形態作祟。

Photo Credit: 印度尤

國民志願服務團的創辦人薩瓦卡爾(V. D. Savarkar)撰寫了一書,裡面提及了印度教徒具有兩大特性,一是以印度為祖國,第二則是要信奉源於印度教的宗教,除此之外,身為印度教徒必須是在宗教、文化、歷史以及語言等各方面具有共同性。

簡而言之,這個理念就是要以印度教徒組成一個國家,也廣義地被視為印度教國族主義,而印度總理莫迪正是從國民志願服務團出身,而國民志願服務團的高層也在莫迪所領導的印度人民黨內擔任要職。莫迪也從不諱言自己是印度教國族主義者,在他當上總理之後,「印度教徒特性」這個意識形態,是否將在印度社會掀起風暴也是許多人的擔憂。

從先前的禁吃牛肉、禁止宰殺牛隻以及莫迪引用印度教神話來佐證科學等事蹟,都可以看出「印度教徒特性」的影子,而這次喀什米爾的議題,也涉及了巴基斯坦以及穆斯林,被冠上了「煽動叛亂」以及「反國家」這樣的大帽,也讓人不禁懷疑,難道莫迪執政下的印度,要放任「印度教徒特性」這樣激進而強烈的意識形態擴散?

三、 政府的不容挑戰性

這次的學生集會中發起的討論議題中,包含討論來自喀什米爾的恐怖份子阿夫札爾,阿夫札爾在2013年被印度政府以2001年襲擊印度國會為由,雖然他矢口否認參與,在2013年仍被秘密處以絞刑,因此有人懷疑阿夫札爾是否有被陷害的可能性,而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質疑印度司法的不透明性以及處死阿夫札爾的合適性。

如同許多抗議群眾所言,「反對政府並不代表反國家」,而且印度一直以來都以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為榮,為什麼連討論政府動作的合法性、批判司法執法的透明性以及爭議區的自治可能性都不能夠被允許?

Photo Credit: 印度尤

特別是印度這樣一個這麼大的國家,不僅是在喀什米爾具有自治、獨立以及主權爭議,在印度東北與中部也都有相關的爭議區,其中更有激進的毛派份子造成特定區域的動盪,這樣影響到國家安全的極端主義自然需要動用政府的公權力、警察與軍方來維持國家的穩定並保護人民,但是難道一個自由的學術校園,連討論的空間都沒有?

印度內政部長拉傑納特辛格這次更鬧了一個笑話,他在社群網站上指控這次尼大學生的行動是受到了巴基斯坦恐怖組織虔誠軍(Lashkar-e-Taiba, LeT)首領薩伊德(Hafiz Saeed)的支持,然而拉傑納特辛格指證歷歷的薩伊德推特帳戶,卻被薩伊德本人證實並非是他的帳戶,還反將印度一軍,說印度愚弄了人民,刻意將虔誠軍組織與尼大學生的運動連結在一起。

態度強硬並嚴厲抓捕學生的堂堂內政部長,卻引述了錯誤的消息就指稱學生與恐怖組織有所關聯,而政府秘密處死恐怖份子的決定以及在喀什米爾的立場就這麼不容挑戰?只要討論就是「反國家」、「煽動叛亂」甚至是與恐怖組織有所連結?更諷刺的是,這次印度政府逮補學生代表所依據的法律,可以追溯至英國殖民時期的煽動叛亂法,也令人不禁質疑,難道時至今日的印度政府,還在玩殖民的同一套手法嗎?

四、 種姓與種族衝突

在這次的學生示威遊行中,也可以看見有人高舉著「捍衛達利人(Dalit)的尊嚴」。達利人是印度教種性階級裡最低階的種姓,又被稱為是不可碰觸的人(The Untaoucahble)。

在本次尼大的衝突發生之前,南印的海得拉巴大學就發生一起博士生自殺案件,自殺學生凡謬拉(Rohith Vemula)去年七月被校方取消每月兩萬五千盧比的補助,之後搬出宿舍並絕食抗議,最後則因為生活困窘而自殺。這在印度引發了非常嚴重的抗議,特別是已經在印度憲法中明文廢止的種姓制度,是否依然存在,並且在大學校園中鞏固了這樣的階級制度?

Photo Credit: 印度尤

而本次在尼大所引爆的衝突也包含了喀什米爾議題。喀什米爾與印度之間的微妙關係,除了主權爭議與自治議題外,還包括了種族、宗教與文化上的各種不同,而印度一直以來印度教與伊斯蘭教的衝突也不曾停歇,在這次尼大所爆發的衝突與後續的抗議,也能夠看到這樣的社會隱憂。

印度總理莫迪一直有一個揮之不去的污點,那就是在他2002年擔任古吉拉特邦(Gujarat)首席部長時,爆發了嚴重的印度教與伊斯蘭教衝突,該起事件造成上千名穆斯林死亡,也被稱為是穆斯林屠殺事件,莫迪也因此控制事件不當,甚至有推波助瀾的嫌疑而被冠上了「殺人魔」的污名。也因此在他上任總理之後,許多人擔心他是否又會故技重施。

在過去一年多以來莫迪在種族與宗教議題上的處理,許多時候也可以看出其無作為或是縱容的態度,也令人擔心這是否將在印度社會中掀起另外一次的風暴。而莫迪政權是否能夠在這樣的氛圍中持續鞏固,也是一個問號,特別是他過往是由眾多青年、中產階級與知識份子所支持才被捧上了總理大位。近期有印度媒體開始討論,國大黨接班人拉胡爾甘地是否可能在2019年擊敗莫迪,打破莫迪執政十年甚至更久的如意算盤。

Photo Credit: 印度尤

在示威抗議的現場,我看見了許多人手拿著玫瑰與雛菊。我好奇的問了一名尼大學生,她告訴我,有人說在現場會被人丟石頭,甚至會被毆打受傷,但是她與其他走上街頭的抗議學生,是為了自由、和平以及國家的團結而來,所以他們帶上了花,也將持續奮戰。

這起從尼大引爆的抗議仍在延燒,政府逮補學生與聲援民眾的力道也沒有稍緩,仍需要持續觀察事態發展,然而印度政府強加的「反國家」與「煽動叛亂」罪名,顯然是不被社會多數人所接受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