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成長率」和「外匯存底」是蜜糖還是毒藥?

「GDP成長率」和「外匯存底」是蜜糖還是毒藥?
Photo Credit: Thomas Galvez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DP成長率」和「外匯存底」,越高就是越好嗎?這兩個經濟數據,並非像表面看起來那麼光彩亮麗,背後其實隱藏了政府、財團、媒體不想讓你知道的事。

「GDP成長率」和「外匯存底」,越高就是越好嗎?這兩個經濟數據,並非像表面看起來那麼光彩亮麗,背後其實隱藏了政府、財團、媒體不想讓你知道的事。

GDP成長率不等於生活好不好

一直以來,新聞媒體總是將「GDP」和人民生活水準劃上等號:GDP成長率越高,人們的生活就會過得更好。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淺碟的思考,也與事實不符。

GDP統計的是一個國家一年生產的商品和服務的市場價值。例如,一個國家一年生產十顆蘋果,一顆蘋果的市場價格是10塊,那麼該國的GDP就是100塊。只要生產的產品數量越多,或是產品的市場價格越高,GDP就越容易成長。

但是,光看數字並無法知道,一個國家到底生產什麼商品和服務,以及這些商品和服務的生產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此,黑心食品業者生產的有毒食品、高污染產業靠著排廢汙染物製造的高科技產品、壓榨廉價勞工、漠視勞工權利的業者提供的餐飲服務,這些東西在GDP中都只被視為一堆數字。

如果一個社會只會關注GDP成長,而忽視GDP成長背後、較難用數字量化的負面影響,那麼人民在享受更高物質生活的同時,也不知不覺承受了經濟成長帶來的不良後果。更甚者,假如政府一味高舉GDP成長率作為施政成果,藉此蓋過食安、環保、勞工權益等經濟數據看不到的政策失措,人民又缺乏判斷真偽的能力,那麼經濟數據本身,實為麻醉人民的鴉片、既得利益者的幫兇。

外匯存底絕非「台灣之光」

相信讀者都曾聽過,台灣外匯存底高居全球前幾多的新聞,可能許多人都將這件事當做一種台灣之光在看待,並將央行總裁彭先生當作台灣的金融之神。但外匯存底並非只是一堆白花花的美鈔,在亮麗數字的背後,其實隱藏了金融政策擴大貧富差距的過程。

大家可能知道台灣是出口導向國家,許多出口商要靠對其他國家出口吃飯。這些出口商平日都會盯著新台幣匯率看,一旦新台幣匯率漲,老闆們就會吃不下飯,因為他們平常把商品賣到美國,賺的是美元。新台幣匯率漲,代表新台幣可以換到的美元變多,反過來說,美元能夠換的新台幣就變少了。這些老闆們把商品賣到美國,圖的就是把美元換成白花花的新台幣,在台灣過好日子,新台幣匯率一直漲,這樣哪受得了。

因此,新台幣匯率也會影響台灣商品在國外賣得好賣不好。如果新台幣升值,出口商就得調漲台灣的商品賣到其他國家的價格,這樣賺的新台幣才會跟新台幣升值之前一樣多。可是台灣商品漲價,如果其他出口到同一個地方的國家匯率沒漲,代表他們的商品沒有漲價,台灣的商品就比較難賣出去了。

偏偏台灣出口生意興旺,自然就會導向新台幣升值的結果:出口商將美元換成新台幣,導致新台幣的需求多,美元需求少,需求多的新台幣,價值(匯率)自然上升。這樣老闆們該怎麼辦呢?這時候你就會看到許多經營出口生意的大老闆們投書媒體、公會長官出來放話,希望政府壓低新台幣匯率。

而政府壓低新台幣匯率的方式,就是用新台幣買進美元,這樣新台幣的需求就會減少,美元需求增加,新台幣的價值(匯率)自然就被壓低了。在台灣,做這件事的就是中央銀行:央行是發行新台幣的單位,理論上只要想多少,央行手上就有就有多少新台幣。若央行順從出口產業的聽勸,買進美元,手上就會累積大筆美金,這些美金就是俗稱的「外匯存底」。

讀者可能會覺得,出口產業養很多員工,因此政府幫助出口產業賺錢,就是幫助這些員工養家活口。但是,新台幣匯率被壓低,影響的不只是出口商賺不賺錢,還影響了一般民眾(很多可能是在出口產業賺辛苦錢的勞工)的消費力。

我們平常購買的商品,有許多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如果新台幣升值,新台幣一塊錢換得到的美元更多,進口商就能以相同價格買到更多進口商品,台灣民眾也能用更便宜的價格買到自己想買的東西。但是,新台幣匯率持續被壓低,進口商品的價格就沒辦法變得便宜。

假如出口產業會把賺到的錢加薪給員工,那麼進口商品沒有更便宜也沒關係,因為員工手上有更多錢買這些商品。但是,在台灣薪資凍漲的情況下,廠商賺錢,通常不等於員工加薪。更慘的是,老闆們賺錢,代表他們願意付更多錢買進口商品,所以進口商品的價格可能還會上漲。在薪水沒漲、物價卻上漲之下,領乾薪的勞工和老闆們的所得差距也逐漸擴大。

因此,以後在報紙上看到台灣GDP成長、外匯存底成長、或是老闆們疾呼捍衛新台幣匯率的新聞,千萬不要想這些事和自己無關。只要生活在台灣,台灣經濟的光明面和黑暗面,都會影響每一個台灣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