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音樂祭】Doris:台灣音樂要走的豈只是華語世界的路

【人生的音樂祭】Doris:台灣音樂要走的豈只是華語世界的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獨立音樂圈的工作者,傾向選擇走向世界而非只是華語世界,這可能一方面也和獨立音樂工作者多半相當關心自由人權和社會國家議題有關。

文:Doris(閃靈樂團貝斯手、團長)

前陣子台灣藝人在國際發展受到中國打壓的事情很受關注,其實長久以來,台灣音樂娛樂產業工作者不只在中國工作時得遭受當地言論自由的箝制,在非中國的國家發展時,任何碰觸「國家」的問題往往也會受到中國政府的壓力。

「對中關係」一直以來都是歷史對台灣的詛咒。大部份台灣人始終抱著別跟錢過不去的想法,也有人覺得國家認同的議題對於自己和自己事業沒有什麼直接顯著的關係;尤其,娛樂圈和音樂圈長久以來的主要成員構成,無論來自哪裡,在幾十年來在國家教育或家庭背景影響下,大多對中華文化有一定的嚮往和認同,而娛樂產業是個「特別需要被人喜歡才能生存下去」的行業,面對台灣與中國雙邊的重大公共議題時也多半是閃躲或妥協於強勢的一方。

媒體是學校教育之後社會教育的一環,我們在學校不過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其它大半生得到的知識訊息也多半來自社會媒體。我們在學校教育中被教導自己屬於炎黃子孫,到了社會又從媒體上長期接受自己與華語國家同文同種,身為大中華的一份子便慢慢成為牢不可破的觀念。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台灣終究是個混血國家,中華文化應該是構成台灣文化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我們的文化裡融入了原住民的文化、日本和荷蘭、西班牙治台時的殖民文化。「華語」只是現行的官方語言,它代表的是我們遭受過的歷史,但不能代表我們來自哪、屬於誰。英文做為國際共同語言,固然有其歷史因素,以它為官方語言的國家如澳洲、新加坡、菲律賓、英國、美國等,有些一樣有聖誕節、感恩節,卻仍各自有其獨立自主的國家地位和命運。

政府平時做為民意標竿,在重大議題時則該給予人民方向,但過去因為(無法不提到的)國民黨一直以中華子孫自居,對中關係說得再多也說不通,加上媒體和台灣藝人們在新聞或節目的談笑中詮釋出的台灣政治形象:稱中國內地、稱中台雙邊為兩岸、稱台灣代表隊為中華台北、中華隊,使得我們對於自己真實的構成,始終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和討論。

我們若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怎麼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

事實是,中國是個碩大無比的市場,但更重要的事實是,它是言論自由和人權自由保護侵犯頻傳的國家,而文化產業、娛樂業和音樂圈所生產的作品,是必須在言論自由和人權獲得充份維護的狀態下,才有可能正常發展的行業。在這裡,除了政府必須做出決策和改變,民間各行各業自我意識的提昇也一樣重要。

這幾年看到韓國音樂繼日本之後,積極脫亞入歐、超英趕美,我自己在國外巡迴演唱時碰到許多歐美的策展人,常在討論哪個韓國藝人或日本樂團又在中南美洲、北美、法國、西班牙等等國家舉辦了多少場大型演唱會,來的觀眾都是非僑民的在地人。中國只是他們眾多市場的「其中之一」。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韓國的人口只有台灣的兩倍多,但他們在全球的音樂影響力卻是台灣的數十倍。韓國藝人的國際發展沒有針對海外韓語市場,日本藝人也沒有一個領土外的日語市場,他們出了國境以後就是各種語言並行的全世界,日韓的藝人若要在國際上爭出頭,只能想辦法把自己提昇到國際水準,要做世界最好而不只是日語韓語區裡的最好,長期下來他們的文化產業的競爭力自然會變得強,這樣的強度強歐美進攻之餘,回頭還足夠打趴一掛亞洲國家。

然而,台灣音樂、娛樂圈卻溺瀆於「大中華市場」。過去台灣的音樂產業相較其它華語使用國家佔有領先地位,早期的台灣流行音樂歌聲,深入中國、遍佈東南亞,隨著中國音樂產業興起,優勢不一定維持得住,還可能因為經濟上的依賴而在言論和人權自由上受到壓制,甚至最後做出寧可傷台灣人的心也不能得罪中國市場的決定,裡外不是人。

台灣人的創意和開創力,在亞洲國家絕對具有優勢,但是國家方向、政策,還有人民各行各業心裡的意識型態和世界地圖,卻可能成為侷限自我的障礙。

然而,獨立藝人和獨立音樂圈在近幾年,相較商業性較強的藝人和唱片公司來說,在這方面的認知和突破是比較大的,一個個不斷跨向日本、歐洲、北美等地的音樂市場,包括日本夏日音速音樂祭(Summer Sonic)、富士音樂祭(Fuji Rock Festival)、美國CMJ美國南方SXSW音樂節英國Download音樂祭、德國瓦肯音樂祭(Wacken Open Air),也有為數不少的台灣樂團和日本或歐美在地的音樂廠牌簽約合作。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有一說是獨立音樂圈的曲風類型(金屬、龐克、民謠、電子、嘻哈等等)相較於主流音樂,本來就比較容易打進國際市場,但,我們卻看到日韓打進全球的音樂卻不只是獨立音樂,很多是曲風超流行的男團、女團、樂團。這不是曲風上的問題,或許,意識形態上的侷限,才是台灣音樂人第一步要突破的框架。

台灣獨立音樂圈的工作者,傾向選擇走向世界而非只是華語世界,這可能一方面也和獨立音樂工作者多半相當關心自由人權和社會國家議題有關。當然不只藝人,台灣的音樂策展團隊如「野台開唱」和「大港開唱」也都曾在音樂祭會場內規劃公共議題或NGO主題區,甚至舉辦過「西藏自由音樂會」和「正義無敵」等以關心人權自由為主題的音樂會,觀眾在享受暢所欲言的音樂同時,也能夠認知到「音樂不可能只歸音樂」,而是「音樂無處不受政治影響」,而我們又能怎樣透過音樂改變政治,改變我們的世界。

當然,有些藝人是只適合華語圈的市場,有些只適合做台灣的市場,不是所有藝人和音樂工作者都適合國際市場。無論市場為何,從歷史脈絡、人權尊嚴,以及台灣未來音樂市場的發展性來看,華語市場都不應該成為台灣唯一目標,而是做為台灣藝人一個增強市場影響力的方式之一,它應該是選項,而不應該成為魔咒。

2016大港開唱
時間:2016/03/26-27
地點: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